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山籍资深记者徐忠友:我为《毛春翔文集》出版做“红娘”

来源:衢州新闻网-衢州日报 2018-01-21 08:24

  讲述:徐忠友 记录:徐姗

  编者按:几句江山话,浓浓家乡情,引出一段感人的文坛佳话。本文讲述的是江山籍资深记者徐忠友为民国时期《江山日报》主编、著名版本专家毛春翔先生出版文集牵线搭桥的故事。徐忠友先生是中国报告文学学会会员、中国纪实文学研究会会员,著名作家、历史文化学者,他采访过德国总统赫尔佐克、联合国秘书长安南、国际奥委会第一副主席何振梁、中国文联主席兼中国作协主席铁凝、中国著名导演谢晋和张艺谋等数百位政要和文体界名家,不仅在国内外近百家报刊上发表了500多万字的新闻、文学作品,还在浙江图书馆、浙江传媒大学举办过大型作品展和高规格研讨会。更重要的是,他曾经热心为一些被采访者办了实事或解决了困难,是位有影响力的作家、记者。

  几句江山话结识了毛春翔的小孙女

  我自1993年从江山市文秘服务中心调到浙江青年报社工作,一转眼就在杭州住了20多年。长期在外自然有思乡之情,特别是在一些公共场所听到有人讲江山话,我的血液就会加速循环,便会热情地与老乡交谈问安,有的还会结为朋友。

  2015年初春的一天,我下班后从省府大楼门口坐公交车回家,刚过了几个站,上来两位女青年,她俩一坐下便用江山话聊天。

  后来,其中一位女孩下车了,另一位个子高挑的女孩把座位换到我前面,我便用江山话与她交谈。

  “你也是江山人?”我问。

  “是的,你也是江山老乡?在哪里工作?”她微笑着问我。

  “我在浙江省委统战部《情系中华》杂志社工作。”

  “您是记者,幸会、幸会,我爷爷也当过《江山日报》主编。”

  “你爷爷是谁?”我惊喜地问。

  “我爷爷叫毛春翔。”

  “哦,他就是那个当年保护文澜阁《四库全书》的新闻界老前辈,我知道他的一些情况。”

  “对,《江山市志》上有他的介绍。”

  我与她聊了一会儿,便先到站要下车了。出于记者职业的敏感,我对毛春翔先生本人的详细情况及后代的状况非常感兴趣,便递了一张名片给她,希望到时对她的父母进行一次全面采访。她同意了,也给了我一张名片,上面印着:毛小羽某某保险公司客户经理。

  几句家乡话,在茫茫的人海中让我结识了一位家乡新闻界老前辈的孙女,真是非常难得。

  登门采访时见到毛春翔先生的一部书稿

  2015年是我国纪念世界反法西斯战争和中国人民抗日战争胜利70周年。毛春翔先生在抗战中全力护送文澜阁《四库全书》从杭州西迁,到贵州地母洞保管。抗战胜利后,又护书千里返回杭州文澜阁,立下汗马功劳。这无疑是纪念抗战胜利70周年值得大书特书的好题材,于是,在几个月后,我便背着照相机去毛小羽家采访了。

  按响了小羽家的门铃,开门的正是她父亲毛念诚先生。因毛小羽出公差了,便让她父亲接受我的采访。

  坐下后,毛念诚便告诉我:1930年5月,毛春翔受国民党县党部委员徐莲溪(中共地下党员)邀请,回江山主编《江山日报》,他亲笔撰写了纪念“五一国际劳动节”社论,唤起民众参加革命。但因该报发表《怪米》一文,针砭时任江山县长米星如不顾群众死活。结果报社被米星如查封,并派了县大队警员去包围了毛春翔的家想抓捕他,他与妻子何文香机警地翻墙从窗户逃走了,最终夫妻一道乘火车到达北平。

  1931年,毛春翔在北平师范大学遇到了时任北大图书馆馆长的江山清漾毛氏宗亲毛子水先生。后经毛子水介绍到北平图书馆工作,从此正式走上保护和研究图书古籍之路。后来,他调回浙江省立图书馆任善本编目员兼孤山分馆主任干事。因此,他在抗战期间参加了“护书”行动。

  采访中,毛春翔先生的大儿子毛念慈打来一个电话,询问毛念诚给父亲出书的事情有没有落实?毛念诚回答说:“还没有。”随后便拿出一个盒子,从中取出一部书稿给我看。原来,守护《四库全书》的功臣毛春翔回到杭州后,于1947年担任了浙江图书馆特藏部主任,专门负责《四库全书》等古籍善本的保护和研究工作,成果丰硕。

毛春翔先生《论语类编通义》手稿。

  这部书稿是毛春翔在上世纪50年代到“文革”前写成的《论语类编通义》10卷(稿本),本想送上海古籍出版社出版,由于“文革”期间他受到批斗,一直放在一只破箩筐中藏着,虽然躲过了一劫,但书还没有出版。这部书稿原来由老大毛念慈保管,但前些年他不幸得了癌症且到晚期,便把父亲这部书稿交给弟弟,让其完成父亲和自己的心愿。

  受委托为出版文集牵线搭桥

  毛念诚因不了解出版工作,家里的经济条件也不是太好,便问我有没有办法帮他完成父亲和哥哥的心愿。

  我仔细看了被装订成3册的《论语类编通义》稿本,全是用毛笔写成的手稿,字迹很工整,并用红笔多次修改过。再细看内容,更有分量。依我几十年藏书的经验来评价,这肯定是一部好书,便答应为此书出版想办法。

  身为一位藏书家,我知道这部用毛笔正楷写成书稿的收藏价值,如果我花几万元钱将此书出版,书稿由我收藏无疑是很合算的。但我想毛春翔先生既是我的老乡,更是我的前辈,我要设法把他这部珍贵的书稿出版好,还要把这部书稿捐献给合适的单位永久保存,才能对得住已故的老前辈和他的后人。

浙江图书馆徐晓军馆长在病床前向毛念慈赠书(左起:徐忠友、毛念诚、徐晓军、毛念慈)

  经过再三思考,我想出了三个方案:一是考虑到毛春翔长期在浙江图书馆工作,这部书由浙江图书馆负责出版,书稿捐献给浙江图书馆永久保存。二是如果浙江图书馆不愿意负责联系此书出版,就在他出生地的江山图书馆联系可否负责出版事宜,如行这书稿就捐献给江山图书馆永久保存。三是如果江山图书馆也不愿意负责联系此书出版,我再与同为毛先生故乡的衢州图书馆联系此书出版和手稿捐赠事宜。

  几天后的一个上午,我带着拍好的书稿照片前往浙江图书馆,推开了徐晓军馆长办公室的门。说明来意后,徐馆长仔细看了书稿的照片,并热情地对我说:“谢谢您为我们牵线搭桥,毛春翔先生是我馆保护《四库全书》的功臣,也是著名的图书版本专家,但我们不知道他还有这么一部珍贵的书稿。毛先生在‘文革’中受到迫害,吃了很多苦。我身为现在浙江图书馆的负责人,痛恨之余,觉得这太亏欠老人家了。”

  过了一个星期,我陪徐馆长前往毛念诚家。徐馆长首先向毛念诚表示慰问,并协商好,请国家图书出版社出版这部书稿。

  2015年9月29日上午,毛春翔先生《论语类编通义》手稿捐赠仪式在浙江图书馆二楼大会议厅隆重举行。捐赠仪式结束后,浙江图书馆还在一楼大厅设置了一个介绍毛春翔先生生平和著作的展览。我后来还专门到医院采访了毛念慈先生,并写成《抗战前后的毛春翔》一稿,发表在多家报刊上。

  《毛春翔文集》首发式在毛念慈先生病床前举行

  一年多后,徐晓军馆长打电话告诉我,《毛春翔文集》已由国家图书馆出版社正式出版,因出版此书也是毛春翔先生长子毛念慈的一个心愿,且毛念慈先生身患癌症,到了晚期病情加重,经常要服药、打针、化疗等,行动不便,上次没能出席手稿捐赠仪式。“这次书出版了,为了让惦记着此书出版的毛念慈先生放下心来,所以就举行一个‘特殊的首发式’,把《毛春翔文集》放在毛念慈先生的病床前首发。”

  第二天上午,徐馆长和几位工作人员开着一辆面包车来到省府大楼门口,接我去杭州市第一人民医院。一上车我便看到座椅上放着几袋书,徐馆长打开一袋给我看,书是三卷精装本,封面上印着“毛春翔文集”的5字书名,还有一束梅花,显得很典雅。

  来到毛念慈的病房里,早已等候在那里的毛念诚等家人已把毛念慈从病床上扶起。徐馆长热情地与毛氏兄弟握手,然后把《毛春翔文集》摆放在病床边。看到新出版的文集,毛念慈心情格外激动,他衷心地感谢浙江图书馆免费为毛家完成了一大心愿,并回忆起父亲当年的一些往事。徐馆长把3套《毛春翔文集》赠给毛氏兄妹,并对他们捐赠父亲手稿表示感谢。我这个“红娘”,也受到徐馆长和毛氏家人的感谢。

  因考虑到毛念慈先生的病情,这场特殊的“新书首发式”在较短的时间就完成了,但是我觉得是意味深长的,因为我帮毛春翔这位老前辈完成了他生前没有完成的一件大事,也为毛氏兄妹了却了一个心愿,我的心里感到很快乐。

扫码分享到手机

(来源:衢州新闻网-衢州日报  责任编辑:吾献红)
手机订阅:联通用户发送811到106557870 电信CDMA用户发送102到1065920137 移动用户发送4061到10086

  • 联通
  • 浙里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