郑烜:生活的全部暂且都在舞台——一位酒吧驻唱的生活与理想

来源:衢州晚报 2017-08-01 09:27

  记者 祝春蕾

  夜幕降临,水亭门历史文化街区渐渐静谧了下来,只剩周边店里忙着打烊的商人和一些晚归的人。人潮退去,古街上的酒吧却刚刚迎来夜生活,白天忙碌的人们会到酒吧里喝点酒,听喜欢的歌手唱歌,放松心情。

  郑烜,就是水亭门历史文化街区一家酒吧的驻唱之一。去年8月与水亭门偶遇,对这里一见倾心,听说街上新开的酒吧都在招驻唱歌手,于是他决定留下来。时光转瞬即逝,郑烜来衢州也马上满“周岁”了。今年8月,他准备在酒吧开一场歌友会,提升自己也带动身边的朋友一起玩音乐。

  正在酒吧吹萨克斯的郑烜。

  被歌舞厅相中高中毕业后当起歌手

  1976年出生的郑烜是江山人,母亲是音乐教师,耳濡目染下,他从小对音乐很感兴趣,每天放学回家,第一件事情就是练唱歌。上高中以后,一次偶然到歌舞厅里给朋友过生日,郑烜随口唱了首当时流行的《九百九十九朵玫瑰》,被歌舞厅老板听到后,就拉着他到歌舞厅唱歌,并答应付他一个月300块钱的工资。

  “父母不愿意让我去当歌手,想让我好好读书,但我就对唱歌感兴趣,后来他们大概想着能唱歌总比在家玩好,所以就任凭我去了。”郑烜说。1994年,19岁,高中毕业,郑烜正式以歌手身份在歌舞厅里唱歌。“虽然我自己挺喜欢这份工作,但那时候初出茅庐,很多时候上不了大台面。”回忆被拉到上世纪90年代,在歌舞厅里,非但一些老歌手不愿意带新人,还排斥新人。但郑烜一股脑儿只想唱歌,还对歌舞厅的鼓产生了兴趣,下班之后就跑去打鼓玩。“老板巴不得他的歌手们都是多才多艺的,所以当时我学着打鼓,他也很高兴,也随便我去玩。”

  郑烜非常享受在舞台唱歌的时光。

  辗转歌手、DJ多个岗位,不忘初心

  当时的歌舞厅虽然在江山,离父母近,但地方小,玩音乐的圈子也就不大,他转向了音乐氛围更加活跃的衢州。

  1998年,20出头的郑烜第一次来衢州,在当时衢州的悦夏、长城、九重天、大世界等歌舞厅都工作过。他在衢州认识了一帮音乐爱好者,一起唱歌、打鼓、组乐队,只要是舞台上的东西,他都会一两下功夫。

  “无奈有个时期,歌舞厅市场开始不景气,风气也随之不好,我只好选择离开。”不知道什么风气,歌舞厅里常常让歌手喝酒,滴酒不沾的郑烜不愿意接受这些,于是选择离开。在后来的十年时间里,郑烜辗转杭州、宁波、金华等城市,并从歌手转型成为一名DJ(打碟工作者)。“有打鼓的经历,节奏感比较强,对音乐也有自己的认识,DJ的工作我琢磨一个月就能应付了。”

  酒吧留给DJ舞台是封闭式,但能够看得见所有人,并控制着全场的气氛。“有时候里面好几千人,通过音乐感染别人,带动全场的感觉非常好。”郑烜说,DJ经历对他来说是一次音乐上的升华,在这些城市接触的东西更加时尚、前卫和流行,十年后,再回到江山,他在酒吧的身价也随之抬高。

  郑烜说希望有一支代表衢州的乐队。

  梦想不大,希望有一支代表衢州的乐队

  “父母的年纪大了,身体不太好,只能回衢州。”郑烜告诉记者,“你不在家的时候,我只有等到你哥哥回来才能去看病”,妈妈的这样一句话让他触动很大,“父母在,不远行”,于是他决定回衢州。“至少妈妈一个电话40分钟能出现在她面前了。而且这么多年一个人在外面,什么都经历过,外面再好,还是家里能给人一份安定的感觉。”

  回到衢州,郑烜重新当起了歌手。每天晚上9点半和11点,郑烜都会在酒吧驻唱,有时候也会做些活动、婚庆的外场主持。“不惑之年,为什么还站在舞台上?”郑烜坦言,今后的将来不知道会在哪里做什么事,但是眼前的他必须靠驻唱来赚钱,也喜欢这个舞台,想看一下自己能唱多久,何况一个歌手年纪越大越有味道。

  郑烜说,在衢州一年时间,没见到一支像样的乐队,他现在最大的想法,是想做一支衢州乐队,乐队里有电声、有管乐、有弦乐、有特色民族乐……在他眼里,这样才算一支好的乐队。梦想不大,却刚刚开始,他希望有一天在杭州音乐节上,可以自豪地在台上大喊:“我们是来自衢州的某某乐队!”

  外面的花花世界犹如过眼云烟,郑烜保持着不抽烟、不喝酒、不吃宵夜,每天7点起床吃早饭,工作结束就回家睡觉的习惯,在圈里其他人眼里简直是“怪胎”。郑烜说,他不喜欢自己这一路来的经历,看得太多遇到的也太多。有时候,就喜欢安静地在水亭街上看人来人往,观察形形色色的路人。“将来有一天,我会开着车带着萨克斯,一路向西。”郑烜说。

扫码分享到手机

(来源:衢州晚报  责任编辑:辛文)
手机订阅:联通用户发送811到106557870 电信CDMA用户发送102到1065920137 移动用户发送4061到10086

  • 联通
  • 浙里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