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衢大地上的文物守望者:看万物生长,守岁月沧桑

来源:衢州新闻网-衢州日报 2017-07-17 09:59

  记者 徐聪琳

  他们的生活几乎从来不被一般人所留意,但他们守护的却是万众关注的宝藏。衢州共有全国重点文物保护单位10处,省级文物保护单位106处。几乎每个文保单位和文保点,都闪动着他们热忱、坚毅的身影。守望者,或许是他们最美丽的名字。

  近日,省文物局公布2017浙江省“最美浙江文物守望者”名单,我市的3名业余文保员郑荣良、袁成兵、杨雄飞荣获首届浙江省“最美浙江文物守望者”称号。今天,就让我们走近这些为守护文物而奉献了无数心血的可爱可敬的小人物们,倾听与守望有关的故事。

  郑荣良:

  子孙们会接过我的担子

  “我当时一脚就压在盗墓贼背上。”郑荣良回忆道。

  “这条路来来回回走了30多年,地面都被我踩实了一层。”自1979年开始担任荥阳侯夫人方氏墓义务文保员后,几乎每一天,郑荣良都要踏上山麓小径,守护古墓的光阴。

  荥阳侯夫人方氏墓位于柯城区九华乡下坦村东侧西台山南麓,这座古墓在1984年被公布为当时的衢县文保单位。文物专家对荥阳侯夫人方氏墓评价极高:荥阳侯夫人方氏即元代从三品官员郑用和之母。该墓体积庞大,结构规整,设计精美,具有相当高的研究价值。1997年,这座元代品官贵族大墓被列为省重点文物保护单位。

  “我们小时候就是伴着墓前的那些石人、石马度过的。”这一带老百姓将荥阳侯夫人方氏墓称作“石人石马”,每逢节日便前来祭拜。“家里小娃娃夜哭、周岁生日、考上大学,都要来这里求神还愿。”在朴实的村民心中,这座有着数百年历史的古墓早已成为一方祈福、拜祭的福地,照拂他们的一生。然而,围绕着这片墓地的贪婪和欲望却从来没有停止过。

  民间一直讹传古墓内有“徐天官的三十六颗金头”(四川巡抚徐忠烈公,俗称徐天官,葬在衢州),因而该墓被历代盗墓者所觊觎。早在民国年间,就有盗墓者趁着天黑,沿墓碑正面挖了一道沟,以图盗掘,幸得村民在第二天白天将壕沟填埋。

  郑荣良被文保部门聘为义务文保员之后,荥阳侯夫人方氏墓先后被盗墓者挖掘过11次。“我见识过各种各样的打洞方法,永远都没法预测,盗墓贼哪天会来挖洞。”2006年春节,郑荣良与盗墓者真刀真枪地干上了。那是正月初四凌晨3点,他照常拎着大手电,操起一把砍柴刀就出门了。摸黑来到荥阳侯夫人方氏墓碑前,郑荣良再次打开手电筒——惨白的光线直射到正在挖洞的盗墓者身上。

  “盗墓贼怕守墓人,就像老鼠怕老猫。所以我想都没想,直接冲上去了。”趁着盗墓者半个身子还在坑里,郑荣良向前一脚压在他背上。可没想到,爬出坑、站直身的盗墓者比郑荣良还高出半个头,两人顿时扭打在一起。“我拿刀背敲他,他就抓起石头、砖块砸我。”郑荣良的手背受了外伤,盗墓者趁机逃走了。

  事发后,文保部门高度重视,前去看望慰问郑荣良的专家们钦佩他的尽职和勇敢的同时,也叮嘱他千万要保护自己的生命安全,用智斗的方法对付盗墓者。几个月后,不死心的盗墓者又一次出现。这一回,郑荣良没有单打独斗,他悄悄折回村子叫上帮手赶回现场,终于将盗墓者缚入法网。

  2008年,荥阳侯夫人方氏墓周围做好了加固防护措施,盗墓者不再容易接近墓穴,但年近古稀的郑荣良依然每夜要起身3次,到墓地上巡视。日复一日、年复一年枯燥的守候,只为阻断任何一丝邪恶的滋生。“等到我老到走不动,守不住了,还有我的儿子、孙子,能接过这份担子。”

  杨雄飞:

  让古村落“留得住”“活得好”

 

  一次次地穿梭在一幢幢古屋间,杨雄飞用心守候流逝的时光。

       南坞村位于江山市凤林镇。南坞村原名叫“南峰村”,又叫“虹桥村”。自南宋理宗端平二年(1235)杨氏七十九世宋御史尹中公始迁南峰至今,南坞村已有近800年的历史。

  南坞村有全国文物重点保护单位二处,市级文保单位二处、文物点22处,古民居96幢,还有列入“衢州非物质文化遗产保护名录”的“三月三”传统庙会,是江山市重要的历史文化名村。2015年,南坞村被浙江省政府公布为“浙江省历史文化名村”;2016年,又荣列中国传统村落。这一切荣耀与这个古村落的文物守望者是分不开的,他就是“南峰杨氏”第二十四代传人杨雄飞。

  “这一石一碑,这一屋一瓦,都在讲述着我们祖先的故事,我们要像爱护自己生命一样保护这些古迹。”2001年,政府加大文物保护力度,当时身为南坞村会计的杨雄飞就已意识到保护好本村这些祖先留下来的东西的重要性,他自愿兼任村文保员,担当起发掘和保护好历史遗迹和文化瑰宝的责任。他如同一粒火种,在南坞种下,让文物保护的星星之火一天天地形成燎原之势。

  2002年3月,杨雄飞在正常的文保检查工作中发现,有近500年历史的“杨氏祠堂”门厅倒塌下来了,如不及时维修,整幢祠堂都会有倒塌的危险。是要留住老祖宗的基业,还是腾出一片地解决二三十户村民建房宅基问题?在分歧声中,杨雄飞站出来力排众议,并担负起修缮祠堂的重大责任。

  “总有些东西需要有人坚持,才能留得住、传下去。”一部分的修缮资金来自于村民捐助,杨雄飞一直记得这样一幕:村里的老人颤巍巍地拆开叠好的手帕,拿出50元、100元纸币,郑重地投入筹款箱内。半年后,杨氏祠堂终于恢复了应有的风貌,并先后被列入浙江省文物保护单位和第七批全国重点文物保护单位。

  “光有古建筑是不够的,还得有文化软实力,古村落才能有充满灵性和活力的力量。”杨雄飞带头整理和发掘祖先留下的一些非物质文化遗产,恢复了曾在南坞繁华一时的“三月三”庙会,并赋予了它新的内容和意义。自2006年起,每一届“三月三民俗文化节”都为来自全国各地的游客及当地老百姓展示了南坞村特有的古村风情与传统民俗。“非遗文化展示”“民俗文化表演”“农特产品展销”“三月三之夜文艺晚会”……为这座生生不息绵延数百年的村落注入了新的活力。

  如今,杨雄飞正在为创建3A级南坞村旅游景区而努力。步履不停,徙木为信。“文保工作是条‘不归路’,做得越多,就觉得越不够。只有坚持做下去,与自己的生命同在。”

  袁成兵:

  要把文物上交给国家

  在袁成兵看来,考古清理发掘工作就是熟能生巧。

  入伏之日,酷热的天气没有一丝凉风。龙游大南门的考古现场,半蹲在土坑里的袁成兵压低了草帽,飞快地舞动着一把小铲子。

  “一般人都觉得考古清理发掘是项神秘的工作,但在我看来就是老翁倒油,唯熟而已。”龙游县文物资源丰富,古墓葬、古遗址、古窑址等遗存数量繁多。袁成兵自幼生活的湖镇镇寺底袁村,就是一个古遗址、古墓葬保护区。1973年,16岁的袁成兵偶尔参与了一次古墓挖掘工作时,被金华博物馆馆长龚昌相中(当时龙游湖镇属于金华管辖)。接受两个月培训后,袁成兵成了一名业余文保员。

  “那张聘任的大红纸,现在还被我收藏在柜子里。”袁成兵担任业余文保员之初,人们的文物保护意识还比较淡薄。“特别是在农村,古墓里挖出来的金子还可以换钱,但盆盆罐罐这些陪葬品就是带‘晦气’的,要么丢掉,要么打烂。”好在,家人并无此避讳,袁成兵干脆鼓动村民将这些盆盆罐罐往他家送,以换取毛巾、香皂等实用物。

  “等东西累积多了,我就推着独轮板车,一趟一趟地拉到文保部门去。”在龙游博物馆的文物库房内,不少物件都是经袁成兵上交或参与挖掘的。“你挖了那么多宝,家里肯定金山银山吧?”面对旁人半称赞半羡慕的调侃,袁成兵只能笑着摆摆手:“印钞员天天跟钱打交道,也没变成国家首富啊!”在挖掘现场,袁成兵就和白天干活的小工同酬。也曾有人“慕名”找到袁成兵,高价收购文物,却被他一口拒绝:“文物属于国家这是毫无疑问的,上交就是唯一应该做的事情。”

  随着土地开发整理项目越来越多,袁成兵养成了到工地上转悠的习惯。“推土机一开就是几百亩,多少宝物可能就此被错过、损坏。”2011年春天,荷花山上的茶树被连根拔起,推土机运作得热火朝天。袁成兵却在翻开的工地黄土中,发现了大量碎陶片和有明显磨痕的石头。荷花山遗址就此出世,历史掀开了新的一页。
在考古现场担任“文物搜索神器”之余,袁成兵还喜欢给家里小辈讲考古故事,特别是指着博物馆橱柜里的“宝贝”,介绍它们如何被他发现的过程。“听得多了,孩子们也对考古工作充满了兴趣,我也算后继有人了。”

扫码分享到手机

(来源:衢州新闻网-衢州日报  责任编辑:林敏)
手机订阅:联通用户发送811到106557870 电信CDMA用户发送102到1065920137 移动用户发送4061到10086

  • 联通
  • 浙里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