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底子的江山米酒味道,靠诚恳留香

来源:衢州晚报 2018-01-01 13:01

  记者 吕涵 报道组 程伟 通讯员 姜虹霞

    白如玉液,清香袭人,酒不醉人人自醉……来到江山,当地人总是少不了拿出米酒招待,这碗米酒,浓缩了糯米的精华,融化了人情的冷暖。虽然印象中的江山米酒一般都是米白色,但老底子的原汁糯米酒,却是红色的。一抹深红,酒香如梦。
    一只大蒸桶,火给得足足的,十几分钟后,糯米饭的香气,就带着腾腾的热气扑鼻而来。一大早,江山市碗窑乡碗窑村月亮湾农家乐的主人陈新宝夫妇就开始忙碌起来……除农家乐外,夫妻俩还经营着当地耳熟能详的老字号——江山馨宝酒厂。
    馨宝酒厂糯米酒酿造技术,传自于陈新宝妻子周幸冬的曾祖父周华颜,至今已有120多年历史。2015年,馨宝酒厂传承的江山糯米酒制作技艺被列为衢州市第五批非物质文化遗产保护项目。

老底子的原汁糯米酒,一抹深红,酒香如梦。

  曲米酿春风,琼浆泛芳樽

  陈新宝出生在江山市区一个普通工薪家庭,家中三个子女,他排行老大。1975年,高中毕业两年的陈新宝主动报名下乡当知青。1977年,陈新宝回城,通过考试,成为江山虎山水泥厂一名化验师。

  1985年,陈新宝与妻子周幸冬结婚。同年年底,他前往妻子周幸冬老家凤林镇拜访长辈。家中长者端来当地特产——自家酿制的糯米酒,邀其品尝。糯米酒入口鲜甜,回味无穷,陈新宝惊叹不已。闲聊之间,他无意了解到周家的一段酿酒佳话。

  早在1893年,周幸冬的曾祖父周华颜在凤林镇开办过一家大酒坊,远近闻名。随着时代变迁,酒坊日渐衰落,但酿造技艺世代流传,距今已有100余年,到岳父周崇才手上已是第三代。

陈新宝制作米酒至今遵循古法酿造,图为工人们在车间里劳作。

  “我们应当把糯米酒重新做起来,如果我们再不做,以后怕是失传了。”陈新宝的表态,让老人家很是高兴。几番打听下,岳父特意为其寻来了旧时在周家酿酒的两位老师傅,两人均上了80岁。

  工作之余,夫妻俩从基本学起,泡米、蒸米、酒曲发酵,这些工序看似与酿造其他米酒并无差异,但老师傅往往在不经意间提点到其中的诀窍。“所以说,酿酒这门技艺还得手手相传,我们酿出的米酒口感格外好。”陈新宝暗喜,自己找对人了。

  酒味有浓淡,人情含喜忧

  1987年,夫妻俩拿出全部积蓄两千多元租房办酒坊,开始创业。一间50多平方米的民房,100个酒坛子,是他们全部家当。

陈新宝家传的酿酒历史已有120多年。

  起初,夫妻酿酒卖酒,并不赚钱。原来,当时江山米酒市场历经了几年前的兴盛,正值竞争激烈之际,不少酒贩在酒里大量掺水,低价销售,以此牟利。“一斤米产出三斤酒,是正常情况。而当时普遍现象是一斤米足足产出5斤酒,这真是砸自己的牌子。”陈新宝对市场乱象感到痛心。

  普通米酒做不过人家,陈新宝并不气馁,他一面坚持老技艺,一面探寻新产品。

  “原汁糯米酒是糯米酒的极致,不掺杂一点水,成品色泽红,透明晶莹,郁香异常,味醇甘鲜。”一次偶然,他从老师傅口中得知这种宝贝,据说周家祖上还曾酿过这种酒,陈新宝想试一试。

  历时两年,多次请教,反复尝试,1992年冬,陈新宝和周幸冬终于成功酿制出原汁糯米酒。这本是一件喜事,夫妇俩却有些担忧,原汁糯米酒成本高,一斤糯米只能出五六两酒,价格要高于普通米酒十几倍。市场是否会接受?陈新宝向江山几家大饭店自荐,让利请求其代为销售。

  结果,不少人喝到这种色泽口感与普通米酒大不相同的原汁糯米酒后,赞不绝口,争相购买。一时间,酒坊前的弄堂车水马龙,江山数十家酒厂、作坊纷纷效仿。1993年,陈新宝购置一块占地面积120平方米的新厂房。次年为自家米酒注册商标“江郎山”。

  1997年,陈新宝离开水泥厂,将心思全部放在做酒上。近年来,他在传统米酒口味上有所创新,适时推出了不同品种的米酒,“板栗糯米酒”“五谷糯米酒”等,定位目标就是高端消费人群。眼下,他仍在反复尝试各种食材,计划研发出更多种类。

  问米酒之道,只想本分做事

  “遵循古法酿酒技艺,一年能酿酒的时间只有两个月,每次的酿酒量也不多,说实话,仅仅靠卖酒,很难赚到钱了。”2001年,陈新宝将酒厂开到碗窑村,月亮湾山庄农家乐同年开业。陈新宝的初衷是,以农家乐生意带动糯米酒的传承和延续。

  十多年下来,月亮湾山庄农家乐显然更为人所知,酒厂保持着原有规模,变化不大。早年,曾有一家杭州企业找到陈新宝谈合作,让他以提供酿酒技术的形式入股,交由工厂工业化生产,并由企业全权进行宣传销售。陈新宝拒绝了,工业化生产真的是大势所趋吗?他想不出答案,只想本分做事。

  今年32岁的陈润成是陈新宝的独子,目前在上海一家证券公司上班。工作之余,陈润成也在销售自家糯米酒。“当我从事米酒这个行业时,一种家族荣誉感油然而生。”自小听着家族酿酒史长大,虽没有酿酒经历,陈润成却早将酿造工艺烂熟于心。

工业化生产真的是大势所趋吗?陈新宝曾经拒绝杭州一家企业扩大生产规模的合作请求。资料图片

  “现阶段遇到的问题主要是米酒标准化和新客户培养。过去在衢州,很多老客户认准江郎山米酒的品牌,在外面,一切都要归零。”陈润成认为当务之急,是在继承传统酿造工艺的前提下,将米酒生产标准化,实现口感优质稳定。“品质是商品的魂,魂在,产品就好。好的产品有了适当的营销策略,才能在现代商业市场占有一席之地。”

 

扫码分享到手机

(来源:衢州晚报  责任编辑:林家俊)
手机订阅:联通用户发送811到106557870 电信CDMA用户发送102到1065920137 移动用户发送4061到10086

  • 联通
  • 联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