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家泥墙屋,承载父亲安居梦

来源:衢州新闻网 2017-09-12 09:41
/    

  朝华夕拾

  屋后是青山,门前有绿水。我的老家纸白山可谓是广渡柴家的一方风水宝地。每次回家,看到这座泥墙土瓦的老房子,心中总会涌起一种庆幸和自豪。

  这座房子建于七十年代初,原来的老屋在一个名叫西坑的山坑里,离村庄还有三四里路,平时到山外办事或买东西都是走路来回,要是遇上春季下大雨,山坑溪涨大水,还要跨过三四道溪坑,危险又不便。忽然有一天,父亲不愿再在这深山沟里呆下去了,决定走出深山坑,到山外去重建一座新房子。

  新房建在哪?有人劝父亲建到地方中心去,生活方便些,平时也热闹些。但父亲却没有这么想,他有自己的考虑和见解,偏偏要选离村还有一里路的纸白山。这儿当时还是一片小山坡,只是地势较为平坦且开阔,主要是背靠青山门前有水。还有一个重要原因是,家里养几只鸡鹅鸭之类的畜禽比较自由,不会担心跑到邻居菜地里去,以防糟蹋庄稼,避免邻里口角,落得清静自在。地基选好,想法摊出,亲戚朋友都说好。就这样,纸白山下的第一座新房开工了。

  那时农村建房全都是夯土墙,只见泥工用两块长条形的木板钉成墙体模框,然后将泥土拌石灰倒进木制模框,再用长木棰将混泥土一棰一棰夯结实,等泥土干了之后再拆开,一堵墙就建成了。接着往上夯第二层,一直循环到上屋面的高度,算是完成了一面墙,所以化费功夫很大,要等四面的墙都完工,才开始立木柱、架屋梁、铺屋瓦。屋顶铺的那些瓦,是当地瓦窑里烧出来的暗红色土瓦。记得我小时候看到建好的新房子,心里真是欢天喜地高兴。

  我们终于有了新房子,全家终于走出了深山沟,这样离村庄和学校就很近了。没想到,父亲这一带头,西坑、盘山等几户山里人家也都纷纷跟着搬了出来,他们也把新房子建在纸白山,成了我的新邻居。现在纸白山先后集聚了8户人家,成了一个小小的自然村。

  岁月的长河缓缓流动,转眼已过40多个春秋。老家的泥墙瓦屋,饱经风霜雨雪,已是斑驳老旧,墙脚跟已被雨水洗出了粗缝。我担心泥墙经不住风吹雨打,便让父母雇人用水泥沙灰粉刷了老屋的外墙。如今看到外墙换"新装",虽然变新变洋了,但给我的感觉总是不协调,怎么看也不像我原来的老屋了。

  世事总是难料的,近几年,纸白山的邻居纷纷折旧房建新房,唯独剩下我家这座泥墙瓦屋了。几次和父母亲商议,是否也拆了重建。父亲总是笑而不表态,或许自己亲手建造的房子不忍拆了罢,父亲的心结我是了解的。有时他会自夸说,还是这泥墙屋住起来舒服。我和兄弟姐妹也讨论了多次,家庭会议议而不决,大家还是有些不舍的。有一次,我终于下定了决心,专门从城里请来一位老建筑师傅,让他为我决断拆留,他先是到我家四周一转,把房子仔仔细细从上到下从里到处看了几遍,最后给我的结论建议:还是保留别拆。他说,你的房子不论是泥墙还是木料,还是这么结实,拆掉是很可惜的,现在农村里这种房屋已经越来越少了,而且泥墙屋的特点是冬暖夏凉,能够保存下来是一种历史,也是有价值的。这话也为父亲的坚守提供了印证。后来,我就再也没有重建的念头了。只是雇人用溪石把门埂铺设平整,把门前作了些打扮。如今的庭院像是个花园,有绿树有鲜花。现在回家,我就喜欢看看房前屋后的风景,看看桂花树,看看牡丹花,看看地里的蔬菜,剪剪红叶石楠枝,摘摘嫩绿宽大的粽箬。

  老家也有美风景,常回老家看风景,常回老家陪父母,我们兄弟姐妹都懂得。父亲还是喜欢住乡下,这里有他最适宜的生活环境,种种菜,出出汗,修修树。每次周末回家,父亲大都在房前屋后的菜地里忙碌着。他说,出点汗好,既锻炼了身体,又能保持一日两餐的酒量。我们父子经常边喝边聊,满堂大笑,共同回忆那些过去的时光。

  现在想想,父亲当年在没有上面号召和要求,也没有政策鼓励和支持的情况下,就自我主动搬迁下山,不仅是先见之明,也是自觉之举,这一举动,承载了父亲一生的安居梦!建房选址的决策也是英明的,把家建在这纸白山脚下,图的就是居住环境的清静安心。没有安居,哪能乐业?这在那时是很超前的了,我很佩服父亲的这种理念和远见!父亲对老屋的坚守是执著的,没有他的不舍,恐怕老家的泥墙屋迟早也被水泥钢筋和砖墙取代了。唯一让我后悔的一件事,就是我把外墙粉刷了,没有了以前一目了然的古朴端庄了。老家的泥墙屋啊,你是我心头永远的牵挂,你是我心底最深的情结!

[责任编辑:阮胜]    

扫二维码分享到手机

衢州新闻网微信公众号

衢州新闻网微信公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