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荷尖尖]爱需要被成全

来源:衢州新闻网-衢州晚报 2018-01-04 09:25

  潘玥婷

  始终清晰地记得离开妈妈的床,第一次独自睡一个房间时的恐惧与不安——那一年,我七岁。待到我十七岁时,早已习惯了一个人睡觉的宽敞与自由,便不太愿意与妈妈同睡。她年纪大了,睡觉会打呼噜,会因为睡得不安稳而不断翻动身体,我好几次在与她同睡的深夜被吵醒,或被挤至床的边缘。

  到了外地上大学后,更是把学校当家,极少回去。有一天回家吃完晚饭,我在床边挨着妈妈看电视,和她紧贴在一起。或许是我电视看得太过入神了,不知什么时候妈妈竟已睡着,呼噜声时高时低。我转头看到歪着脑袋睡得正香的妈妈,顿时生出一阵窃喜:她这么早就睡了,那我便可以尽情地看电视开“夜车”,不会再有人催我早点去睡觉,不会再有人不断地提醒我大脑需要休息了。

  不料,手一滑,遥控器掉在了地上,把妈妈惊醒。

  妈妈迷迷糊糊地说:“这几天一直失眠,都没怎么睡。”

  “那今天怎么这么早就睡着啦?”我也只是随口接一句。

  “你在旁边,我就特别心安,所以睡得早。”

  一句话顿时揪住了我的心,我这个写了无数遍母亲的中文系学生竟不知怎样接话。我转头笑笑,又像做错事一样把目光偏向了电视。

  移走了目光,脑海中却一遍遍地浮现妈妈像个孩子一样睡着时的脸庞,和那句“你在旁边,我就特别心安,所以睡得早”。这是一种怎样的心安?是否就像好多年以前的我百般地粘着妈妈睡觉那样?细密的情感如春蚕吐丝一般,在漆黑的夜里一点一点将我紧紧包围。

  忽然,想起曾经在一本书上看到过一篇文章,一个母亲在房间里看着女儿睡觉时的脸庞,但女儿并未熟睡,年少的她感觉到了母亲的存在,便睁开眼睛问:“妈,怎么了?”后来,当这种情形再次发生,孩子不耐烦地说:“妈,你老是这么看着我干嘛?”母亲像犯了错一般不发一言。当然,在那以后她再也没有感受到过母亲目光的注视。直到她成为一名母亲,才理解自己母亲彼时的凝眸。“如果你浅眠时的双睑偶然被母亲温暖的目光所包裹,那么,请你安然假寐,一定不要打扰母亲。”那时,我仅把这句文中的话,当成是一种过来人的劝告铭记于心,到现在我才开始渐渐明白,这种对母亲爱的成全,不管对于母亲还是自己,都是一种幸福。

  “你在旁边,我就特别心安,所以睡得这么早。”那一晚,这一句话千万遍地敲击在脑海。我一直以为是我离不开妈妈的爱,哪里会如此清晰地意识到,妈妈也是这样离不开我对这份爱的成全,就像一个孩子般需要陪在身旁的心安。

  没有过为人母的经历,这种感觉似乎很难捉摸清楚。那天晚上,我认真地看着我身边再次熟睡过去的脸庞,想起稚嫩的我和许多孩子一样曾经多少遍地向她发誓:永远做妈妈的贴身小棉袄。而在我羽翼渐满,她却日渐受岁月凋蚀的今天,我竟害怕她的呼噜和翻身,害怕她扰了我的酣睡,像是心被揪了上去,然后又从高处被砸下,一声闷响,说不出是什么滋味……

  后来,能回家的日子我都尽量回家,同学都笑我太恋家、长不大,我却一遍遍地回忆着那句话:“你在身边,我就特别心安,所以睡得这么早。”感谢那一夜,让我在往后的岁月里能够铭记——爱需要被成全。被爱包裹的孩子们,请成全那颗曾在无边的黑夜里不断探寻的心,让她更好地入眠。

扫码分享到手机

(来源:衢州新闻网-衢州晚报  责任编辑:吾献红)
手机订阅:联通用户发送811到106557870 电信CDMA用户发送102到1065920137 移动用户发送4061到10086

  • 联通
  • 联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