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衢往事]天下孤本《顽瞽思存》:一本写给儿辈后学的文人笔记

来源:衢州新闻网-衢州晚报 2017-10-12 10:37

  巫少飞

  简体新刊的郑永禧先生晚年著作《顽瞽(gǔ)思存》我有两本,一本系三衢先贤杜宝光先生的后人杜新一先生所赠,一本为胡嘉友先生的后人胡凤昌先生所赠。此两本均以衢州宿耆汪梦松先生手抄《顽瞽思存》为底本。也就是说,若无汪梦松抄录,衢人郑永禧的《顽瞽思存》将湮灭不闻。

  手抄本《顽瞽思存》的发现者,是“九华立春祭”非遗传承人汪筱联先生。

  “大约2012年秋,我在自家小区内的凉亭里休息,一位周姓藏家听说我在编《衢州古城记》,就和我聊起了他家中藏有一本书,希望能为编书提供些史料。小周人非常好,他跑回家取书后又送到凉亭。我一看,吓一大跳,居然是郑永禧的《顽瞽思存》。”汪筱联马上告诉小周,这可是研究衢州地方史的宝贝,得好好珍藏。小周也大方,将《顽瞽思存》的复印本赠给了汪筱联。以后,汪筱联对《顽瞽思存》进行断句、简译,并编排成横排和竖排两种简体字版。2013年,中华书局正式出版胡凤昌的点校本。

  天下孤本

  郑永禧(1866年—1931年)是我市著名的方志学家,他编纂的100多万字的《衢县志》,是为衢州地方历史文化的“历代宝传”。

《顽瞽思存》书影

  暮鼓晨钟里奋笔疾书,青灯黄卷前戛戛独造。在编纂《衢县志》的后5年里,郑永禧焚膏继晷,去芜存精,亲手缮录。郑永禧于夜间编修时,当时的电炬炫目,对眼睛刺激特别大,书成时,他竟双目失明。即使如此,郑永禧依然以笔摸纸作书。留下的《顽瞽思存》即是他62岁时写的。3年后,郑永禧去世。

  《顽瞽思存》写于1927年至1928年,几乎是郑永禧凭借所剩微弱的余光摸索成稿,同时嘱弟子誊录抄本以示人或备付印。从衢州初级师范学堂的创办者杜宝光孙子杜新一的描述及汪梦松在《顽瞽思存》后记中的记载看,《顽瞽思存》曾有3种抄本,即郑昌和抄本、胡嘉友抄本、汪梦松抄本。

  《顽瞽思存》虽未付梓,却至少曾有过三个抄本,但就目前所见,存世的只剩下汪梦松抄本了,可谓是弥足珍贵的天下孤本。

  辉映古今

  郑永禧在浙江两级师范时曾是杜宝光的老师,两人又是同乡。故郑永禧对杜宝光信任有加,许多书稿均交于杜宝光校阅并收存,包括《衢州乡土卮言》《蕙仙吟草》《西安怀旧录》《顽瞽思存》等。

  据杜新一介绍,《顽瞽思存》的胡嘉友抄本已无存。而郑昌和抄本曾收藏在杜宝光之不曜斋,此稿于1929年曾在首届西湖博览会展出,稿本上盖有西湖博览会印记。

  上世纪60年代,杜宝光曾将《顽瞽思存》的郑昌和抄本,交给郑永禧胞弟郑锡卿的遗孀吴冬香,由其携往牡丹江其女儿家,此后便泥牛入海,了无音信。

  《顽瞽思存》的汪梦松抄本,有一段汪梦松于1933年写的旁注,颇具史料价值。

  郑永禧在《顽瞽思存》中有一段记述了一段“旧友李叔同”的旧事。汪梦松在抄录时写了旁注:“近闻丰君(即丰子恺)已辞立达,自创开明书店,此经现藏开明,未在祥符,郑氏盖未知也。噫!一物之有,殆有因缘,非偶尔也。此经本为衢有,忽为丰君所得,岂非数有前定乎?”

  原来,弘一法师卓锡衢州时,曾将许多经书藏于衢州祥符寺。后来,弘一法师又得一批日本刊印的《续藏经》,他原想仍供于衢,便致信衢人汪子佩先生。可汪子佩刚好出门在外,居然没有接洽上。弘一法师曾与郑永禧在浙江两级师范学堂共事多年,郑永禧以为此事已成。不料,弘一法师的门人丰子恺捷足先登,将弘一收藏的经书和《续藏经》一并收藏于开明书店,此事郑永禧并不知情,而汪梦松因曾致信丰子恺,得悉全部原委,故作了旁注。

  正是这一旁注,解开了弘一法师“曾将藏经全部,并续藏经,概留存于祥符寺。住持僧为建藏经楼,以庋贮之”,而昔日的祥符寺与衢州博物馆均无这批经书的谜团。

  发现《顽瞽思存》的汪梦松抄本,杜新一感慨良多:“接书披览犹有故人重逢之感。”为此,杜新一专门写了《<顽瞽思存>读后小记》一文附录于重刊的《顽瞽思存》之后。

  文人笔记

  郑永禧《顽瞽思存》属文人笔记,分上下两卷约两万余字。

  与编纂方志不同,郑永禧的《顽瞽思存》主要是写给儿辈后学的,因而不受条例的羁绊与地域的限制,信笔随手写来,心声自然坦诚。

  虽说是示诸儿女的书,由于郑永禧阅历丰富又博学强记,所涉层面泛而不滥,所述内容繁而不杂。从七龄入学与书为缘,到晚岁眼盲赋诗寄慨;从福清郑氏祖祠叶问高联句,到衢州周王庙戏台张松坪题咏;从水亭街、浮石潭的民间巧对,到九楼八阁十三厅的不同之说;从赵清献一鹤一琴一龟,到陈鹏年题“十室里”三字;从三代师生同韵唱和,到浙闱士子谑诗戏作;从红树暗藏殷浩宅,到绿萝深覆偃王祠;从衢州孔氏家庙之迁徙,到杭州旧贡院之残楼遗碑;从两度赴京应试所见所闻,到出仕湖北恩施采集山风民俗;从西厢故事拆字谜,到咸丰初年之童谣。诸如此类,不胜枚举,其所记之事用郑永禧自己的话说是“皆含有趣味之作”。如果说《衢县志》似奔腾的大江大海,而《顽瞽思存》似涓涓细流。两者互参,可补正史之遗阙。

  杜新一说:“《顽瞽思存》虽非宏篇巨著,但内涵丰富又具时代与区域特色,可裨补正史之不足。读其书不但能汲取智慧、增长见识,还可领略到先生儒雅的文人气度与深厚的文笔功底。也因其所写多系亲历亲为之事,读来如同聆听一位饱学之长者叙述一段段往事,娓娓道来,引人入胜。”

扫码分享到手机

(来源:衢州新闻网-衢州晚报  责任编辑:吾献红)
手机订阅:联通用户发送811到106557870 电信CDMA用户发送102到1065920137 移动用户发送4061到10086

  • 联通
  • 浙里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