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火的外卖”并不红火

来源:衢州新闻网-衢州日报 2018-01-21 07:59

  记者 俞施

  方便、省时的外卖是不少上班族和独居青年钟情的饮食方式。在市场需求的催生下,各种外卖店铺如雨后春笋般冒了出来。然而,在外卖生意看似红火的背后,却是大量外卖店铺闭店转让的现实。

  昨日上午10点半左右,记者来到西区亭川新村,这里是西区外卖店铺主要阵地之一。

  “最多的时候,这一排过去都是外卖店铺。”在亭川新村靠近亭川南区的小巷里经营肠粉店的颜女士介绍,之前每到饭点,这里就熙熙攘攘,外卖配送电动车鱼贯而入。而今,这条路上只剩她家和另外两家外卖店铺仍在坚持。只有“XX龙虾饭”“XX木桶饭”“XX麻辣烫”等花花绿绿的店招,证明这条小路曾繁荣过。

  颜女士之前在龙化路开了三年饭店,主打堂食。见外卖生意红火,她和丈夫两人来这里租了一家小店,面积约25平方米,以外卖为主。在某外卖平台上,颜女士的店月销量为1156单,“单做外卖生意,真的不好做。”

  颜女士给记者算了一笔账:店里每天的营业额在1000元左右,食材成本约占50%,房租水电平均一天100元,平台利润分成18%,另外还有包装盒费用等,净利润大概只有10%到15%左右,“外卖平台带来了订单,但同时也摊薄了利润。”

  “不少人看到了外卖订单量高,纷纷加入了进来,却没有算一下每一单所需的成本。”颜女士说,越来越多的商家加入使得外卖竞争越来越激烈,而店家为了争夺顾客,都在大打价格战。“这是我干餐饮这么多年来最累的一年,却也是赚钱最少的一年。”颜女士说,店开了一年左右,基本上没有赚到钱。农历新年过后,她和丈夫会另觅新址,重新回归堂食店铺,最多兼做外卖。

  同样做外卖生意的徐先生也赞同颜女士的观点。2016年4月,徐先生开始做中式快餐,经营收入的90%靠外卖订单。在某外卖平台上,徐先生的店月销量为4505单,是西区数一数二的外卖大店。“最多的一天,两个平台订单加起来有450单左右。”徐先生告诉记者,他店里平均一天的营业额在一万一千元左右,除去房租、水电、工资、包装盒和平台分成,利润大概有20%。

  徐先生的店刚开业时,西区只有四五家外卖店家。而今,仅西区的外卖店铺数量就有100多家,徐先生明显感觉到生意难做了,“利润是有,但在慢慢变少。”

  外卖“工作餐”的定位也注定其价格是低廉的。徐先生之前也开过饭店,“饭店里炒一盘青菜要十几块,外卖的价格远远没有这么高。但现在由于外卖红火,很多店铺的租金都高起来了。”

  家住亭川新村的郑女士印证了徐先生的话,“这两三年这边的店铺租金涨了不少,以前不是沿街的店铺,基本上很难租出去,现在不仅好租,有些价格甚至还翻番了。”

  各种因素叠加,红火的外卖生意实际并不红火,“有的店家开了一两个月就倒闭了,转租给下一个,开了一两个月又关门了。”徐先生说,至于未来的发展,他也在探索思考。

扫码分享到手机

(来源:衢州新闻网-衢州日报  责任编辑:吾献红)
手机订阅:联通用户发送811到106557870 电信CDMA用户发送102到1065920137 移动用户发送4061到10086

  • 联通
  • 联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