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童年记忆

来源:衢州新闻网-衢州日报 2017-08-10 09:18

  周芸

  挑水巷

  看到这个名字,不禁浮想联翩。某日翻看儿时的老照片,回忆仙逝的外婆,很想扒开“拆迁”的贴皮围栏,去看看记忆中的挑水巷,去抚摸那块刻着挑水巷字眼的铁皮。可是很遗憾,现在龙游城南老城已开始拆迁,西湖沿已不是原来的模样。

  童年最开心的便是蹦着跳着跑到挑水巷巷子口大声呼喊:“外婆,外婆!”我亲爱的外婆总也亲昵地回应:“哎……”伴随着外婆拖的长长的音调,小小的我已经蹦到外婆跟前。

  外婆家住挑水巷1号,门口有一个高矮连接的水泥凳子,是外婆特意让人做的。有些邻居不理解,就那么点大的巷子还要做个水泥凳子,多不方便。可是外婆总是笑眯眯地回答:“我家孩子多,我又喜欢在外溜达。孩子们来了找不到我,可以在门口等我。过路的也可以在这里休息啊,这样门口热闹了,我喜欢热闹!”

  门前还有两根竹竿,用水泥浇筑。因前面的房子挡住了阳光,衣服不挂在竹竿的顶端是晒不干的。每天早上,我总是坐在门口的水泥凳上,看外婆端着一大盆衣服,从长到短依次晾晒在竹竿上。再用一根短竹竿左一下、右一下将衣服稳稳地往上推。透过斑驳的树影,望着闪闪的阳光,一切是那么美好。外婆小小的身躯,惦着脚尖,那么熟练。一阵风吹过衣服随风飘动,和挑水巷的青砖墙面交相辉映,形成一道独特的风景线。

  “叮铃铃”,自行车的车铃声在巷子里响了起来,小小的我迅速跑到门口,踩着木头门槛往外看,是不是爸爸妈妈来接我了?原来是隔壁的伯伯做工回来了。我嘟着小嘴,低下了头。每当看到我失望的表情,外婆总会安慰我:“爸爸妈妈工作忙,一会儿就来了,一会就来了!”边说边把我抱在怀里,坐在门口的凳子上摇啊摇、摇啊摇。说来神奇,只要坐上门口的凳子,只要躲在外婆的怀里,仿佛世界都安静了,很快我便甜甜地进入了梦想。当我再次醒来,已经在妈妈的怀里了。不知道为什么小时候我总认为每次外婆抱着我的时候,爸爸妈妈已经在不远处了,外婆的怀抱多么地神奇,就像《机器猫》里的时空仓。

  这就是我记忆中的挑水巷,我童年的幸福时光。

  通驷桥

  上小学一年级时,中饭都去外婆家吃。去外婆家有一条必经之路,那就是“通驷桥”。

  记忆中它一直叫“东阁桥”,某一天语文老师让我们提笔写它时,我才知道原来它有一个刻在碑上的名字“通驷桥”。

  龙游通驷桥初建于宋朝宣和年间,虽经多次翻修改造但外形雄伟、结构合理,近千年虽经狂风暴雨山洪冲击仍然雄伟屹立。通驷桥东西横跨灵山江,向东可通金华,向南直达遂昌。因桥两端建有“大慈阁”和“观音阁”,而显得十分壮观。龙游的文人墨客、商人居士多会于此喝茶、饮酒、观望美景。

  到小学三年级后,课业慢慢加重,中午除了午餐,还要完成课堂作业,所以就改在学校蒸饭。

  那种铝制的饭盒蒸久了,就会出现一层厚厚的水釉,用布无法清洗。看着越来越“脏”的饭盒,感觉原本白白的米饭都难以下咽。偶然,一起蒸饭的小伙伴在通驷桥下发现了一种神奇的“红胚石”,在饭盒里来回擦拭,水釉就会消失,且饭盒锃亮。于是,就有那么一日,也不知是谁的提议,午饭后我们三五成群来到灵山江边,四处搜寻这神奇的“红胚石”。

  “快看,快看,这里有一块。”“我这里也有一块。”“我这里也有。”大家欢呼雀跃,原来桥下有这么多神奇的“红胚石”!说干就干,我们用石头反复擦洗自己的饭盒,又放水里洗洗,果然“名不虚传”,饭盒瞬间干净了,跟新的一样。

  饭盒洗干净了,也玩累了。一群小伙伴坐在溪石上享受几分钟的悠闲时光,也终于有时间细细看看这陪伴在侧的“通驷桥”。

  通驷桥是一座石拱桥,共有十孔。每个拱门桥墩的南向均有一石砌的三角形“剖水刀”,以缓和水的冲击力。“剖水刀”上依稀可见绿绿的不知名的绿植,密密麻麻从上往下挂,一阵风吹过,随风摇曳,为夏日的通驷桥增加了一抹凉意。从桥下望去,两边石栏杆用两层的青石条叠加而成,桥上人来人往、川流不息。桥底下、河对岸,远远可以看到几个人影在捶洗衣物。“嘭嘭、嘭嘭”木棒捶衣服的声音由远及近;“哗哗、哗哗”溪水拍打着河岸;“吧嗒、吧嗒”小脚丫踩着溪水;“嘻嘻、哈哈”笑声此起彼伏……仰身躺下,天空中白云悠悠、蓝天柔柔,炙热的阳光已融化在美丽的溪水里。

  “铃……”远处传来午休课的铃响声,小伙伴们赶紧起身奔向教室。我还恋恋不舍地回头望望,通驷桥永远刻在了我的心里。

  馋人的小吃

  记忆中的桥下小学门口,有各种各样的小吃摊。我经常去光顾的有这么几家:“水塔婆婆”牌糯米灌肠;美味可口的腌萝卜条;丝丝凉爽的可可棒冰……

  “水塔”婆婆,因家住灵山江水塔边而得名。糯米灌肠是龙游知名的小吃。上大学时,我一永康籍的同学,提起龙游的糯米灌肠,眼神都会流露出无限的向往,可见名小吃的魅力。

  “水塔婆婆”的糯米灌肠其实可以衍生出两种不同的类型:一是糯米灌肠,一是糯米粉灌肠。每次放学路过婆婆的小摊,总能闻到酱油、大肠的香味,我们都会不知不觉被吸引过去。打开盖子,米肠们“犹抱琵琶半遮面”,在浓浓的酱油汤里若隐若现。待婆婆用夹子将它们个别“请”上杆秤,我才看清它的真“面目”:咖啡色的大肠皮吹弹可破,里面的糯米若隐若现。等过秤后,婆婆都会问一句:“现在吃吗?”当听到肯定的答案,她便会用剪刀把米肠一头剪开,在酱油汤里蘸蘸,这样的米肠就是绝对的美味了。

  校门口的小吃摊除了糯米灌肠外,就数腌萝卜的生意最红火了。白白的萝卜和红红的辣椒末拌在一起,真是“白里透红”啊!摊主把腌萝卜用小塑料袋一袋袋装好,明码标价,不用挑不用选,一元钱一袋。咬上一口,又脆又甜,丝毫感觉不到萝卜的气味。
 炎热的夏天总让人向往冰冰的冷饮,校门口的冷饮摊便应运而生了。在众多棒冰中我最钟情的莫过于“可可”口味的了。回想起来,现在我如此溺爱咖啡,也是有一定渊源的。剥开棒冰薄薄的蜡纸,“可可”棒冰便呈现出来:淡淡的咖啡色,淡淡的咖啡香,是那么诱人。咬上一口,棒冰入口即化,一股凉意从头涌到脚尖。吃完的棒冰棒也是舍不得随意丢弃的,我总是把它们攒起来,像宝贝似的珍藏,因为上数学课还可以用作“学具”呢!

扫码分享到手机

(来源:衢州新闻网-衢州日报  责任编辑:吾献红)
手机订阅:联通用户发送811到106557870 电信CDMA用户发送102到1065920137 移动用户发送4061到10086

  • 联通
  • 浙里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