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些年少的时光

来源:衢州新闻网-衢州晚报 2017-09-07 09:30

  王志兰

  少时的我,有两段值得回味的乡村休闲时光。

  捉螃蟹。

  村西,庙源溪水淙淙。溪坝齐整,遍植杨柳树和元宝树。两道溪坝之间的大块草甸上,树郁郁,草青青,是牧牛佳处。杨柳树和元宝树的根须牵牵连连,都伸进浅水里。浅黄色或深褐色的根须下,是河虾河蟹自由徜徉的乐园。溪流大石块下或溪坝石缝间也是河蟹寄生的家园。

  读初一那年,我家里养了十只水鸭。水鸭的食量好大,整天嘎嘎嘎讨食吃。家中的稻谷自然不肯给鸭子吃,光找些青草给鸭子吃,鸭子更加嘎嘎嘎怪叫。母亲没办法,只有想着为鸭们找点活食。钓青蛙可以,但母亲不赞成。权衡再三,母亲终于决定找螃蟹。于是,暑假里的每一天,母亲早早将我唤醒,给我一个布袖套,我便踢着田塍草尖上晶亮的露珠,直奔小溪捉螃蟹。

  溪水中的螃蟹个头不大,对于熟悉螃蟹的我来说,不难抓取。穿着凉鞋,行走在清浅沁凉的溪水里,搬起一块大石头,还在睡梦中的螃蟹赶紧横奔逃窜,但我眼疾手快,拇指与食指一合作,一只螃蟹就乖乖地被我提出水面,任它十只蟹脚再怎么挣扎也无济于事。堤坝石缝间的螃蟹此刻纷纷出来散步,被我瞥见了,就逃不了,顿时成了我的囊中之物。当然也有机灵的螃蟹,当我的手刚去抓取时,它哧溜一下,早窜进石头深穴中,得意地偷窥我喟然叹息的窘态。

  溪滩里螃蟹多,无需多大时间,我就可以抓满一袖套,回家交差。所以,我不必全心捉蟹,可以开些小差,尽可能地将两条腿浸在溪水中,感受溪水的柔情。有时,一群出来巡溪的石斑鱼绕着我,用小嘴轻触我小腿的皮肤,痒痒的,我不动,就让鱼们瞪着大眼珠一次次地啄我,那样畅快,那样尽兴,我知道鱼儿的乐趣无穷,虽然我不是鱼儿。有时,我可以欣赏螃蟹妈妈带着纽扣般大小的蟹宝宝散步的情景:青褐色的蟹妈妈横着慢慢爬行,凸起的眼睛里满是怜爱;小蟹们也横着身子,但爬得有些急,有些快,有时进退不分,晕头转向,令我咯咯傻笑。

  那个暑假的早晨,我都与小溪清水亲密接触,享受夏日清晨的凉爽,迎来火红的太阳。家里的一班花水鸭一看见我,就嘎嘎嘎聒噪起来,是希望得到食物,抑或是对我的感谢与称赞呢?因为每天捉螃蟹喂鸭子,那班鸭子至今想起来还活灵活现,那捉螃蟹的乐趣似乎还能触摸到。夏天的早晨,真舒服!

  望星空。

  夕阳在山,村道上,一个长长的影子和三个短短的影子,在泥地上交互显现。那是我们姐弟三人跟着父亲的沐浴归来图。小弟踩着大家的影子蹦蹦跳跳。

  吃晚饭时,余热犹烈,母亲拿着麦秆扇为我们送来凉风,慈爱地看着我们吃饱小肚子。干完活的父亲上桌吃饭,我们争着为父亲扇扇子。我们三个举着驱蚊子的大扇子,轮流使劲给父亲打扇,凉风呼呼呼地吹在父亲身上。“好了,好了,骨头都扇炀了。”父亲脸上绽开了一朵花。

  奶奶用井水冲洗过的竹床放在南瓜架下,我们横七竖八一躺,四脚朝天,偌大的星空便掉进眼睛里。“一闪一闪亮晶晶,漫天都是小星星”,记忆中,那天穹里的星星密密麻麻,多得数也数不清。父亲教我们认识了北斗七星、金星等星星。

  月亮爬上来了,慈祥的奶奶一边摇着麦秆扇,一边悠悠地讲起月亮的故事,嫦娥抱着小白兔啦,吴刚用力砍桂花树啦,七仙女和牛郎鹊桥相会啦……我们先是叽叽喳喳问个不停,尔后安安静静遐想,这夜空多么神秘,多么空旷啊!

  月亮渐渐升高,蛙声一片,蟋蟀弹琴,萤火虫闪烁,我们迷迷糊糊地睡去了。

  走过乡村夏日里的这些好时光,印痕是清浅的,趣味却是甜蜜的。少时乡间,可以慢慢戏水,慢慢遐思,慢慢阅读夜空,那时光,从容欢乐,沉淀在心里,是无畏,是无瑕,是无求。在那样的时光里,你会融入自然万物中,你确信人和自然和谐一体,共建我们美丽的生存家园。

  岁月静好,一切皆美好。

扫码分享到手机

(来源:衢州新闻网-衢州晚报  责任编辑:吾献红)
手机订阅:联通用户发送811到106557870 电信CDMA用户发送102到1065920137 移动用户发送4061到10086

  • 联通
  • 浙里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