遗落在大山里的梦……

来源:衢州新闻网 2018-01-08 15:07

  姜泉禄

  衢州,地处浙、闽、赣、皖四省交汇处,历史上素有四省通衢之称,衢州水运发达,自古以来人烟密集,市场繁荣,商铺林立……。

  衢州地貌属于盆地性质,中间低平而四面高耸,在衢城西北的石梁古镇方向,有一片黑压压的大山,重重叠叠望不到头……。在大山最外侧有一道高高的山梁,叫营盘山如一位大将军正好扼守在进出大山的门户之间,营盘山山势雄伟、易守难攻,自古被兵家誉为险要之地,据说抗日战争时期连日本兵都没能突破此处,可见地势险要,唐末黄巢起义军就曾在此安营扎寨,营盘山就据此而得名……。

  由于营盘山山高路险的天然屏障而隔断了山里山外的往来信息,山内山外的人欲进出导常困难,因此千百年来不管山外发生了什么事,哪怕是世道变迁、苍海桑田,但依然不会影响山内老百姓生活,这里仿佛早已被山外的世界遗忘……。

  整座营盘山犹如一字长蛇,呈3字形拱卫着大山,由此在两山之间俨然形成两块天然的呈葫芦形状的山区小盆地。山内空气清新、四季如春,一条山溪蜿蜒曲折自大俱源顺流而下,穿行于整个山沟,水量充沛,四季不枯,宽处数丈,窄处数米,水流湍急,落差较大……,水面上经常可见麻鸭群群,潜水叨虾;白羽肥鹅,浮游其间;水里面成群结队的七彩石斑鱼逆水而游……,溪两岸更是桃红柳绿,春色如绒,几座宁静的小村庄时隐时现地分布于山溪的周围,傍水而居,依然是人类群居生活的习性……,山内的百姓已然习惯过着与世无争的山区生活。

  大约到了明代,山外正逢乱世,躲进了几个避难的福建窑工,偶尔发现山里盛产优质陶土,由于福建人善于制陶,开始他们自己制陶外卖,时间久了村民们也纷纷学会了制陶生产技术,于是他们利用全年不息的大俱源的溪水落差,建起了大大的水车,以原始的水动力带动水碓加工制作陶土,并利用水的自然流动建起了陶洗池;各家各户都腾出茅屋用来生产陶器,并制作了大量慢轮陶车用来拉坯;同时选择了几条地势较低的小山,沿山建起了数条龙窑……。

  于是,原本宁静的山沟里斗然热闹起来了,到处都闪烁着村民们忙碌的身影,门前屋后都晒满了各种半成品陶器,山沟里也彻夜回荡着水车转动而发出的“吱吱、呦呦”声,以及“通、通”的水碓声,山坡上的龙窑更是浓烟滚滚、窑火旺盛,生意非常红火,产量一度较大……,所产的陶器种类繁多,有土碗、土杯、土盆、土罐等器具,也有土砖、土瓦等建筑用品,但基本上围绕着百姓日常生活用品而作,各家各户所产陶器或大同小异,或略有不同,除了自用外也纷纷设法翻越营盘山将所产陶器卖出山外……。

  年复一年,日复一日,碗窑村的制陶行业父传子,子传孙地延续了几百年,期间虽然也有断层,但总体还是传承的,随着产业规模逐渐扩大,甚至形成了行业分工,有专门制作泥料的;有专门制坯的;还有专门烧窑的;甚至还有专门卖陶的商户……;家家制陶、户户建窑,而随着山里陶瓷制品销往山外,古窑村的名声也逐渐地大了起来,朴实的山里人干脆就以“碗窑”当作村名,碗窑村由此得名……。

  就这样与世无争的生活了六百年,解放后到了上世纪70年代由于社会的进步科技的发展,以及铝制品、塑料制品的出现,或是由于碗窑村生产的陶瓷制品太过粗糙,导致山里生产的土陶制品渐渐的卖不出去了……。随后渐渐地,窑火停了;水车拆了;水碓也散了;山里的传统制陶业逐渐停止了;窑工们也失业了……。山沟里再也听不到水车的“吱、呦”声声,以及“通、通”的水碓声……,龙窑也不再冒烟了,然而,山里人的生活观念也发生了改变,他们迅速适应了新的生产方式,大部分窑工又转回到务农行业,有田地的忙着种田种菜,没田地的青壮年也随着人流走出山外进城打工了,没有了从前的忙碌,又恢复到了原先山里安静的生活环境,不知何时政府出钱在如同天堑的营盘山腰开凿了一条简易的隧洞,从此彻底改变了山民的进出山难题……。

  如今,碗窑600年的传统制陶行业虽已成了一种历史的记忆,但是碗窑村的在当地的名气还是很大的,衢州人只要说起碗窑村时许多人都会翘起大拇指,但是很少有人去过,只知道在沟溪石梁的大山里有一个非常神秘的碗窑村……。

  大俱源的溪水依旧水量充沛,而四季不息,那潺潺流动的溪水,仿佛还在不停地诉说着早已逝去的历史年华;虽然水车已不在,水碓已消失,龙窑已倒,窑火已灭,但大山却是永恒的,营盘山依旧环护着这里的一切,还有当地遗留的数位老窑工,黑黑的脸上刻满了岁月累积而留下的饱经风霜,当我每次前去调研考察采风时,都会紧紧拉着我的手络绎不绝的讲述着从前的故事,以及古老的繁忙,而眼睛里流露出的是何等的期盼……!

  唉!碗窑!遗落在大山里的梦……

扫码分享到手机

(来源:衢州新闻网  责任编辑:吾献红)
手机订阅:联通用户发送811到106557870 电信CDMA用户发送102到1065920137 移动用户发送4061到10086

  • 联通
  • 联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