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桥飞架古今,映照文昌璀璨 书院大桥:守望不朽的衢州文脉

来源:衢州新闻网-衢州日报 2017-12-18 09:40

  记者 徐聪琳

  今天,衢州市民翘首期盼的书院大桥终于开通了!大桥全长1160米,主桥长度692米,总宽度29米。书院大桥的开通,不仅缓解了过江交通的紧张,更在无形之中串起了三衢大地上一脉泱泱的书院文化。

  “这座桥,一端是衢州华茂外国语学校、衢州二中,另一端是两所高校。桥与亭川东路相接。飞跨衢江后,又与对岸的书院西路相连。因此,我们将它定名为‘书院大桥’。”大桥开通前夕,衢州市住建局的何雪华再一次走上了这座备受关注与期待的桥梁。自2015年11月动工新建以来,他亲眼见证着这座桥在一点一点地延伸。

  “两座桥墩巧妙地运用了‘书’的设计元素,远远望去,如同两本翻开的书卷跃然于江面上,大桥就依托在两本古书上。”何雪华解释,这样的造型具有“书本托起两岸沟通的桥梁”的寓意。在“书面”上,还刻有论语章句和衢州古地图,这些设计灵感就来源于衢州悠久的书院文化。

  衢州城是古老的,人文璀璨,孕育了厚重的文化符号。1800多年建城史如同一本厚重的书,而那些林林总总的衢州书院,仿佛是一枚枚守在时光长河中的书签,只待我们慢慢翻阅,描摹那些历史更替,与岁月长谈。

书院大桥不仅连接起衢州的古城与新貌,也在无形之中串起了三衢大地上一脉泱泱的书院文化。许军摄

  地处一隅,却包容万千气象

  “衢州的书院历史十分悠久,最早可追溯至东汉时期。当时儒者传经事业兴盛,龙游有龙邱苌隐居于龙丘九峰山(又名九岩山),设立精舍,这大约是衢州最早的私学。”衢州市地名文化研究会会长刘国庆曾撰写《林林总总的衢州书院》一文。他介绍,书院又称精舍、书堂,是我国古代区别于学校(诸如太学、国子监、州县学)的一种特殊教育形式,其主要特征是:多属私学性质,崇祀先贤,传习理学,择师选生,富有藏书等。

开化南宋包山书院图资料图片

  “在‘如何培养人’和‘培养什么样的人’等方面,书院与官学有所不同。”刘国庆如是说。官学立足科举应试之道,着眼于选拔官僚人才。书院教育则强调弘扬“义理之学、修养之道”,以人格教育、繁荣学术、人才养成、传授知识为培养模式。“可以说,传统书院文化的形成和发展代表了我国传统人文教育理想。”

  在衢州的古代教育史上,宋元时期书院林立,科名鼎盛。曾先后出现了梅岩精舍(柯山书院)、清献书院、明正书院,江山崧山书院、逸平书院、江郎书院、集义书院、克斋书院,开化包山书院以及常山石门书院等。位于衢州烂柯山之南的柯山书院,是衢州宋代早期的著名书院之一。发展到南宋时,已经成为全国22座著名书院之一。

  “历代书院创办者和主持者,往往将‘士志于道’的人文追求作为书院精神。”刘国庆感叹,柯山书院的创始人毛幵亦是如此。北宋宣和年间(1119-1125),毛幵隐居在烂柯山梅花坞(今石室乡新东村讲书堂背自然村)筑室“梅岩”,研读经籍并讲学,名称“梅岩精舍”。

  古人读书,喜选清幽古朴之地。南宋时,写下“半亩方塘一鉴开,天光云影共徘徊”的朱熹也曾来到梅岩精舍讲学。他穿梭于衢州地区的书院,铺就了南宋理学之路。到了淳祐四年(1244),时任衢州郡守的杨彦瞻请奏朝廷,改梅岩精舍为柯山书院。淳祐九年(1249),衢州郡守游钧重视文教,他买田筑舍,扩建柯山书院,并邀请硕儒徐霖来柯山书院讲学。

  “远近学子奔来求教者多达三千”,四方学子云集,便是徐霖在柯山书院讲学时的鼎盛场景。徐霖的后继者有孔氏南宗第50世孙孔元龙。景定壬戌(1262年),他应衢州郡守谢奕中的邀请,出任柯山书院山长(历代对书院讲学者的称谓),年逾九十仍手不释卷。元朝,著名历史学家马端临曾两度出任衢州柯山书院山长。

  “多少代鸿儒硕学,才能一笔一划书写书院之名?书院处一隅之地,却能容下万千气象。”刘国庆感叹,一座柯山书院,在教育制度沿革史上大放异彩,且与古代社会组织、学术思想以及政治问题都发生着密切和重要的关系。它既由历史孕育,又是社会变迁的见证者。元末明初,柯山书院湮没于战火。

  书院灯火,延续文脉昌兴

  明朝时,走出书院的学生有两种:或是着缀玉配华裳,整襟高堂上;又或是清风盈满袖,端行于四方。皆因明朝的书院分为两类:一种重授课、考试的考课式书院,同于官学;另一种是教学与研究相结合,各学派在此互相讲会、问难、论辩的讲会式书院。而在衢州,明代大儒王守仁曾莅临讲学,弟子甚众。

位于柯城区小西门38号的衢州书院曾名为“修文书院”。徐聪琳摄

  清代时,统治者对书院所保存的元气犹有余悸,因而继续抑制书院的发展,并使之官学化。乾隆年间,官立书院剧增。绝大多数书院成为以考课为中心的科举预备学校。至光绪二十七年(1901)则令书院改为学堂,书院就此结束。书院改制之后,胡适先生曾经就感慨过:“书院之废,实在是吾中国一大不幸事。一千年来学者自动的研究精神,将不复现于今日。”

  历史长河奔流向前,蜿蜒曲折中,衢州这片土地也不例外。那些在风雨中飘摇的书院灯火,如今又是什么模样?

  南宋时,赵抃故居旧址立起了清献书院,后毁于明末。如今,清献书院的旧址上是现代化的书院中学,琅琅书声中,“一琴一鹤”的美谈依然代代传诵;又如建于明朝的衢麓讲舍,王阳明门弟子邹守益、陈九川、钱德洪、王畿、王玑等曾会讲于此,而今的讲舍街可还记得当时的风云际会?再或者清代建于峥嵘山麓的正谊书院,在清末改为衢郡中学堂,民国后又改为浙江省立第八中学(即衢州一中前身),一句“敦品力学”历经百年依然是衢州一中的校训,延续着弦歌不辍的人文长卷……

  “衢州有瑰丽多姿的外延,更有古朴厚重的内质。十年树木,百年树人,书院文化依然在延续于这座城市的文脉之中。”每每路过市区小西门38号的衢州书院,刘国庆都会想起它的另外一个名字——修文书院。始建于清康熙四十七年(1708)的书院数百年来格局未变,现已成为文人放牧诗酒、遥吟俯畅的三衢文化“窗口”。书院的存在,吐纳着衢州文脉的昌兴。

  当今“书院”,承担更多教育职责

  “时过境迁,如今衢州的书院又该如何发展,是保持传统还是破旧立新?”中国传媒大学文化发展研究院院长范周曾如此提问。他认为,书院在衢州的打造,首先需结合衢州的实际和大环境,可在大型企业总部、高校、社区选址。同时,运用“互联网+”等新思维开设现代化书院,如此即可将几乎所有受众涵盖其中,并形成以书院为主题的新区建设、楼宇经济、企业文化及总部经济,让更多人沐浴于儒学、感受儒学。

龙游初阳书院意在复兴重振中国书院的传统文化精神。图为雨中的初阳书院前。记者鲍卫东摄

  到书院学什么?“书院是对现行教育模式的一种有益补充。理想的书院教育能打通中国传统文化中的文史哲,同时融汇人文科学和自然科学。”在龙游初阳书院的创办者、历史学博士吴志坚看来,初阳书院的路径,是还原中国教育本来的面貌,复兴重振中国书院“为人之道”与“为学之方”的文化精神。

  吴志坚选择的是一条对传统教育模式和理念的突破与革新之路。按照他的设计,初阳书院的学生,将不再囿于中考和高考的束缚,他们通过5年左右的通识教育培养,直接考研或出国深造。也就是说,当传统教育模式的学生还沉浸在高考时,初阳书院的学生便已在考研路上。

  “如今,衢州也涌现出了越来越多新型文化场所,它们不叫‘书院’,却具备传统书院的部分特质,如私有性质、富有藏书、常有会讲等。”刘国庆认为,当下“书院”一词有了更为宽泛的解释。他语重心长道:“在传统文化复兴的今天,最重要的是,我们要知道自己传承的是什么。”

  书院大桥跨江而起,我们立于桥头,回望历史长河彼岸,那些林林总总的衢州书院。它们曾属长街夜市间,曾阅尽众生百相,也曾立于残阳。至此,只待你我回望。

扫码分享到手机

(来源:衢州新闻网-衢州日报  责任编辑:吾献红)
手机订阅:联通用户发送811到106557870 电信CDMA用户发送102到1065920137 移动用户发送4061到10086

  • 联通
  • 联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