映日荷花别样红——《荷花墩印记》代序

来源:今日江山 2017-06-23 11:16

  戴明桂

  当祝佩森、祝为民两先生将沉甸甸的《荷花墩印记》书稿送到我手中时,“荷花墩”3个字醒目地跃入眼中。好响亮、好清澈、好迷人、好禅意的村名。

  老实说,我对荷花墩并不熟悉。记得在2000年春节期间,因我在江山市委对台工作办公室任职,曾陪同省委统战部领导走访慰问常年居住在荷花墩的台籍人士郭丽珠。正因为是走访慰问,在郭丽珠家中寒暄片刻,便离开了。此后,一直未去过荷花墩,至于该村的地形地貌、文化习俗、经济状况更是一无所知。

  然而,荷花墩这一地名,却一直铭刻在我心中,因为她确实很诗情、画意,令人向慕、深思,并久藏心中,难以忘却。

  荷花又名莲花、水华、芙蓉、玉环等。翻开古代文献,文人墨客赞美荷花的诗文,比比皆是,洋洋大观。如唐代诗人骆宾王的“荷香销晚夏,菊气入新秋”,王维的“当轩对樽酒,四周芙蓉开”,孟浩然的“荷花送香气,竹露滴清响”,李白的“竹色溪下绿,荷花镜里香”,杜甫的“圆荷浮小叶,细麦落轻花”,刘长卿的“荷香随坐卧,湖色映晨昏”。又如宋代诗人欧阳修的“荷深水风阔,雨过清香发”,辛弃疾的“粉红靚梳妆,翠盖低风雨”,姜夔的“荷叶以云香不断,小船摇曳入西陵”,杨万里的“接天莲叶无穷碧,映日荷花别样红”。明代诗人徐渭的“镜湖八百里何长,中有荷花分外香”。文徴明的“九月江南花事休,芙蓉婉转在中州”。还有清代诗人童钰的“此中便与尘凡隔,只许荷花开到门”,石涛的“荷叶五寸荷花娇,贴波不碍画船摇”,等等。吟之,朗朗上口;思之,心醉陶然。至于北宋哲学家周敦颐的散文《爱莲说》,更是脍炙人口,鞭辟入里。其云:“予独爱莲之出淤泥而不染,濯清涟而不妖,中通外直,不蔓不枝,香远益清,亭亭净植,可远观而不可亵玩焉。”周敦颐以托物言志的手法,赞美莲花身处污浊环境却不同流合污,庄重质朴,不哗众取宠,不炫耀自己,特立独行,正直不苟,豁达大度。

  我吟诵这些赞美荷花的诗文,是一种美的享受,美的启迪。

  如今我又阅读《荷花墩印记》,却是一种真的感受,善的思索。

  从某种意义上说,《荷花墩印记》是一部记录该村自然、经济、社会、文化的村志,是一部资料翔实、内容丰富的村书。

  荷花墩山丘平缓,阡陌纵横,花红柳绿,春意盎然,其地形像一朵盛开的莲花。她原是一个行政村,撤并后,归属于凤林镇桃源村。不可否认,一个只有900多人的小村,能组织一班人马,筹措资金,征集资料,编纂如此厚实、如此诗意的村志、村书,确实是一个壮举,一方辉煌。

  全书共分村情概况、干部任职、自然环境、产业经济、文教卫生、姓氏渊源、人物记叙、传说史实、走进乡愁9个部分,经纬万端,洋洋洒洒,共30多万字,可谓是一项重大的文化工程,一本寄托浓烈乡愁、引领人们创业创新的村书。

  大多数人均知,写一篇好文章很艰苦,编纂一本村书更不容易。从组织的建立、经费的筹集、编辑的选定、资料的征集、图片的拍摄、大纲的设计,到文稿的起草、分析、筛选、论证、整理、修改、校对以及板式设计、封面策划、题签安排、印刷检查,一道道工序,环环相扣,来不得半点马虎,来不得丝毫草率。这里面寄托着草根民众的殷切期盼、汇聚着全村干部群众的聪明才智,凝结着祝佩森、祝为民等编辑者的汗水心血。

  荷花墩以荷花为名,名副其实。且不说该村地形像荷花,而且里面的人物掌故、民间传说等均含着荷花的元素。

  荷花花朵艳丽,亭亭玉立,清香远溢,沁人肺腑,碧叶翠盖,并蒂莲开,是清白、洁净的象征。荷与和、莲与联均谐音,又是和谐、联合的象征。古语云:“不忘初心,方得始终。”

  願荷花墩的干部群众在创业创新、建设社会主义幸福乡村的进程中,像荷花那样和谐、和畅、和睦、和善、和平、和气,像莲子那样合作、合力、合心、合意、合拍、合璧,像莲花那样廉洁、廉正、廉直、廉明、廉政、廉能。

扫码分享到手机

(来源:今日江山  责任编辑:吾献红)
手机订阅:联通用户发送811到106557870 电信CDMA用户发送102到1065920137 移动用户发送4061到10086

  • 联通
  • 联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