离奇鬼怪,正是千奇百怪的人性——《子不语》阅记

来源:衢州新闻网-衢州晚报 2018-01-04 09:28

  墨莲生

  “莫问何人行行复停停,月下枯骨裹红衣……”每每听一曲《百鬼夜行》时,总会感叹日本有《百鬼夜行》这样系统的鬼怪图鉴,中国却没有类似的画册。毕竟中国的鬼怪规模太过庞大,不如就看看袁枚所著的《子不语》里那些关乎人鬼兽的风花雪月。

  怪、力、乱、神,子不语也。《子不语》所记,皆为子所讳避者。袁枚所处的清代乾隆年代发生了好多故事:贤臣近明主,书生登高科,才子遇佳人……于是,兔儿神、顽石、匾怪、旱魃、刑天、狐仙诸如此等,亦不甘其后,日夜出行。袁枚只得记录下一个个匪夷所思的故事,不定评论,震惊抑或错愕都留给了后来的读书人。

  所谓写鬼,实是写人,袁枚笔下的离奇鬼怪,正是千奇百怪的人性。他写《医肺痈用白术》:精通医术的蒋秀君夜宿粤东古庙,半夜里有鬼找上门了,问他:“你是名医,你说说,肺痈能不能治好?”蒋秀君壮着胆子答,能治好,用白术就行。鬼听完大哭:“那么当初我误死了。”死了不甘心,于是一定要问问,当初自己弥留之际是不是有救,但问出了答案又如何?怎么看都是个大悲的故事,可活在世上不问到底就不死心的人又何其多。

  又如《酆都知县》,知县刘纲带着幕僚李诜下至阴司,为民请命,包阎罗夸他们胆识过人。碰巧伏魔大帝关公驾临,这二人也被引荐了,关公还向刘纲询问了好多阳间之事。眼看着就是欢喜结局,没想到李诜犯起二来,没头没脑地问道:“玄德公在忙什么呢?”关公当场就翻脸走人了,阎罗一语道破:“怎么能在臣子面前直呼其主公的字,这是大不敬啊!”不久后,李诜中风而亡,连棺材也被雷劈了。一条小命,阎罗不留倒是让关老爷留住了。可见“尊重上级”这四字,上到古今,下至阴阳,都是一样的。

  再诸如扰人清梦的大脸匾怪,劝人修仙的狐生员,附魂救主的花儿犬……袁枚笔下魑魅魍魉多为惊骇之事,狐妖獭怪倒往往寻奇多怪。刚开始以为是惊悚骇然之事,实则时而劝人向善,时而举书奇谈,时而更像是真实记录。袁枚在字里行间透露的狡黠,在几百年后还能教人与现实对照。

  再来说说当时的袁枚,一生狂放不羁,考中进士,当上县令,按理如此才华,仕途一定顺畅。可他却在四十岁左右选择了归隐。他说自己“八十不知老”,何尝不是因为看到万物有灵,故而行行复停停,想要品味到更多百无禁忌的世间之事呢?

扫码分享到手机

(来源:衢州新闻网-衢州晚报  责任编辑:吾献红)
手机订阅:联通用户发送811到106557870 电信CDMA用户发送102到1065920137 移动用户发送4061到10086

  • 联通
  • 联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