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衢往事]血雨腥风罗林岗

来源:衢州新闻网-衢州晚报 2017-06-08 09:53

  木铎

  “高山姜,儿囡相。死在罗林岗。手招招,来一对,手摇摇,去一双。烂冬田里剁肉酱。”这是晚清时流传于龙游东乡一带的一首歌谣。其意味多少使人感觉了一份轻薄和嘲讽。歌谣的主人公名叫姜懋(mào)槐,高山是其居住地,今龙游湖镇下库高山村。清咸丰年间,姜懋槐与其两个儿子死于与太平军作战中。

  龙游县自古民风淳朴,百姓们崇尚耕读,只求温饱,安于稳逸。 资料图片

  

  姜氏家族原居兰溪枫林皂角洞口,明朝宣德年间,其先人见此地平畴中突显一高岗,是块吉祥宝地,遂迁来这里定居。至姜懋槐已历400余年。

  姜懋槐,字荫三,号肃廷。因长相俊秀,乡里称其“儿囡”。平日好儒学,喜与读书人交往,自己为附贡生。他仗义疏财,广交四方,凡乡间公益之事,皆乐意为之,且慷慨解囊。

  然而,这是一个动荡不安的年代。太平军起义,从广西一直打到南京,又兵进浙江,直指衢州。咸丰五年三月,太平军范汝杰部攻进常山开化,这给衢属各县以极大的震动。接着又有台勇滋扰龙游,百姓惶惶不安。

  龙游城内只有民间义勇200余人,不敷设防。知县黄宗贵与绅商商议决定,设保卫局,募壮丁200人,分驻城门,把守盘问。各乡出任一董事,姜懋槐为东乡董事。保卫局成立后的两天,就捕捉到台勇20余人。这台勇原是台州守军士兵,投降太平军后被派遣金、衢各县骚扰,为太平军进攻作内应。知县黄宗贵出告示:凡擒获者,格杀勿论。这20余名台勇在县学前被处决。

  咸丰六年三月,鉴于局势,龙游城乡设团练局。此后至咸丰十年,龙游北乡、南乡、东乡先后办起了团练。北乡团练组织者王日烜、叶志荃。王为塔石人,广西即用知县;叶为模环人,江西布政使经历。当时二人皆在家乡,拉起的团练有450人。南乡于咸丰七年设泊鲤保南局,为首的是灵山人徐松生、安徽绩溪人汪锡珊。南乡武装约600余人。城内团练局有200人,为首的是徽州人鲍元鼎、章荣、罗锦支。附城设桥东局以为声援,首领为桥东乡绅何逢春、吴维唐。桥东团练武装238人。唯东乡姜懋槐拉起的武装团练人数最多,旧志载有2000人。团练壮丁来自普通农家,每家一丁,每(商)铺一丁。所需费用由当地乡绅商人摊派。但2000人的队伍,耗资之巨可想而知。而出资最多者无疑是姜懋槐,而且他是这支队伍的统帅。按以上统计,咸丰年间为防太平军攻击,龙游至少拉起了四4000人的地方武装(西乡缺资料未能统计)。对于龙游这样一个人口仅10万的小县来说,战时动员是非常得力的。

  

  龙游县自古民风淳朴,百姓们崇尚耕读,只求温饱,安于稳逸。自宋代以来,就有“儒风甲于一郡”之说。士子忠君,草民行孝,累世不变。民间对被称作“长毛”“发匪”的太平军以及传闻中他们的暴行,有着强烈的抵触情绪。而此时,远在三湘之地的曾国藩在民间创办团练、组建湘军以抗击太平军。并发布《讨粤匪檄》,传播各地。在这篇檄文里,他痛斥太平军以上帝的名义颠覆儒家数千年的人伦纲常,亵渎孔孟。并列举太平军种种暴行。他疾呼:“举中国数千年礼义人伦诗书典则,一旦扫地荡尽。此岂独我大清之奇变,乃开辟以来名教之奇变,我孔子、孟子之所痛哭于九原。”接着号召:“凡读书识字者,又乌可袖手安坐,不思一为之所也”。这无疑是号召天下读书人起来共同抗击太平军。

  团练来自于农家弟子、财主庄客、店铺学徒。他们既无文化,更少军事素养。因此对他们进行集中的军事训练就显得犹为必要。当年东乡团练武装指挥者除姜懋槐,还有其弟姜懋松、姜懋楷,其子姜福纶,侄子姜孛纶,乡绅七都乡绅徐来受、湖镇乡绅王梦熊、陈桢。

  旧志中有这样的记载:懋槐雄于财,乃以万金购置军火,联合东乡百三十余庄,得乡勇数千人,朝夕训练。训练课目无非是排队列阵,击鼓而进,鸣金收兵,以及如何装药点捻,瞄准敌人放铳。当然,还要向乡勇灌输“长毛”“发匪”如何残暴倒行逆施。曾国藩当年写的《保守平安歌》之一的《操武艺》,就成了团练乡勇练兵的口诀。

  这首歌词通俗易懂,对于对乡民和团练的军事技术训练,说得有板有眼,也具有很强的操作性。从中可见,姜懋槐为保卫家乡,严格训练自己子弟兵所付出巨大的努力。

  实际上,太平军这一小股部队是石达开大军的先头部队。3天后,即3月19日,太平军翼王石达开军至草鞋岭,假道遂昌。南乡泊鲤保南局团练头目汪锡珊率兵抗敌,不敌大败,伤亡颇重,退至灵山。石达开部在灵山大肆焚掠。百姓逃至凤凰山,为保避难百姓,汪锡珊率百十人扼守,终因寡不敌众,力战而死。

  汪锡珊是一位在龙的徽商,为保龙游及百姓平安而大义捐躯,值得龙游人民纪念。

  

  汪锡珊的悲惨结局仅仅是姜懋槐的先兆。

  咸丰十一年四月,太平军侍王李世贤部进攻衢州,先后打下开化、常山。十六日,李世贤部绕过衢州经全旺进军龙游南乡石廓。此时的姜懋槐驻军罗林岗,与李世贤部不期相遇。十七日,双方在石廓初战,姜懋槐团练小胜。但就在此时,姜懋槐接军情报告:太平军攻城甚猛,知县龙森命令,姜率部驰援。原来李世贤部与姜懋槐部接战乃佯攻,而另一支部队攻打龙游县城才是其真正的战役目标。姜懋槐急率2000人赶往县城,途中得报,县城已破,知县龙森罹难。

  攻陷龙游城后,太平军以轻骑绕过灵山,对姜懋槐部突然发起攻击。姜懋槐部大乱,退至冷水村。此时,太平军漫山遍野皆是,围住了姜懋槐部。更要命的是,此时乌云密布,大雨如注,持火铳的团丁乡勇因火药捻子被雨淋湿无法放铳击敌。团丁乡勇们非正规之师,缺乏实战,又闻县城已破,知县殉命,军心大乱,遂有恐惧溃散者。姜懋槐厉声喝斥,鼓动士兵再战。他持刀奋蹄冲向敌阵,不料坐骑陷于淤泥,不能自拔,死于乱军之中。姜懋槐儿子姜福纶、侄子姜孛纶,兄弟懋楷、懋松皆死于是役。徐来受、陈桢闻知姜懋槐死讯,亦抱必死之念赴命。最惨者王梦熊,在督战中后脖被砍一刀,气未绝,爬行12公里至甘溪垄气绝身亡。民间坊巷有一传说,当姜懋槐身陷淤泥时,远望着儿子侄子,摇手示意让他们离开,两人误解了父亲的意思,以为召其救助,遂双双向父亲奔来,结果与父一同死于乱箭之下。于是,就有了本文开头的这句歌谣。

扫码分享到手机

(来源:衢州新闻网-衢州晚报  责任编辑:吾献红)
手机订阅:联通用户发送811到106557870 电信CDMA用户发送102到1065920137 移动用户发送4061到10086

  • 联通
  • 浙里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