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院一直在努力,当事人却把这事给忘了一笔拖了12年的执行款

来源:衢州新闻网-衢州晚报 2017-09-13 14:59

  记者 邓亮 通讯员 胡宗明

  8月底,姜某给衢江法院执行干警打来电话,“钱收到了,没想到过了十多年还能拿到这笔钱,非常谢谢你们。”

  “这是十多年前申请执行的案件,现在被执行人已将剩余本金2285元及利息10000元全部结清。”不久前,衢江法院执行干警将迟来的12285元执行款汇到姜某夫妇的银行卡里。这起跨越12年的执行积案终于得以化解。

  一件12年前的旧案

  2005年的7月,姜某夫妇的15岁女儿小姜去同学小方家玩耍、居住。第二天,两个孩子相约去村边的河里洗澡,小姜不幸落入深水中溺亡。

  中年丧女,悲痛的姜某夫妻一纸诉状,将小方的父亲方某告上法庭,认为其未履行应尽的监护职责,应当承担法律责任。衢江法院经过审理,依法判决被告方某赔偿姜某夫妻各项损失共计人民币22308元。

  判决生效后,方某一直未履行赔偿义务,姜某夫妇于2006年7月向衢江法院申请执行。执行干警经过查询,依法扣划了方某银行卡中的一万余元存款。

  方某原本是当地厂里的一名普通工人,经济状况较差。案件发生后,他与妻子离了婚。银行卡里的一万多元被扣掉后,方某突然不知所踪,名下也没有任何其他可供执行的财产。

  执行干警多方调查,只了解到方某“可能出国打工了”之类模棱两可的消息,甚至有人说他已因肝硬化在外地去世。执行工作到了这一步,变得举步维艰。

  一笔存款牵出失踪人

  12年过去了,这起案件虽然承办人几经更替,但执行工作从未停止。2017年7月,通过“点对点”查控,承办人发现方某沉寂已久的银行账户中,突然有了存款,承办人立即将账户里的钱扣除。

  随后,承办人将其银行账户冻结,并准备循着这条新出现的线索展开调查。然而还没等执行干警行动,方某自己却已匆匆来到法院,询问账户被冻结的原因。

  原来,方某心存一丝侥幸,认为自己的案件是12年前的陈年旧案,况且金额不大,应该早已不会有人关注。执行干警的回答却打破了他的幻想:“你(2006)XXX号案件未履行完毕,你必须向申请人支付剩余本金及利息后,才可以解冻你的账户。”

  “法官同志,我愿意支付执行款,但是我经济困难,一下子拿不出那么多钱。”经过沟通,方某愿意先支付部分款项。经调查,方某经济条件确实仍较差,无力全额支付欠款。

  此时,承办人想到了方某的女儿小方。11年过去了,当年还是初中生的小方在父母离婚后一直跟随母亲生活,现在早已成年,也有了自己的工作。

  “当年由于你还未成年,但小姜是在与你玩耍时发生意外,你也负有一定的责任。”通过努力,承办人辗转找到小方,“现在你已经是成年人了,应当在力所能及的情况下作出一些补偿,这也是对小姜父母的一种安慰。”

  在承办人入情入理的劝导下,小方同意为父亲支付赔偿金的不足部分,剩余的12285元执行款终于全部得到履行。

  多方寻找失联的姜某夫妇

  眼看事情终于要解决了,一道难题摆在了执行干警面前,找不到姜某夫妇了。

  原来,姜某夫妇在漫长的等待后,对执行不抱希望,他们更改了联系号码和银行卡账号,只剩下一个不确切的地址。执行干警去当地走访查问,却未能找到两人目前的住址。

  “之前村两委选举时,区政府对我们的执行工作给予了很大帮助,促成了一批执行积案的履行。这起案件,我们是否也可以向政府寻求协助呢?”正当大家一筹莫展之际,一名执行干警为办案提出了办法。

  在与区政府取得联系后,云溪乡纪委书记何荣仙立刻通过政府资源,协助法院查找申请人下落。在多方的配合与努力下,终于从当地一位已卸任的老支书口中得知了姜某夫妇现在的住址。

  7月28日,在老支书的带领下,何荣仙与衢江法院执行干警冒着高温酷暑来到位于大山深处的姜某夫妇家中,为他们办理执行手续。

  姜某夫妇住在一幢平房中,膝下又有了两个可爱的女儿,虽然生活依旧拮据,但一家人其乐融融,已经从当年那场悲剧的阴影中走了出来。

  执行干警的到来,这家人既惊又喜,在他们心中,以为法院肯定早已忘记了这起案件。

  当核对还有多少剩余赔偿金未支付时,姜某挠破了头也想不起具体数字,最后很诚恳地说:“法院努力了这么多年帮我把钱要回来了,我相信法院!你们说是多少肯定不会有错的。”

  办好执行手续,姜某沿着蜿蜒的村道,满心感激地将执行干警送到大路边。

扫码分享到手机

(来源:衢州新闻网-衢州晚报  责任编辑:毛利霞)
手机订阅:联通用户发送811到106557870 电信CDMA用户发送102到1065920137 移动用户发送4061到10086

  • 联通
  • 浙里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