“夜访百家话精神”采访札记3:我们的偶然他们的日常

来源:衢州新闻网-衢州日报 2018-02-01 10:38

【专题】 夜访百家话精神

  采编人员在西区白云街道湖柘垄村夜访拆迁户。

  记者 崔建华

  2017年12月9日晚上,我与钱进、姜珣去衢城西区白云街道湖柘垄村夜访拆迁户。

  村里已没有路灯,我们只能深一脚浅一脚地摸黑前行。

  首先走进的是因公负伤一级残疾的退伍军人栾秀良家。出乎我意料的是,老栾十分乐观,虽然卧床已四十年,精神很好,聊起十九大、习近平报告,什么“小康路上一个不能少”,什么“六个任何”啊,头头是道。

  谈起生活,老栾说:“要说没困难是假的,但有事一个电话给街道的‘胡大’,他就会来帮忙。”

  “‘胡大’是谁?”“我也不知道,只是听人家叫‘胡大’我也叫‘胡大’了。”

  从村干部那里得知,“胡大”就是街道人大副主任胡胜耀,联系湖柘垄的街道领导。胡胜耀告诉他们,做征迁工作,一要有政治敏感,二要不厌其烦。据说,“胡大”光为老栾家的有线电视线路就相帮不下三次,断了接,接了断,断了又接。

  走进村民吴锡刚家已近晚上8点,一进门就见装着东西的蛇皮袋堆得像小山似的。说是“他家”,其实是在邻村租的,他已腾空搬离拆迁房。见我们到来,老吴夫妇捧出了橘子、花生,与街道干部有说有笑。

  老吴兄弟多,属四世同堂的人家,征迁中需协商的事特多。负责老吴所在村民小组拆迁的是街道会计方喜霞等干部,多次上门做工作。跑多了,自然就熟络了。

  以前说到机关办事是“门难进,脸难看,事难办”,现在到农户做征迁工作何尝不是如此。同行的一位干部说:“刚开始上门做工作时,农户家的狗对着你叫,等你把这户人家工作做通,狗已朝你摇尾巴了。”上门的次数可想而知。

  方喜霞的本职工作是会计,但在湖柘垄村拆迁中,她是第二组的组长。“那段时间,村里工作是白天黑夜做,会计工作是黑夜白天趁间隙做。虽然辛苦,等到一户人家把协议签了,那种高兴让我们觉得付出再多也值!”陪同夜访的方喜霞这样说。

  我刚参加工作时也在乡镇干过,也有这样的体会。基层工作的特点是“四不讲”,不讲分内分外,不讲男的女的,不讲白天黑夜,不讲工作日休息日,只要有中心工作,大家一齐出发,或包村,或包户。与那时不同的是,现在中心工作一个接一个。这不,湖柘垄村的拆迁刚近尾声,那边高铁新城的征迁已在等着他们了。

  夜访,对我们是偶然,于基层干部那是日常。

扫码分享到手机

(来源:衢州新闻网-衢州日报  责任编辑:毛利霞)

  • 联通
  • 联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