半个世纪的等候——外公的红色往事

来源:衢州新闻网-衢州日报 2018-01-07 09:25

  体会人生百味,感悟生活真谛。在这里,你能感受到寻常人物不寻常的心路历程,发掘人性中至真、至善、至美的一面;在这里,你能走进不同人的生活故事,细细品味他们的喜怒哀乐;在这里,你能触摸到每个人最柔软的内心,为心灵拂去烦躁社会的尘埃……

  如果你有很多话一言难尽,有很多话想要一吐为快,都可以联系我们。

  讲述信箱:

   864162608@qq.com

  讲述热线:3012762

  中共闽浙赣省委旧址资料图片

  记录:张金华

  1938年2月至3月,陈毅在开化华埠集结组编新四军。如今80年过去了,当地的人们仍在口口相传当年的故事,回忆那段红色往事。

  我的外公张思泮当年曾经参加过革命。由于形势突变,组织命令他原地待命,后来,能够证明他真实身份的同志都牺牲了。直到上世纪八十年代初,外公的身份终于被组织认可,享受了优抚政策,村里因此被命名为革命老根据地村。

  一个命令,将近半个世纪的等候。在开化这片红色热土上,相似的故事还有很多,他们用赤胆忠心诠释了坚定的信念和不变的初心。

  而早年与组织失联,未能继续参加革命,这是外公一生中最遗憾的事。外公生前经常给我讲过去的事情,并常常对我说:“三营一百多号人呐,就我一人还活着;活着,就要好好珍惜、好好努力。”今天的我们,应当传承红色基因,铭记祖辈的嘱托,激励自己勇往直前。

  外公为红军筹集经费采办物资

  民国三年(1914),外公出生在开化三十四都厚坂村(即后畈村,今为城畈村),童年时读过几年私塾。13岁时,他那常年在杭州做裁缝的父亲英年早逝。那年农历十月,北洋军溃败途中洗劫了厚坂村。外公的母亲忧郁成疾,第二年便离世,留下两个无依无靠的子女。外公16岁那年,迫于生计,把妹妹托付给邻村一个小伙子,独自外出做长工。

  民国二十四年,是改变外公命运的一年。外公得知十五都西畈村有方志敏的部队后,于当年正月离开了东家。在西畈村的老佛殿里,外公见到了领头的红军排长宋泉清,报上了自己名字。见宋泉清一下没写出来,他便用手蘸了蘸碗里的水,在桌上端端正正写下“张思泮”三个字,又口头报了自己的乳名“观水”和籍贯,随后参加了军事训练。

  外公很快就跟宋泉清熟络起来,跟其他战士一样称呼宋排长的外号“金牙齿”。外公从宋泉清那儿了解到,这年1月,在皖南接连失利的红十军团退入开化,在九都大龙山再次遭遇国民党重兵袭击,方志敏命令军团侦察连掩护主力撤退。由于敌众我寡,侦察连被打散,无法跟上军团主力部队,分散在开化境内坚持游击斗争。作为侦察排长的宋泉清,伤愈后带领一支20多人的红军队伍,驻扎在大山深处、丛林茫茫的西畈村,派人四处打听方志敏和大部队的行踪。

  当时,这支部队经费极其短缺,物资极其匮乏,宋泉清和他们基本是江西人,不会讲本地话,外出极易暴露身份。他见外公身体健壮、处事机敏、略通笔墨,既会讲官话,又会讲本地话,无疑是筹集款项、采购物资的最佳人选,便让外公负责此事。

  解决经费主要是靠打土豪。一般是让外公带两个侦察员实地侦察后,由宋泉清带队伍夜里去突袭,抓捕土豪劣绅。宋泉清极善于攀援和翻墙,身手敏捷。然后,由外公第二天单独去土豪家取赎金,装在褡裢里,刚开始送到西畈交给宋泉清,后来送到道源村高山宿营地交给小李(姓名不详)。外公常到县城采办布匹、棉花、食盐和药品等物资,从厚坂经叶坑翻山到张村,等到傍晚,穿过罗盘山(今树范村)、茅岗,返回西畈宿营地。这条红色贸易线,后来成为红军作战的行军路线。

  几个月下来,红军丰衣足食,他们对外公的工作颇为满意。

  把情报送到

  游击队负责人手中

  1935年5月起,宋泉清开始安排外公传递情报。第一次是去十七都库坑,宋泉清要求情报必须交给游击队负责人邱老金或赵礼生本人,当晚必须赶回西畈。

  天刚蒙蒙亮,外公便从西畈出发了。中午时分到达库坑,将情报交给邱老金,返回西畈时已是晚上六七点。宋泉清非常机警,让交通员跟自己保持单线联系,交通员必须安全回来才肯第二天出兵。

  由于情报直接送达对方主要负责人,外公结识了赵礼生、邱老金、汪老五等游击队负责人,还跟汪老五比过掰手腕。

  有一次,外公跟宋泉清一起去福岭山。途中,宋泉清对外公说,方志敏被捕了,老连长(指军团侦察连连长刘智先)叫他一起去九都,他觉得还是在西畈发展更好。下半年,部队发展到七八十人,有红军帽的是原侦察排战士,没有的是新入伍的战士。当年年底,从六都、八都过来五六位红十军团战士,与宋泉清部队会合。宋泉清部队战斗力较强,经常去攻打乡公所和土豪劣绅,缴获了许多枪支弹药,狠狠地打击了国民党保安队和地主豪绅武装。

  民国二十五年初,宋泉清得知方志敏和军团长(指刘畴西)遇害的消息,悲痛不已。他也打听到参谋长(指红十军团参谋长粟裕)在浙南坚持游击斗争。

  4月,宋泉清部队组编为皖浙赣军区独立团三营,宋泉清任营长。外公还是习惯称呼宋泉清外号“金牙齿”。6月,西畈村祠堂内济济一堂,皖浙赣省委书记关英、皖浙赣军区独立团和开化各路游击队负责人在此召开军事会议,商讨攻打开化县城,并进行整编。会后,宋泉清带兵去婺源,外公去德兴采购食盐。

  7月初,宋泉清率侦察员分头进城侦察情况。攻克县城后,缴获了大量战利品,红军从红色贸易线返回西畈宿营地。此役是皖浙赣独立团组建以来的第一个大战,极大地鼓舞了皖浙赣三省边区军民的革命斗志。

  由于红军队伍迅速壮大,开化游击根据地不断扩大,使国民党当局惊恐万分。民国二十五年11月,蒋介石调集10万大军,采取各种残酷手段在衢州进行“清剿”,革命形势十分严峻。

  一个命令

  近半个世纪的等候

  民国二十六年2月,宋泉清率部随皖浙赣军区独立团参加军事行动,结果出师不利,损失惨重,士气低落,有几个新战士脱离了队伍。农历四月的一个夜晚,宋泉清在攻打中村乡公所时身先士卒,冲在最前。他往乡公所大院扔了一颗手榴弹,随即翻上了墙头。但手榴弹并未爆炸,国民党守兵从阁楼上开了一枪,宋泉清不幸中弹,当场牺牲。

  由于营长牺牲,缺了主心骨,三营骨干大多是江西老表,他们无意再坚守开化,指导员(姓名不详)决定率部回赣东北发展,留下身份未暴露的本地战士,以图将来。

  外公受命回乡潜伏、等候指令,并记住了联络方式。为便于掩护,外公回家不久即娶亲。

  民国二十七年1月底,天空飘着小雪,两名头戴笠帽的陌生人找上门,要求外公数天后赶到华埠集结。当时,国民党实行“北和南剿”政策,不顾国共合作、共同抗日的大局,枪杀了赵礼生和邱老金,革命形势依然十分险恶。由于联络方式有较大出入,外公无法确定来人的真实身份,不敢贸然相认,委婉告知对方,自己妻子病入膏肓、奄奄一息。两个陌生人相互对视了一眼,没有留下片言只语,迅速地离开了。

  直至半年多后,外公才知道,陈毅曾于民国二十七年2月在华埠集结整编新四军,开赴抗日前线。

  外公依然遵照指导员命令,默默在家等候,不敢外出谋生,靠一点薄地和打短工养家糊口,日子过得非常窘迫。前两任妻子先后在贫困和疾病中撒手人寰,孩子也夭折。

  上世纪四十年代末,国民党溃兵经常入村抢劫。外公便逐家逐户上门提醒藏好粮食和贵重物品,安排青壮年轮流放哨,一旦有警报,就组织村民迅速向后山转移。外公是个坚忍乐观的人,在风云突变的严重时刻,在多位亲人离他而去的日子里,在那段最艰难、最煎熬的岁月里,他都坚强地挺过来了,始终相信组织一定会找到他的。可是直到全国解放了,外公还是没有等到指导员的指令。

  解放后,外公一直躬耕田亩之中,从没对人说起他过去的革命经历。村里样样活,他都是行家里手;村里人生病了,经常找他要草药;村民之间有纠纷,经常找他主持公道。

  上世纪八十年代初,县里寻找失散的老红军、老战士。外公向组织报告了他的真实身份和革命经历,但能够证明外公真实身份的同志都已牺牲了,物证也没有。后来,费尽周折,外公的身份才被组织认可,享受了优抚政策,村里因此被命名为革命老根据地村。那一刻,外公激动得热泪盈眶,一个命令,就是将近半个世纪的等候啊!

  也是在那时,外公才知道,指导员离开开化不久就牺牲了,他所认识的三营战士大多牺牲在艰苦卓绝的三年游击战中,还有几位牺牲在抗日战场……

扫码分享到手机

(来源:衢州新闻网-衢州日报  责任编辑:毛利霞)
手机订阅:联通用户发送811到106557870 电信CDMA用户发送102到1065920137 移动用户发送4061到10086

  • 联通
  • 联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