醉后唯愁落花影,青鞋不敢近花行 张道洽:癖爱梅花不可医

来源:衢州新闻网-衢州晚报 2018-01-04 09:27

  张蓓

  《张道洽梅花诗百首》是一本纤巧的诗集,辑录了南宋诗人张道洽的百余首梅花诗。诗集的封面,是延绵的青山映衬着遒劲的老梅桩,以及盛开的鲜艳灿烂的红梅;封底,则是一树白梅洁净清雅地凌寒怒放,颇具诗意。

张道洽梅花诗 资料图片

  “梅花诗人”张道洽(1202-1268),字泽民,号实斋,是开化县珠山(今中村乡张村)人。作为南宋时期著名的诗人,他以300余首梅花诗获封“梅花诗人”之雅号。

  诗人的一生,际遇坎坷,怀才不遇。他爱梅成癖,爱梅成痴,以梅花来隐喻自己在坎坷的红尘浊世里洁身自好,淡泊高远,不随流俗的性格品行。“癖爱梅花不可医,开教探早落教迟。欲知无限春风意,尽在相将暮雪时。竹屿烟深寻得巧,茅檐月淡立成痴。梦骖鸾鹤相寻去,题遍江南寺寺诗”。为了探寻梅花,他可以踏遍竹坞深山,题遍江南的名寺古刹,就连做梦都梦见自己驾马车,乘鸾鹤在寻梅、访梅、探梅。

  “地辟何妨绝供给,饥来只用咽寒香”;“醉后唯愁落花影,青鞋不敢近花行”。身处偏僻的绝境,没有供给,那又有什么关系呢?只要能闻着梅花的清香,就好了;酒喝醉了,不敢亲近梅树,深怕自己带着尘土的青鞋,玷污了梅花的洁净高雅啊!诗人把自己一生的心血、爱恋,都倾注在对梅花的无限深情眷恋上。

  开庆元年(1259),隆冬。诗人归舟载月,旅途拜谒曲江祠,挹其风度,得《咏梅》诗数首。“苔封鹤膝枝,流水绕疏篱。一白雪相似,独青春未知。风流无俗韵,恬澹出天姿。霜月娟娟夜,吾今见所思。”曲江,是唐代名相张九龄故里,曲江祠正是为张九龄而立。诗人对这位一代正人的高风亮节,早已敬佩久矣。路过曲江时,特地前往拜祭,并酌取梅花之风姿精神写入诗中,既赞誉古人,亦是自标。

  “秋水娟娟隔美人,江东日暮几重云。孤灯竹屋霜清夜,梦到梅花即见君”。江东日暮,美人远隔,孤灯竹屋,夜寒霜清,梅花入梦,暗香疏影。那风姿绰约翩翩而来的,正是诗人日思夜梦的品德高尚、才德美好之人。他以梅花来寄托自己对品德高尚之人的敬重和思念,意境高雅。

  张道洽31岁中进士。初授广州参军,经常往返于大庾岭与罗浮山。大庾岭为古代赴广州的交通要道,唐玄宗时,官至尚书右丞相的张九龄,曾于此督促所属开凿新路,广植梅花,故又称“梅岭”。而罗浮山为岭南四大名山之一,亦因梅花而闻名于世。因张道洽经常往返路经此地,每逢梅开,必留恋品赏,由此一生与梅花结下了不解之缘。他在《梅花诗序》中这样写道:“予官万里之外,盖常道罗浮山下,登广平堂上,岁寒心事,於梅最深!”

  静谧的月色,朦胧的疏影,清淡的幽香,张道洽一生的美好时光都留给了梅花。他的梅花诗有150首收录于《宋百家诗》,有36首存于《瀛奎律髓》。元代方回称赞张道洽的梅花诗“篇有意,句有韵”;并曰其诗:“圆美精熟,无语不平淡,而豪放之气,自不可掩。至清洁而无埃,至和平而不怨”;欣赏其梅花诗风格:“篇篇有味,虽不过古人已言之意,然纵说、横说,兴口、信手,皆脱洒清楚。”

  今天,在张道洽的故乡开化县中村乡张村,随处可见的梅花灯、梅花树、梅花诗、梅花主题文化墙、梅花园,都是这里的人们对他最美好、最深情的怀念。

扫码分享到手机

(来源:衢州新闻网-衢州晚报  责任编辑:吾献红)
手机订阅:联通用户发送811到106557870 电信CDMA用户发送102到1065920137 移动用户发送4061到10086

  • 联通
  • 联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