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处分”不痛不痒,难怪骗医保行为不断上演

来源:衢州新闻网-衢州日报 2017-12-21 11:09

  曲征

  湖南湘潭市文先生的父亲突发脑溢血,在湘潭市中心医院重症监护室住院10个月后死亡。住院期间,医院开出了高达60多万元的医疗收费单据。虽然老人是离休老干部,60多万均为医保承担,个人自费只出了2万多元,但较真的文先生觉得医院可能存在乱收费、骗医保的行为。经过多部门联合调查,发现医院确实存在违规多收取护理费、医用耗材费等情况。市医保局对医院进行了3倍处罚。涉事医院已对涉事的护士以及护士长进行处分。

  60多万元巨额医疗费究竟是怎么来的,从几个细节就能看出端倪:一是住院收费明细单上记载着病人使用过卫生护垫,但患者用的卫生护垫全部是文先生从家里自带的。二是病历本收费中记录,在80天内冰敷1100次,收费5500元,而实际上,文先生只查到了18次冰敷。令人可气的是,记者采访该院物价办,物价办竟然声称,就算是医院乱收费骗医保了,也只能由医保局来管,轮不到外人说三道四。

  医疗保险是为补偿疾病所带来的医疗费用的一种保险。按照强制性社会保险原则,其保险费由用人单位和职工个人按时足额缴纳。很明显,医保基金属于每一个缴纳保险费的个人,是所有参保人员的救命钱。尽管保险费有一部分由单位支出,但同样是纳税人的钱。所以,医疗单位采用不当手段骗取医保的行为,绝对不能容忍。拿本次新闻事件来说,虽然生病老人花费的60万元由医保报销,文先生只拿2万元,可是实际上,60万元是每一个参保人员的钱,患者及其家属就应该为此较真。

  从法律角度看,以欺诈、伪造证明材料或者其他手段骗取养老、医疗、工伤、失业等社会保险金或者其他社会保险待遇的,属于刑法第266条规定的诈骗公私财物的行为,应该以诈骗罪论处,而这种类型的案件,也应该移交公安机关去处理,不能仅仅由医院出面给个处分了事。去年,抚顺市望花中心医院发生骗医保基金案,被员工实名举报后,公安机关对医院进行立案调查。最终,被告人均被判刑。今年6月份,四川省人社厅公布了一批不法医药机构骗取医保资金案,其中成都某民营医院涉嫌医保欺诈,被移送到公安机关去立案处理。

  不过,从现实情况来看,对于医疗单位骗取医保的行为,真正依法办事、将涉事人员绳之以法的情况并不多,而像新闻事件中对于涉事人员来个处分的却不少。正是这种网开一面的做法,才让医疗单位骗取医保事件不断发生,手段也花样翻新:开具阴阳病历造假、笼络五保户老人充当病人、非法获取公民个人信息弄虚作假、医生、病员、医药销售人员建立攻守同盟等等轮番上演。医疗单位骗取医保现象必须得到遏制,否则,不仅有违解决群众“看病难,看病贵”的初衷,还会给医保基金带来风险。一方面要加强监管,利用不定期巡查、抽查、卧底调查等方式,严密防控骗医保行为的发生。同时利用互联网大数据效应,从参保人员的人身识别、费用信息等方面追查造假的蛛丝马迹。另一方面必须加大对于医院骗取医保行为的惩治力度,提升违法成本,让参与骗取医保行为的人员付出沉重代价。对于涉事人员,该立案的立案,该判刑的判刑,不能仅仅来个不痛不痒的处分。

扫码分享到手机

(来源:衢州新闻网-衢州日报  责任编辑:王卫)
手机订阅:联通用户发送811到106557870 电信CDMA用户发送102到1065920137 移动用户发送4061到10086

  • 联通
  • 联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