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史海钩沉]余玠:比岳飞还冤的民族英雄

来源:衢州新闻网-衢州晚报 2017-06-22 09:43

  余炳松

  众所周知,南宋初期出了一位气吞山河、精忠报国的民族英雄岳飞。无独有偶。南宋后期风雨飘摇民族危亡之际,也有个以身许国、骁勇善战的民族英雄挺身而出。这位在我国历史上意义非凡却鲜为人知的悲剧民族英雄,姓余名玠,字义夫。千百年来,蒙尘鄂东,直到二十一世纪初才魂归故里开化。

  余玠出生于风景秀丽的开化县金水乡芳山村(即现在的村头镇小溪边村)。遭逢乱世,小学还没有毕业,就跟随父母离乡背井出外逃荒,足迹遍及浙、赣、鄂三省,最后在湖北乡下安家落户。他人穷志不穷,渴望读书,上进心特强。33岁时,余玠目睹南宋垂危,深感匹夫有责,毅然写诗明志,出山从戎,以长短句《瑞鹤仙》作见面礼投奔淮东制置使赵葵。从此,舍生忘死,驰骋沙场,英雄有了用武之地。南征北战几十年,智勇双全,节节攀升,从普通一兵,跻身将帅行列,当上了南宋“国防部长”兼“西南军区司令”,为反抗异族侵略、延缓宋祚、保卫世界和平作出了杰出贡献。

  余玠雕像 资料图片

  太平有象

  提起他的英雄业迹,七天八夜也说不完,这里长话短说,单举入川一例。

  四川地处西南边陲。当时强虏压境,马蹄声声,情势岌岌可危。举国上下,人心惶惶,国难当头,宋理宗看中余玠是个胸怀大志能文能武的帅才,任命他为权兵部侍郎、四川安抚制置使兼知重庆府,晓谕他“任责全局,应军行调度,权许便宜施行”。

  余玠临危受命。入川后,他集思广益,独当一面,所做的第一件事便是顺民意、安民心,出榜招贤,搜罗有用人才。针对蒙古骑兵善驰突、长野战、速战速决的特点,采纳冉氏兄弟建议,对外以钓鱼城为龙头,在地势险要的山头上筑碉堡、修城池,江河沿线一个接一个建立完整的山城防卫体系。对内制订治川纲领“经理四蜀图”,拨乱反正,大刀阔斧地整饬军政、振兴经济,发动群众垦荒贮粮,变单纯的朝廷战争为战、攻、守三位一体的人民战争,坚持以人心为金汤,以山岳为武器,主动出击,收复失地,把侵略者一点一点赶出四川,让狂妄之极的蒙古铁骑在四川损兵折将,到处碰壁吃尽了苦头。由于措施得力,用人得当,几年工夫,使残破不堪的四川“太平有象,民物熙然”,社会治安好转,市场开始繁荣,农林牧副渔都取得较好收成。

  眼看他苦干加巧干、勇于担当的入川誓言就要实现,四川乃至全国人民无不为之欢欣鼓舞。而那些嫉贤妒能、破坏抗战的权奸小人,却躲在阴暗的角落里动起了歪脑筋。权奸们除了揣摩皇上心思,对症下药,还利用他们手中掌握的特权,唆使心腹小人和那些早就对余玠眼红不满的官员收拾黑材料,开始各种诬告……

  四道诏书

  宋理宗生性敏感多疑,偏听偏信了谗言诬语后,作出一连串错误决定——连续向巴蜀守帅余玠发出4道俗称“金字牌”的诏书。

  第一道诏书叫诰命,即任命书,是宝祐八年(1248年)五月初十发出的,明是晋封,暗是指责,不温不火,先褒后贬。为了证明自己的清白,也为了早日全舒壮志兑现诺言,余玠更加殚精竭虑恪尽职守,日以继夜亲率诸将巡边。由于战事紧张,事必躬亲,吃不好,睡不稳,导致了15年前在淮宵征时的臂恙复发。

  第二道诏书叫更牌,更换职务的意思,是宝祐元年(1253年)五月甲午颁发的。内容是命令余玠放下手边工作赶快“赴阙奏事”,欲借进京述职之机,出其不意地解除他的兵权。这时余玠旧疾未愈,又愤懑添新,早已昏昏然倒在病床上了,病情转危报告已由制司发出。再说从临安到重庆七八百里路程,快马加鞭不分昼夜也至少要跑半个月,等诏书送达,也许菜已凉了,当事人奄奄一息,能否睁眼领旨还很难说。所以五月甲午诏发出16天后,南宋朝廷意外收到四川制司关于余玠“疾革”(即病情转危)的紧急报告。这一来,权奸们又有空子可钻了:这是余玠心虚装病吧?为什么早不病迟不病,偏偏催他上朝才病上加病?心病还须心药医,要不,皇上您趁热打铁再来一道明升暗降虚与委蛇的圣旨添它一把火?昏过了头的昏君,一冲动起来就像魔鬼缠身,真的又如法炮制了第三道诏书,内容是给余玠资政殿大学士执政者待遇,以示宽大为怀,其目的还是催他早日带病进京“述职履职”。

  第四道诏书是得知余玠病危后的第10天,内容是委派余晦到四川制司衙门顶替余玠的职务——说穿了,就是仓促决定的人事安排通知书。

  余玠接到前三道诏书,知道自己政治命运大势已去,即使病愈赴阙,也难逃权奸迫害。于是,留下一首气不过、愤难平、壮怀激烈的《水调歌头·自述》,就长啸一声气,与世长辞了。

  冤屈终雪

  余玠与岳飞相比,究竟谁更冤?“更冤”在哪里?

  毕竟岳飞当年掌握了更多的兵马,在建议太子人选时也与皇帝发生过尖锐矛盾。此外,当时南宋初建,皇帝被金兵吓破了胆,只想割地纳贡求和,不希望有岳飞这样的主战派,更何况岳飞还不时嚷嚷着要打到金兵老巢去,接回被掳去的徽宗、钦宗,完全不考虑赵构的心情。但在余玠的时代,南宋上下,大多知道只能与蒙古决一死战,正是重用武将的时机,他,一员立下汗马功劳、正在收复河山的大帅,却被逼着自杀了。余玠死后16年,名义上是得到平反了,但政策没有落实到位,反被泼脏水、污名化,得力助手王维忠被以“潜通”蒙古罪斩于临安东市。同时极力诋毁、攻击已故功臣,还在《宋史》上做了手脚,把余玠的出生籍贯从开化芳山划归湖北蕲州,让一代名将成为远离故土的孤魂野鬼。至于葬在鄂东余公山上的余玠墓,偏僻、狭小、荒凉,夹在松树林里,面积不足15个平方米,虽属武穴市文物保护单位,却地老天荒难得有人问津。

  值得欣慰的是,如今真相大白,开化县也已顺应历史潮流,把每年的农历七月初七定为“余玠文化节”。这不仅是对余玠人格心灵的尊重和安慰,也是对他抗战事业的肯定和传承。 

扫码分享到手机

(来源:衢州新闻网-衢州晚报  责任编辑:吾献红)
手机订阅:联通用户发送811到106557870 电信CDMA用户发送102到1065920137 移动用户发送4061到10086

  • 联通
  • 联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