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ot

每当我走过老师窗前——致敬中国第33个教师节

【第33个教师节特别呈现】

摘要

每个人心中都有自己难忘的老师,这份感激的师恩不随历史的风云变幻而改变,不随岁月的江河匆匆而消散。在这个让人心潮澎湃的教师节前夕,衢报传媒集团文化新闻中心特别推出《每当我走过老师窗前——致敬中国第33个教师节》特刊,将崇敬和赞美献给“太阳底下最光辉的职业”——教师。

统筹:许彤 策划:李啸 王慧 执行:衢报传媒集团文化新闻中心

责任编辑:罗东哲 席晓平 祝金林2017年09月08日

将崇敬和赞美献给“太阳底下最光辉的职业”

李啸

“每当想起您,敬爱的好老师,一阵阵暖流心中激荡……”在第33个中国教师节即将到来之际,耳畔又传来熟悉的旋律,无论您身处校园或者已经毕业,都请记得给自己的人生引路人——老师,送上一份祝福,问候一声:“老师您好!”

“为学莫重于尊师。”上世纪80年代初,历经“十年动乱”浩劫之后的中国人深刻领悟到,只有师立,才能国兴。1985年,面对社会各界呼吁尊师重教的强烈呼声,全国人大常委会通过决议,确定每年的9月10日为“教师节”。巧合的是,也正是在这一年,衢州升格为地级市,千年古城的教育梦自此踏上了划时代的新征程。

“三寸粉笔,三尺讲台系国运;一颗丹心,一生秉烛铸民魂。”30多年来,一代又一代衢州教师不负时代重托,他们薪火相传、呕心沥血、开拓创新、立德树人,以“理想信念、道德情操、扎实学识、仁爱之心”造就和培育了大批人才俊杰。这些三衢儿女在各自岗位上倾注智慧,挥洒汗水,为衢州发展与崛起,为实现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中国梦做出了不可磨灭的贡献。

每个人心中都有自己难忘的老师,这份感激的师恩不随历史的风云变幻而改变,不随岁月的江河匆匆而消散。在这个让人心潮澎湃的教师节前夕,衢报传媒集团文化新闻中心特别推出《每当我走过老师窗前——致敬中国第33个教师节》特刊,将崇敬和赞美献给“太阳底下最光辉的职业”。

老师是一首歌,音符中有你和我。《每当我走过老师窗前——致敬中国第33个教师节》特刊以大家耳熟能详的经典之声进行回放串烧,以歌言志、以歌传情。

“我们像飞翔的小鸟,无论飞得多么遥远,都要问一声‘老师您好’……”

——在《老师您好》中,阔别母校的学生们再度回到老师身边,给恩师献上一束鲜花,道一声永远的“老师您好”;

“好大一棵树,绿色的祝福,你的胸怀在蓝天,深情藏沃土。”

——在《好大一棵树》中,我们踏遍青山,走近一位位默默扎根山乡的乡村教师,倾听他们的欢乐与寂寞,感受那一株株参天巨树的坚韧与伟大;

“长大后我就成了你,才知道那个讲台,举起的是别人,奉献的是自己……”

——在《长大后我就成了你》中,我们为您呈现师者魅力下,教师世家、教师师徒的传承与守望,相信衢州将源源不断地涌现出一批又一批好老师。

“静静的深夜群星在闪耀,老师的房间彻夜明亮。每当我轻轻走过您窗前,明亮的灯光照耀我心房……”当然,如何让窗前夙兴夜寐的老师工作得更有幸福与成就感,仅靠节日的关爱是远远不够的,尊重和维护师道,更需要实实在在的制度和待遇保障。

衢州是南孔故里,期待着历史能够照亮未来,期待着衢时代的教育之光更加耀眼璀璨!

-1-

老师,您好!

九月,开学季,琅琅的读书声中,中国第33个教师节向我们走来。

上周,衢报传媒集团推出了“我请恩师上头条——你送祝福,我送花!”教师节公益行动,邀请读者一起来晒恩师的照片,为老师送上节日的祝福。衢城“百合花行”、“一起嗨私人影吧”也为此次活动提供了温情赞助。

征集启事发出后,很快得到了读者的响应。有人晒出童年时与老师合影的老照片;有人悄悄发来老师的个人照,为恩师送上最真挚的祝福……还有很多人遗憾地表示,翻遍相册,竟然不曾留下一张老师的身影。

虽有遗憾,但心中的那份惦念与感恩却不曾减淡。尽管只是只字片语,但每一句祝福都是最真的表达,每一份思念都源自心灵深处。他们说,礼物不重要,重要的是借这个机会,向恩师道一声:“谢谢您,老师!”

在此,我们也祝全天下所有的老师们节日快乐!

9月7日,孔子第75代嫡长孙孔祥楷先生(左一)来到衢州二中看望恩师王翠玉(左二)、张金庭(右二)、项义丰(右一)。

因版面有限,我们只选取了部分照片刊登在9月8日衢州日报人文周刊封面版上。

更多的照片及祝福在掌上衢州客户端、衢州新闻网上呈现,请点击此处查看。


我也要请恩师上头条

现在请您的恩师上头条也来得及!
点击把您的恩师请上衢州晚报头版!

-2-

好大一棵树

编者按:在大山深处,有这样一群人,他们像参天大树一样,深深地扎根下来,数十年如一日,默默地守护着山村的孩子们。山乡虽远,却不能改变他们坚守的决心;山乡寂寞,但毫不影响他们的教育热情;山乡冷清,更阻挡不住他们带给孩子的一路欢笑。他们是无数孩子走出大山的领路人!在中国第33个教师节来临之际,记者走近一位位乡村教师,倾听他们的欢乐与寂寞,感受那一株株参天巨树的坚韧与伟大。

柯城区大成小学民族校区郑月成:

“在农村,也能闯出一片天地来”

记者 巫少飞 文/摄

13年来,郑月成老师热心于教育事业,在平凡的岗位上,默默奉献着青春,践行着“燃烧自己,照亮学生”的精神。

柯城区大成小学民族校区位于航埠镇北二村,这是一个民族文化村,畲族人口占80%左右。郑月成老师就在这个村教书育人。

“毕业后,经过层层选拔,我挤进了令人羡慕的教师行列,接到通知是让我到航埠小学报到。”2004年8月,郑月成怀着无比兴奋的心情来到航埠小学报到。孰料,报到时校长告知郑月成,是到航埠小学下属的完小工作。

又坐了20来分钟的车,郑月成到了北淤畲族村小学,映入眼帘的,却是长满杂草的操场和破旧不堪的教学楼。

“巨大的环境落差,让我心情差到极点,委屈、伤心就这样袭来。后来,父亲安慰我,‘既然来了,就认真干吧!在农村也能闯出一片天地来’!”“失落”一闪而过,郑月成定下心来,且一干就是13年。

郑月成老师在家访时给学生赠送书包。

13年来,郑月成和许多老师一样,在平凡的岗位上忙碌,把根深深扎于农村。“刚带班时,班里总有几个学生要拖欠作业,功课自然很差。那时,我一个人住校。晚饭后,我就挨家挨户地给后进他们辅导作业。几个月下来,孩子们的功课渐渐进步了,我心里特别高兴。”郑月成告诉记者,也就是在上门辅导孩子们的过程中,了解到村里的留守孩子特别多,占班级总数的一半,这些孩子更需要悉心呵护。

有一天中午,孩子们正在班里午睡,看着他们一个个萌萌的睡姿,郑月成忍不住拍了几张照片发在朋友圈。没想到这一晒,引起了朋友圈中一位家长的注意。家长评论:我家宝贝睡着了吗?郑月成随即又发送了一张他爱子的照片,家长很是感谢。

这件事给了郑月成很大启发。在农村,不少父母将孩子或留给爷爷奶奶,或托付给亲戚朋友,或让孩子独自留在家中。孩子是孤独的,但在外打拼的父母对孩子又何尝不是满满的思念呢?他们也想时刻关注自己孩子的成长与进步。因此,她建立了“亲子微信群”。

每当开学,郑月成就和家长互加微信,依靠此平台架起了亲子沟通的桥梁。每周一次的中午休息时间,郑月成都会叫上留守孩子,让他们和各自的家长进行微信语音、视频沟通。有几次,看着孩子们溢着亲情的通话,郑月成的眼眶潮湿了。

“让留守孩子感受到自己也被爸爸妈妈关注着,我想,这样多多少少能抚慰留守孩子心里的失落吧!”郑月成说。

去年11月底,冷空气来临的那天早上,郑月成看到,学生小燕(化名)只穿着薄薄的T恤和一件尼龙外套,一条单裤连脚踝也遮不住,一摸小手冰冷,她马上为小燕拿来了衣服,并发了一个微信。就因为这个小小的微信,热心人纷纷为孩子们赠送了棉袄、棉被等,且棉衣里裹着文具、书籍等。

“你很难相信,到了2004年,学生小翁(化名)的家里还没通电。小翁和父亲就生活在那不足5平方米的家里。”郑月成谈起小翁的经历感慨不已:“小翁的父亲以乞讨为生,母亲忍受不了生活的压力而改嫁别处。有一次,父亲数落了小翁几句,小翁就离家出走了。孩子的父亲红着眼向我求助,我一有空就出去找。”后来,小翁回来了。找个合适的时机,郑月成和小翁聊起了他出走的事。两行泪流下,小翁黯然地说:“我只是想去找妈妈!”郑月成的心猛地一揪!之后,她为小翁送去了衣服、毛巾等生活用品,和风细雨地悉心照料起小翁。

除了生活照顾,郑月成也和小翁的父亲交流,让他多和儿子谈谈心,增进父子感情。同时,也让小翁和母亲多通通电话。由于家庭的特殊,小翁性格孤僻,且平时不太注意个人卫生,不少同学避而远之。为此,郑月成为小翁准备了肥皂、洗头膏,并定期催促他洗澡。学习上,郑月成细心地发现小翁的闪光点,为他创设展示平台,增强自信,把他拉回到温暖的集体中。

或许,老师为小翁做的点点滴滴,触动了他内心最缺失的那根爱的琴弦。此后的小翁发奋努力,每年的教师节都要问候郑月成,这让她倍感欣慰。
今年,郑月成任大成小学民族校区三年级班主任兼教二年级数学。说她没想过进城教书是假的,可是,当她偶尔闪过调到城区学校教书的念头时,那些留守孩子晶亮的大眼睛就让她心头隐隐作痛,何况农村孩子的家长也强烈要求郑月成留下。于是,每天7点,郑月成就迎着朝阳从家里出发,行走得无比坚定、无比从容。

衢江区廿里小学岭洋校区翁梅红:

“我是留守儿童的临时妈妈”

记者 罗东哲 实习生 余文洁 文/摄

从衢州市区出发,62公里的距离,窗外的景色从高楼大厦渐渐地变成乡村田野。崭新的教室,现代化的教学设备,丰富的读书角,开阔的操场……虽然地处乌溪江库区象鼻山下,背山临水,相比几年前,衢江区廿里小学岭洋校区的教育环境已经有了很大改善。

刚开学,翁梅红就有一大堆的事要忙。

岭洋乡位于衢江区南端边境,是典型的山区库区乡镇,交通不便,近些年年轻人纷纷离乡外出,学校的孩子大多是留守儿童。他们期盼父母归乡的脚步,又渴望自己能走出大山。于是,乡村教师站在了孩子们的面前,为他们描绘未来的模样。1999年,翁梅红自衢州师范学校毕业后,便一直在这里任教,一年又一年,一直放不下手中的粉笔与教鞭,执教半径从没有翻越过这片大山。

“翁老师,你没有走吧?”

“没有呢!孩子明天开学,记得住宿的东西要带齐啊!”

“好的好的,你没走,我们就放心了。”

8月31日,新学期开学的前一天,翁梅红手边有着忙不完的事,总是刚把手机放回裤袋,就又响起了电话铃声。这些电话大多是学生家长打来的,他们都在关心这位已在大山留守了19年的女教师,是否还将继续在校任教。

“当时的初衷很简单,就是乡下缺老师。”19年来,翁梅红走遍了岭洋乡每一个山村,定期进行家访。在学校,她为每一位留守学生都建立了个人档案,里面记录了每个学生的学习、生活、思想等各方面情况。

“山里的孩子很听话,好学,但见世面少,小学是他们梦想开始的地方,当老师的要为他们负责。”翁梅红说,为了缓解学生对父母的思念,学校专门安装开通了留守儿童“爱心电话”,学生每个星期可以免费给父母打一次电话。为了让学生们吃上营养餐,翁梅红也负责每周的食物采购与菜单制定,做到菜色不重复,且荤素搭配。

“对于留守儿童来说,我们老师也身兼家长之职,可以说就是他们的临时妈妈。”天冷了,翁梅红会提醒孩子们添衣加裤、翻晒被子;生病了,连夜送他们去乡卫生院;夏天,及时给孩子挂上蚊帐;冬天,给他们打热水洗脸、洗脚。白天,给他们上课、辅导;晚上,拉好他们蹬开的被子,给尿床的孩子换洗衣裤……19年来,她迎来送往了一批又一批的孩子,自己却成了一名“留守教师”。

开学前几天,支教老师陆续来学校报到了,也有人准备带着年幼的孩子,在山里待上一整年的支教时光。

“这些年轻的支教老师,他们不容易,以前也有很多人是带着刚会走路的孩子来的。”翁红梅说,因为自己有个刚满12岁的女儿,所以很能体会这些老师的心情,一方面割舍不下孩子,另一方面又很想为山村教育做贡献。“从我内心来说,我真的很欢迎这些老师的到来。他们给我们山区带来了新鲜的血液,也教给我很多新的教育理念。我很享受和他们待在一起的时光。”

正是带着这份理解,多年来,翁红梅带领一批又一批的支教老师学习新课程理念,大胆创新,在课堂教学中引进现代教学手段,让库区教学水平与时俱进,成为了大家眼中的名副其实的美丽乡村女教师。

19年扎根山区教育,翁梅红担任了14年班主任,她还因地制宜,开设经典阅读、家政美食、电影鉴赏、活力体育、趣味英语、实验种植等适合乡村的拓展课程,深受学生喜爱;开展跳绳、广播操比赛、春游、拉练活动;成立“徐以新”希望中队,举行祭扫纪念活动,进行爱国主义教育;开展图书柜进班级,优秀美术作品上墙、英语书写作品展播等活动,丰富学生精神世界……
每当夜幕降临,孩子们进入梦乡,翁梅红就会和支教的老师们一起,坐在校门口的大石头上,畅聊一天的教学情况。这个时候,山是静的,山腰上的小学被大山环抱着,植物在夜风里晃动,山野间掠过一阵细碎的响声,大山仿佛在漆黑的夜晚深深地呼吸,远处的山坳里晃动着悠悠的灯火。翁梅红觉得,这里是如此充满诗意。“我也会想起一位学生说的话——老师,你真像一棵树,在这儿扎根了!是的,我在这扎根了。”

龙游县官潭小学刘菊兰:

“学生一茬茬地来,自己却老了”

记者 徐聪琳 文/摄

自1982年8月走上了三尺讲台,担任龙游洪呈小学一个复式班的教学工作,到如今在官潭小学管理自己教学生涯中最后一届三年级,三十五载春秋度过,54岁的乡村女教师刘菊兰也忍不住感慨道:“学生一茬茬地来,自己却老了。”

一个学校中,只有两位老师;一个教室里,坐着两个年级的学生。“上半节课教这边的一年级学生,下半节课教那边的三年级学生,来来回回,走上一整天。”在洪呈小学任职期间,刘菊兰一直教着复式班。每次进教室,她都得带一摞教材、教参,因为她不光要给学生上语文、数学课,唱歌、画画也都要拿得出手。

“我家就在这儿,根也在这里。”刘菊兰是土生土长的洪呈村人。这个小村庄位于龙游县灵山江下游,曾经交通闭塞,村民外出只能靠渡船跨过灵山江。“一涨大水,哪儿都去不了。”22年间,刘菊兰换过许多同事,只有她,一直舍不得走。

刘菊兰和孩子们在一起。

平日,刘菊兰就待在村子的学校里,只是每年快开学时,她一定得出趟门——到2.5公里外的官潭小学领课本。虽然洪呈小学是农村教学点,但学生多的时候也有四五十人,各门课的教材册数不少。刘菊兰点清数量,把课本都塞进两只结实的蛇皮袋内,返回的路上,自行车后座一边挂着一只沉甸甸的袋子,动起来时车轮胎“咯吱咯吱”响。

“路程是不远,就是到渡口要卸袋子,过了河,又得重新装车。但只要遇见村民,他们都会搭把手。”回忆起自己运教材的日子,刘菊兰也是乐呵呵的。

走在乡间的小路上,刘菊兰总能碰到自己的学生。她的家,也是学生的另一间“教室”。“有些学生跟皮猴似的,一放学心就野,玩够了,作业也忘记做。”像这样的学生,在路过刘菊兰家门口时,常常会被她“扣”下来。支个小板凳,老老实实地做完作业,刘菊兰批改过了才“放人”。久而久之,越来越多的学生一放学就自觉地往老师家门口走。

由于城镇化的发展,年轻人大多外出打工,村里只剩下老人和孩子,条件好的农户就把孩子带出去上学了。渐渐地,在村里读书的孩子越来越少。2004年,官潭乡完成农村教学点撤并,刘菊兰也带着一批洪呈小学的学生进入了官潭小学。“我也算是农村教育改革发展的参与者和见证人了。当老师的,都希望桃李满园。在哪教书,都一样。”

今年9月4日,正式上课的第一天,刘菊兰教了3节课,慢性咽喉炎又犯了。“年轻时能从早上7点上课,一直讲到傍晚。这几年可就吃不消了。”咽喉炎最严重的时候,校方给刘菊兰配了扩音器,但她不喜欢用,“声音不好听,还容易引起耳鸣。”只要站在教室,刘菊兰总是习惯做到声音清晰,字正腔圆。

长时间伏案备课、站立教学,还给刘菊兰带来了颈椎凸出、颈椎骨质增生等病痛。在办公室里,她时常叮嘱年轻老师:“坐久了一定要起身运动一下,放松筋骨,身体才是本钱。”刘菊兰是过来人,经历过熬夜备课、批作业。“那时候自己的娃娃也小,夜里把她哄睡着了,我也想睡。可是不行啊,第二天的授课内容要准备好。”

“现在,教师的任务轻松些了,备课、批作业都可以在电脑上完成。”刘菊兰有些不好意思地说,自己对电脑操作还是不够熟练,经常要向年轻人请教。教学方式在进步,但教育内容却历久弥新。“从人生发展历程来看,小学阶段是最重要的,是长身体、长知识最旺盛的时期。”刘菊兰带的多数是低龄段学生,他们跟嫩芽儿一样,不仅要吸收各种知识,养成的行为习惯甚至会影响一生。有人说,教师是红烛,点燃自己照亮别人。今年6月,刘菊兰获得了衢州市第四届“红烛奖”荣誉称号。在此之前,她已经收获了很多个人先进奖、优秀教师称号。明年11月,刘菊兰就要从教师岗位上退休了。她说:“还没打算过退休以后的生活,教眼前的学生如何做人最重要。”

江山市廿八都小学刘华英:

“在山区教学,更像是一场修行”

记者 祝春蕾/文 谢丹/摄

9月1日是新学期开学的日子,江山市廿八都小学的副校长兼语文老师刘华英,早上6点半就在学校忙碌了。

廿八都小学是廿八都镇唯一的一所小学,距离江山市区70多公里,是江山市最偏远的一所山村小学。最远的学生家住周村村,距学校30多公里。

“有些家长要忙农活,早上6点多就带着孩子到学校报到了。”刘华英说,现在,在偏远山区学校上学的孩子也逐渐少了,不少孩子跟着父母转学去了外面的学校。“这学期,班里又少了一位学生。”刘华英点着班级名册,略有些遗憾地说。

刘华英是土生土长的廿八都镇人,家就在镇上的浔里村。1996年,刘华英从衢州师范毕业后,就回到了廿八都小学任教。她的丈夫谢淦是廿八都小学的数学老师,夫妻俩同心同德,20多年来,默默坚守在大山深处,用自己的热情播撒着希望,用自己的奉献送走一批批学生。

刘华英把慈母般的笑脸给了山区的孩子们。

新学期,刘华英班里转学的这位学生叫小黄。小黄是个特殊的孩子,妈妈是贵州人,生下他后就离开家了,爸爸在江山市峡口镇打工,家里无人照顾,小黄成了一名住校生。“有一次去班级上课,孩子们闹哄哄的,都说教室里很臭,后来才知道,原来小黄在座位上拉屎了。”得知了小黄的特殊情况,三年来刘华英就对他特别关注。有一天早上,同样的事情发生在宿舍里,宿管阿姨找到刘华英,刘华英二话不说,就去宿舍帮他清理干净。新学期不见了小黄的身影,刘华英心里有些失落,不过她说,祝福小黄在新的学校更好地成长。

廿八都小学总共12个班级400多位学生,留守儿童多,刘华英对这些孩子给予了更多的关爱。每到新学期,她和其他老师就会进行家访,特别留意家庭情况特殊的孩子。每天早上,她都会注意察看孩子们的精神状态。班里有个小女孩,不仅学习成绩好,而且懂事善良,但家境比较贫困,去年,她的爸爸不幸得病去世,家里雪上加霜。新学期刚开学,刘华英就把孩子叫到办公室,嘘寒问暖,了解孩子的暑期生活。“10岁的小女孩,很清楚地记得爸爸去世的日子,这个暑假在家,还帮哥哥家刚出生的孩子洗衣服,真是个很懂事的孩子。”说着孩子的情况,刘华英流露出了既骄傲又疼惜的眼神,为了鼓励孩子学习,刘华英常常给她送去学习用品。

今年,学校有了“关爱儿童之家”,每到傍晚,刘华英的身影经常出现在“关爱儿童之家”,和孩子们一起拼七巧板、做手工、打桌球、画砂画,有时在操场散步、打球、玩耍。每天晚自修,或辅导孩子们做作业,或听孩子们说悄悄话,或和孩子们一起阅读。为了让班里的留守孩子感受到家一般的温暖,以及慈母般的关爱,她给了留守孩子更多的陪伴。她认为,平等地去爱每一个学生,是教师的责任。

刘华英还在学校成立了“锦绣江山春苗班”,带领孩子和家长们到敬老院给爷爷奶奶们送去欢笑,参与廿八都景区志愿服务。为了“小春苗”们能更好地做好景区志愿服务,她专门给他们进行了文明礼仪、景点介绍、特产推荐等志愿服务培训,“小春苗”们都学得很认真。一位“小春苗”家长说:“赠人玫瑰,手有余香。景区志愿服务,在方便游客的同时也锻炼了我的孩子,让孩子变得更大胆、更自信,也更乐于助人了。”

有了辛勤的付出,荣誉也接踵而至。2008年,刘华英被评为江山市第十一届“百优”班主任,2013年被评为江山市中小学师德楷模,2016年被评为浙江省中小学师德楷模,2017年被评为衢州市最美教育人……她用无私的爱滋润了一批批的山区孩子,为孩子们编织了一个又一个彩色的梦。
如今,愿意坚守山区的年轻教师越来越少,刘华英却被深山里孩子们纯真可爱的笑脸挽留,从未想过要去城里学校。即便是自己的孩子到江山市区上初中了,她也情愿让孩子住校,培养孩子的独立能力。她说:“鲜花从不会因为生在偏僻的地方而停止绽放,在山区教学,更像是一场修行,你若盛开,蝴蝶自来!”

开化县中村乡中心小学汪土根:

“有了开始,就没想过要离弃”

记者 陈霞 文/摄

“我生在农村,长在农村,农村的教育需要我,我就不会离开。”开化县中村乡的汪土根,是当地中心小学的一名乡村教师。扎根农村教育40年,不追名不逐利,凭着一颗热忱、执著的心,追求着为人师表的快乐与成功。

憨实的外表,质朴的语言,眼神中透着一股坚毅的神色。“扎根农村教育,就像我的名字一样,有了开始,就没想过要离弃。”汪土根说,他最大的收获,就是看着这些乡村的孩子一个个地走出去,虽然不一定都能上好大学,但一定是积极向上地做人。

1977年7月,20岁的汪土根走出了衢州师范学校的校门,踏上了农村教育的讲台。从那时起,他就把人生的坐标定在了为教育献身的轨迹上。

汪土根在乡村小学的讲台上,这样一站就是40年。

一开始,汪土根还是在中心学校下面的完全小学教书。他不断地学习和训练自己,积极参加业务进修,并通过自学考试获得了大专文凭。在教学中,他做到以清晰透彻的思路、耐心入微的启发和深入浅出的讲解贯穿每一堂课。因为工作出色,1983年,汪土根成了该校校长。当时的完全小学,只有5个班级,6个老师,学生的总体成绩却比上级学校还要好。1992年,他调到了中村乡中心学校任副校长,分管小学部。

“现在对老师的要求越来越高,不学习就跟不上时代了,又怎能教好学生呢?”现代教学手段在课堂教学中的作用日益突出,明白这点,汪土根又通过培训和钻研,熟练地将现代教学手段和课堂教学有机地整合,提高了教学效率和教学质量。

“我们可以不伟大,也可以清贫,但不可以没有责任。”汪土根在网上看过一篇《责任胜于能力》的文章,感想十分深刻,对于一个教师来说,能力高不一定能教好学生,责任心一定要到位。从教40年,责任也成了他贯彻始终的坚持。

今年10月就要退休了,汪土根还坚持教毕业班的科学课。因为有扎实的学识功底和高度的责任感,他所担任的教育教学工作都能取得优异的成绩。

“这么多年来,学校就像我的家。”自任教以来,汪土根几乎吃住都在学校。1987年,老伴索性也随他住在了学校。夫妇俩每天都会在不大的校园里走走转转,看看灯光是否亮着,检查门窗是否关好。

令汪土根惆怅的是,近年来,成绩好或家庭条件稍好的学生大多被送到了外面上学,山村里的这个学校规模越来越小,整体成绩也不如从前。“今年毕业班32个毕业生就有3人不及格,我总会想,他们要是我的孙子该如何是好,所以,不由地想和他们多交流,多沟通,从思想上去引导他们。”

2015届毕业班有个男生性格较为孤僻,上课没精打采,下课也不愿和大家一起玩,还沉迷于网络游戏。汪土根了解情况后,没有立刻批评孩子,而是通过调查走访,了解到孩子的父亲不幸去世,母亲改嫁,而爷爷奶奶都上了岁数,对孩子的管教很不到位。于是,汪土根多次和这个孩子谈心,孩子终于吐露心声,自己生活上缺少关心,心灵上缺少温暖。此后,汪老师便利用他爱好电脑的特长,让他担任信息技术课的课代表。节假日,在QQ上和他谈生活、谈人生、谈理想,让他从老师的字里行间感受到父亲般的温暖,找回了自信。

“教育无小事,育人需精心。”经过一段时间的关爱,这个孩子终于能和同学们融洽相处了,学习成绩也直线上升,最后以优秀的成绩毕业。这样的例子在汪土根那里有很多很多,他始终把培养完善学生的人格看作等同生命一样重要的大事。多年来,汪土根的家访也是同事中最频繁的,“现在很多小事都可以用电话解决,但电话家访没有亲近感,效果也差些。”

“金奖银奖不如家长的夸奖,金杯银杯不如家长的口碑。”这是汪土根常挂嘴边的话语,的确,他来到连续任教的村里,村民们总要和他拉拉家常,把他当作可以倾诉的对象,不仅有困难请他帮忙,有喜事也与他共享。“那热情,胜似久别重逢的故友。”汪土根笑着说道。
暑假期间,还常常有毕业的学生来探望汪土根,他们都没忘记曾经在人生路上给予正确引导的老师。汪土根说,“看到孩子们一个个走出去后,发展不错,就是我最大的骄傲了。”

常山县新昌乡中心小学程其健:

“既然选择了,就要耐得住寂寞”

记者 吴昊斐 文/摄

9月1日,常山县新昌乡中心小学下徐教学点迎来了新学期,这所被大山包围的学校里,这个学年一共只有二年级的9名学生。

“同学们都回来了,老师这个学期到中心校去啦,希望同学们好好学习,将来为建设祖国报效祖国做贡献!”讲台上,一位个子小小的老教师语重心长地说。这是下徐教学点的两名老师之一——程其健,61岁的他今年12月就要退休了,这学期被调到中心小学度过教师生涯的最后几个月。舍不得山里孩子们的他,开学第一天又回到了这里跟孩子们告别,还带来了精心准备的开学礼物。

从教41年,程其健一直坚守在大山深处的学校,见证了一批又一批孩子走出大山,守护着山里孩子的成长。

程其健和孩子们一起玩老鹰捉小鸡的游戏,山谷里飘荡着孩子们银铃般的笑声。

新昌乡是常山县非常偏远的一个乡,下徐则位于新昌乡的一个偏远山区。教学点不断撤并,大山里的孩子越来越少,留下的教学点也只剩下一二年级,人数都只有十名左右。“目前,新昌乡中心小学就只剩下徐和猷辂两个教学点,学生上了三年级之后就要到中心小学就读。”程老师告诉记者。

程其健的教师生涯,跟大山里的学校捆绑在了一起。

程其健是常山县新昌乡岩前村人,他出生在大山深处,父母目不识丁,却坚持把子女送进学校。经常跟着父亲劳作的他,亲身经历了这一份艰辛,也目睹了太多同龄孩子因交不起学费,辍学在家砍柴放牛,因此,他立志长大后要当一名教师,让所有的孩子都能上学。

1976年,经推荐考试,程其健成了一名民办教师,到大山里教书,开启了对大山孩子的守护。27岁,他考入衢州师范学校,毕业后成了一名正式教师,身份变了,他却依然选择回到山里孩子们的身边。

从教41年来,程其健一直守在这片生他养他的大山里。之前,他在全县最小的岩前教学点担任一、二两个年级的复式班教学工作。8名学生,只有程其健一名老师,学生家离学校远,中午他要为学生做饭,既是老师也当“校长”,既当“保安”又做“厨师”,里里外外一个人。学生少了,课程却不能少,程其健力争开足课程,音、美、体他样样都上,成为乡村教师中少有的全科老师。尽管是破旧的篮球、缺少按键的风琴,他都教孩子玩得不亦乐乎。

不仅如此,程其健班里的孩子在全乡统考中总是名列前茅。2013年,岩前教学点撤并,他调到大山更深处的下徐教学点,依旧一个人“包揽”一个年级。上学期,他教二年级,全乡二年级4个班,程其健班里数学和语文的平均分、及格率、优秀率,囊括了全乡的一二名。

“只要我有能力,就要让山里的孩子们有好的教育。”程其健说。41年来,他将一批批的学子送出了大山,其中还出了不少硕士、博士。

几十年来面对着大山,并非不寂寞。学校里孩子少,除了跟孩子们聊天,也没什么人能说话,“可是,既然选择了这份职业,就要耐得住寂寞。”程其健笑着说。

程其健住在岩前村,离下徐有5公里的路程,每天早上,他都要骑着车去学校,山里的空气很清新,到了校门口,孩子们也刚到,看着朝气蓬勃的孩子们笑着跟自己打招呼,是程其健每天最期待的事。

“孩子们多可爱啊,跟孩子在一起真的很开心。”程其健说,从岩前到下徐这片山区的孩子都是他教过的,每次坐中巴车,整辆车上有一大半都是自己的学生,“一上车就不停地听到他们喊我‘程老师’,太幸福了!”

程其健年纪越来越大,却一直主动坚守在最艰苦的山村教师岗位上。“如果我们走了,这里还是需要老师,与其让那些住不惯待不久的年轻老师来,还不如让我们这些习惯了的老教师再坚守一下。”在程其健看来,只要大山里有孩子,学校就不会消失,就必定需要老师。可是,年纪大的老师总会退休,现在的教学方法、教学改革不断更新,从为孩子们好的角度来说,也需要年轻的教师进来。

“我想对年轻的老师们说,不要嫌山里寂寞,其实,这里的风景特别好,孩子们也特别可爱,更能锻炼人的意志。如果你能静下心来,在这里守得住,将来肯定能成大事。”语罢,程其健走进教室,带着孩子们奔向操场,“走吧,我们最后再玩一次老鹰捉小鸡!”程其健张开双臂,和孩子们一起奔跑玩耍,飒爽的凉风吹来,伴着孩子们银铃般的笑声在山间荡漾,程老师脸上开心的笑容,会成为孩子们最珍贵的回忆藏在心间,伴随他们成长。

-3-

长大后,我就成了你

编者按:有这样一些人,无论身处繁华城市,还是偏远山乡,他们掌握着人类千百年来文明的精华,并以最大的耐心和努力,将之一字一句地传递;有这样一些人,无论刮风下雨,抑或艰难险阻,他们并不强壮的身躯总是充满坚毅,小心守护着未来的希望;有这样一些人,无论贫穷或富有,无论顺境或逆境,他们总是认为学生的前途与自己有莫大的关系,想尽办法多培养人才……
一年又一年,一代又一代,当年风华正茂的老一代教师迎来了更加风华正茂的新生代。年轻一代的梦想,在父辈们执教的三尺讲台上继续流淌。分分秒秒,时时刻刻,寒来暑往,年年岁岁,绵延不绝。这样的故事,就在我们身边——

“当我开始忙于教学,才终于理解了父亲”

口述:郑振辉 记录:罗东哲 柳婧 江玥

我的父亲郑荣良出生于上世纪50年代,吃过很多苦。那也是个物资匮乏、文化人缺少的年代。在别人的鼓动下,读过书的父亲脱下满身泥土的外衣,走上了讲台,为左邻右舍的放牛娃讲课,成为了一名民办教师。1976年,他才正式进入石梁下村小学(现为柯城区新华小学下村分校)担任体育老师,兢兢业业,无怨无悔地为教育事业奉献了青春与热血,同事们都亲切地称呼他“老体”。

父亲教书很敬业,虽然只是教体育,但他也是每天早出晚归,家里全靠母亲一人。他热爱他的校园,以至于2013年,已到了退休年纪的他,还情愿在学校当一名保安,也不愿离开。

郑振辉与父亲郑荣良(右)

父亲也曾是我的体育老师,但他对我没有一点偏爱。和所有年幼的孩子一样,曾经的我也是不理解父亲的,“你是体育老师,为什么自己的孩子都不能加入排球队?”这种问题我不敢当面问,只能暗自生气。

当我渐渐长大,徘徊在人生十字路口,需要在志愿上填报学校的时候,父亲说,农村孩子考个师范找个饭碗再说。其实,他是想让我接过他的衣钵,继续教书育人。我也很顺利被一所师范学校录取。

2009年大学毕业后,我义无反顾地选择了衢江这片热土,投身于教育事业。作为衢江区周家乡中心学校的体育教研组长及团委书记,我每天操心的都是孩子们的事,也渐渐开始理解父亲。

这次,父亲跟着你们的采访车来到我任教的学校,这也是他第一次来学校看我。“你们学校真漂亮啊!”父亲很羡慕,他说没想到,现在的乡村校园竟然都已经如此现代化了。我看着父亲,不知道该说些什么,我想他除了羡慕之外,更多的应该是欣慰。

曾经,我远离了袅袅炊烟的农村,到城市里读大学。如今,我又回到乡村,教育着乡村里一批批正在长大的孩子。也不是没有机会离开,但是我依然坚守这方精神的家园,愿意站在讲台上教书育人,直到退休那一天。很幸运,我的妻子也是一名体育教师,她说,她能理解我与父亲的教育情结,因为只有人民教师,才会懂得那份付出的喜悦。

教师节就要到了,我要致敬所有老师!我也将继续着我的事业,就像当初父亲不愿离开那样!

“教育是薪火相传,是一场没有终点的接力”

口述:童向春 记录:徐聪琳

如果有人提问:“一家人都是老师,是一种怎样的体验?”我会作答:“家庭聚会时,聊着聊着,就开始分享各自在教育行业中的点点滴滴。”教育,带给我们一家人许多交流的话题,让一家人其乐融融。

我们家外公爷爷辈的为人师者已经开了个好头,而我的父亲童致成曾从事初高中的数学教学,是一位深受学生爱戴的好老师,即使退休了,也会因学校需要,回到校园继续承担毕业班的教学。我也曾是父亲的学生,在课堂上,他很严肃,但回到家,他依然是一位慈父。父亲能将两种身份自如地切换运转,他一生奉行的是“做人要牢靠,做事要做好”,他的言传身教也对我的从教生涯影响深远。

童向春与丈夫徐建生(右)

丈夫徐建生与我的成长经历相似,他的爷爷曾经也是一位老师,父亲徐志清自学成才,曾从事初中英语的教学,教育教学高效有方,自成风格。一家几代人承前启后、矢志育人,用永不止息的对教育事业的挚爱和热情,诠释着“传道、授业、解惑”的职业真谛。

我跟丈夫分别于1992年、1990年毕业于衢州师范学校,就像两条路径相似的线,最终在学校有了交集。在龙游县志棠初中校园里,我教语文,他教数学,经常交流一个班级学生的学习情况。1998年,志同道合的我们组成家庭,成了教师队伍中的夫妻档。在温暖的灯光下,各自备课的画面填满了我们工作之余的时光。

有人觉得,农村教育工作既辛苦又枯燥,可我们俩却能从中发现很多乐趣。有时,丈夫教学任务重,我就帮着他一起批改作业;碰到解答过程不清晰的题目,还得让他给我“补补课”。又或者,我要准备公开课,他就坐在教室后排,听得津津有味,还会给我提建议。从志棠初中到横山中学,我们在各自的教育教学岗位上始终热情满怀,认真努力,而彼此间又相互扶持,成为了共同进步的伙伴。

虽然授课内容不同,但我们一家人有个共识,当老师最幸福的事就是看到学生成长。有的学生也成为了老师,做了我们的同事。这让我意识到教育是薪火相传,是一场没有终点的接力,就连我们的女儿也曾说过:“我要当老师,要当比爸爸妈妈更优秀的老师。”

“在老师身上,我们看到了学高为师、身正为范”

口述:傅碧漪 吴云望 记录:祝春蕾

我们都是衢江区杜泽镇人,小学毕业后,通过参加衢州市实验学校“雨露行动”的选拔考试,来到了衢州市实验初中部上学。去年大学毕业后,我们回到衢州市实验学校当起语文老师,和曾经的语文老师郑良仙做起了同事。

傅碧漪(右)、吴云望(左)和老师郑良仙

印象中的郑老师是我们心目中的“仙女”,集才情、才气于一身,她上的语文课总有种魔力,牵引着我们爱上这门学科。那时候,从乡下到城里的学校,第一节语文课,郑老师就旁征博引,展现了她庞大的知识储备,听她上课就像听故事一样生动、有趣。还记得郑老师讲李清照的《如梦令》一文,给大家准备了一个李清照的专题,从方方面面介绍了李清照。见识到了这样有才气的语文老师,我们不仅被郑老师深深折服,还对语文产生了浓厚的兴趣。语文也成为了我们俩的优势学科,考大学时更毫不犹豫地选报了浙江师范大学的汉语言文学专业。

大四那年,母校来浙江师范大学招聘,对母校和曾经的老师的别样情怀荡漾在心尖,我们都选择回母校教书。再见母校,虽然变化很大,但不变的是人,郑老师依然像老师一样照顾我们。虽然我们一个在菱湖校区,一个在新湖校区,但老师总是抓住一切可以帮助我们的机会,隔三岔五就打电话给我们,询问我们的教学进度,与我们交流新教材的教学情况等等。

教姿、教态是一个老师在上课时最基本的注意事项,但作为新老师,这些小细节常常会忽略,也很少有人会提醒我们,但郑老师总不忘这些小细节。而每当我们在工作、生活上出现情绪变化,她也总能及时发现,来安慰、疏导我们。

在我们心里,老师就像学生头顶的天,有老师在,就觉得很安心。初中时经历过的青春叛逆,老师们的鼓励和循循善诱,让我们对老师有特别的情怀。如今,我们大胆地迈步在教学路上,因为身后总会有一个人支持着我们。

工作一年多了,我们也越来越热爱这一职业。当我们走进教室,看到孩子们那充满求知、渴望与信任的眼神时,心里总是涌上一股责任。希望我们的学生能够在自己的教导下茁壮成长。“学高为师、身正为范”,这才是所谓的师范,我们也在努力学习、进步,做好教书育人的这份神圣职业。

“爸爸说,要么不做老师,要做就要做最优秀的”

口述:梅一杰 记录:吴昊斐 徐建洪

我以前从来没想过会当老师。父亲梅林是从教34年的资深美术老师,一直非常忙。我在衢州高级中学读高中的时候,除了上课,其他时间都经常见不到他,明明都在一个学校里,上下学他也从来都没有接送过我。我一直都特别纳闷,就是教美术的,还不是主科老师,应该比较清闲,怎么会那么忙?等我真正爱上画画,成为他的助教,变成一名真正的老师、班主任之后,才深有体会。

梅一杰与父亲梅林(右)

上初二的时候,父亲说让我开始学画画,因为画画需要静下来,耐得住反复拉线条的单调和寂寞。我就在父亲带的美术班里,跟那些读高中的哥哥姐姐们一起学画。

其他人学画画可以偷懒,我不行,因为老师就是父亲,不管在画室还是家里,他都能看到,只能老老实实地把一张张画画完。慢慢地,我越来越沉浸在美术的世界里,美术功底也日渐扎实。从高二开始,我正式到美术班里,变成一名艺术生,跟着父亲学美术,也爱上了画画。

美术老师不像其他学科的老师,尤其是美术班的专业老师,陪学生一陪就是一整天,跟学生的感情非常好,我也很喜欢校园的环境,所以2015年从浙江科技学院视觉传达设计专业毕业后,我回到了衢高,给美术班当助教。2016年,我考入衢高,成为一名真正的教师,还成了一名班主任,和父亲成了同事。

真的成为一名美术老师之后,尤其是当了班主任,我也几乎把所有的时间都给了学生。从早到晚,父亲尤其辛苦,因为他负责的都是高三美术班,都是冲刺的时候,早上6点半就到学校,晚上大半夜才回家,看他那么累,真的很心疼。

作为衢州高级中学特色发展中心主任,父亲经常耳提面命地让我们不断提升专业水平。

去年,我和父亲一起参加了2016年浙江省中小学教师美术(书法)比赛,我得了设计类一等奖,他拿了绘画类一等奖。他特别开心,跟我说,要么不做老师,要做老师那就不管品行还是专业都要成为最优秀的!我会加油的!

相关新闻

衢报传媒特别报道:衢州有礼 遇见礼堂

衢报传媒特别报道:衢州有礼 遇见礼堂

初秋时节,衢报传媒集团文化新闻中心邀约本土原创动漫人物“南孔爷爷”,一同行走在乡野阡陌,慕名叩开一扇扇文化礼堂的大门,遇见“一县一品”“一村一品”“一堂一色”的文化礼堂动人图景,试图探求文化礼堂带给乡村的真实变化。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