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ot

衢报传媒特别报道:守望衢州工业遗产

摘要

有人说,当人类文明由工业文明转向互联网文明时期,每18周迭代一次的摩尔定律将成为永恒的“圣经”。对于散落在衢州大地上广袤的工业遗产而言,破茧、迭代或许也将是它们的唯一出路。

统筹:许彤 策划:李啸 执行:衢报传媒集团文化新闻中心

责任编辑:罗东哲 吾献红2017年06月05日

-1-

花园258迭代传奇:探路工业遗产复活之道

衢报传媒集团记者  徐聪琳  陈霞  钟睿  通讯员  姜君

“花园258”开园一年来,源源不断地吸引着诸多创意、艺术和时尚类企业入驻,营造起了一种独具魅力的文化艺术氛围。

  衢州青年画家潘宇多年前游走于“北京798”“上海8号桥”等充满怀旧气息和时尚元素的创意产业园区时,便期盼着有朝一日,衢州的旧厂房也能迎来华丽的转身。直到一年前的5月28日,以衢州西区花园东大道258号这个门牌号命名的“花园258”创新创业园正式开放。潘宇感叹,自己的遗憾终于不复存在。

  也许“花园258”的名字还显陌生,但提起这块土地的原主人——衢州市棉纺织厂的大名,人们一定是如雷贯耳。

  2013年,衢州借浙江“三改一拆”东风,以原市棉纺织厂的老旧厂房改造为契机,探路工业遗产的保护与利用,引入知名设计机构和运营公司,以重新定义空间的方式塑造出了花园258园区。

  走进“花园258”,老棉纺厂的岁月痕迹并未远去。葱茏依旧的香樟树,斑驳的女神像,老式的建筑风格,老厂房独有的结构,都流露出一种特殊的沧桑味道。

  步入园区主楼大厅,仰头就能看见自天花板上悬挂而下的数千个纱锭,如浩渺星空。纱锭上似乎还缠绕着当年机器的轰鸣声,“咣当咣当”,日夜不歇的纺织机十多年来余音未散,萦绕在老衢州人的心头。

  “咣当、咣当”,那也是园区各个角落开展电路、水路、网络布设等一系列基础性工作时的声响,如一块块拼图填满一张徐徐展开的新蓝图。

  “PARK258,通往梦想的花园。”保留在老厂房的工业设备满身锈迹,宛如一个句点,定格了旧时光,但书写在机身上的这句话却流淌着澎湃活力与盎然生机,也标志着一个新起点,开启了一个新的历史语境。

  腾笼换鸟,凤凰涅槃,“花园258”继承了衢州棉纺厂辉煌的工业时代的使命,它刻意保持了时空跨度上的明显痕迹,体现出新旧共存的特有的建筑特征,又以多样性和复合性的空间,开拓出一处企业孵化加速、城市生态涵养、人文艺术传承等多元化的“诗意栖居”胜地;它以艺术性和开放性的姿态、整合性和创造性的特质,创造出“空间+系统+生态+投资+企业”的五位一体模式,从中激荡出创新创业活力,成为当代生活风格聚点。

  从2016年到2017年,“花园258”如同一块具有强大魔力的磁石,源源不断地吸引着诸多创意、艺术和时尚类企业入驻,融设计、文化、教育、旅游于一体,建立起了一种独具魅力的文化艺术氛围。博物馆、小剧场、酒吧、艺术中心、商店、青年公寓……几乎当下中国所有工业遗产利用的模式,在这里都能找到。在300多个日日夜夜里,这些企业也与“花园258”共同呼吸,见证也展示着这里文创产业的新面貌,新趋势。

  “城市总是在历史之中形成,总是在新陈代谢。这个过程看起来并不壮观,却是涓涓细流汇成的江河大海。只有与文化、社会融合的空间,才是有着创造性的空间。”正如园区运营方衢州林垦网络科技公司企划总监刘佳所言,工业遗存荣光再现、焕发新生机的背后,是文化遗产的内涵逐渐深化,其历史传承性和公众参与性得到了注重,文化遗产的保护领域也在不断扩大。

  对工业遗产的维护、修复之心,促成了“花园258”的蝶变,也由此催生产业的发展,经济的勃发。这个迭代的传奇也在启思着人们,把看似破旧的工业厂房和街区当作城市负担,其实是种短视行为,深入挖掘工业遗产文化,大有前景!

花园258创业者说

经过开园一年的运营发展,文化创意产业已经成为“花园258”园区的重要产业版块,包含艺术设计、时尚杂志、文化培训、非遗传承、歌舞演艺、文化衍生品开发等六大类近20家文创企业纷纷入驻。他们缘何看好并选择“花园258”作为工业遗产的新守望者,他们又将如何致力复兴这方工业文脉?

严孝民:唤醒更多沉睡的工业留存

花园258园区内,处处渗透着文艺气息。

  “上世纪八九十年代,衢州国有工业大厂就那么几个,职工之间都能连上线,织起庞大的人际关系网络。”20多年前,严孝民在衢州陶瓷厂工作,对棉纺厂也不陌生,“当时,棉纺厂里的女神雕像可是衢州人的照相圣地!”

  2002年,棉纺织厂全面停产,曾经人流如织的行政仓库、集体宿舍、开水房、食堂等建筑也在日新月异的现代化西区沉寂下去。直到2015年,老棉纺厂区块重生方案尘埃落定,老一辈衢州人的记忆再次被唤醒。

  去年年底,严孝民带着自己烧制的陶瓷产品再次踏入“花园258”,陆陆续续搬来制作陶原料、制陶设备。如同在2009年建立起衢州九久陶瓷有限公司,致力于让衢州莹白瓷走进寻常百姓家一般,对于迁入“花园258”,严孝民也有自己的考量:“这里的地理位置、周边环境,有利于打造平民化的方式,就是让老百姓真正了解什么是设计和创意,真正体验设计和创意带来的新的生活方式。”

  “从前烧陶瓷就看着窑炉的烟散得越来越远,棉纺厂的烟囱是不能再冒烟了,但老旧的感觉还在,我想让它活过来。”不再冒烟的烟囱脚下,即将落成一座陶瓷馆。在严孝民脑海中的规划蓝图上,陶瓷馆内不仅有衢州本土陶瓷陈列室,更有“一条

林朝阳:复活工业遗产价值任重道远

  “衢州有着相对宽松和自由的环境,更有着深厚的文化底蕴。”千文万华创意文化有限公司负责人林朝阳是福建人,2009年来到衢州,与弟弟林朝晖共创业。

  作为一名自由设计师,他设计的戏曲人偶曾先后获得“北京礼物”大奖赛金奖、中国工业设计最高奖“中国设计红星奖”。如今,融入西安高腔元素的戏曲人偶伫立在原生态家具上,竟显得意外和谐。

  “选择入驻‘花园258’,一方面是因为这里有更大的空间,另一方面是被其保存文化记忆的理念所吸引。”林朝阳所设计的原生态家具,有着传统的榫卯结构,裂纹、疤痕、使用过的痕迹,甚至连树皮都还保留着,“带有私人回忆与历史印记的老木成了新家具,与‘花园258’的蜕变有异曲同工之妙。”

  一载春秋,于树木而言,不过是多一圈轮纹。

  “这一年,只是‘花园258’文创产业发展进程中的一小段,因为工业遗产的内涵保护需要坚持,复活其价值更是任重而道远。”林朝阳说,“花园258”是个好地方,焕发出新生命力的老樟木、老家具、老门板仅仅填满了一两间旧厂房,“还有更多的地方,需要产业活力和人文气息去注入。”

余成刚:多元文化带来更多机遇

漫步“花园258”,仍能发现不少岁月痕迹。

  “‘花园258’就是通往梦想的花园。”余成刚斜靠在室外的咖啡椅上,身后是经过改造的原棉纺厂仓库——屋顶是大斜顶,红色裸砖粗砌成的墙面流露出不羁姿态。这所名为“绅士”的爵士酒吧,就是余成刚的“梦之船”。

  “我没想到,自己会跑到老棉纺厂来开酒吧,这似乎很反叛。”少年时的余成刚并未将过多的目光投注在这片充满工业气息的土地上。

  有音乐,有酒,还有很多的人,一般人对酒吧的认识似乎止于此。“但我们尝试打造一个更有艺术、时尚、潮流文化介入的本土酒吧,比如音乐要从老爵士到蓝调,再到布鲁斯,这不单单是个听觉盛宴,更是一种情怀,一种能让人留恋、回味的感觉。”为此,余成刚和他的伙伴程以恒跑遍了北京798创意艺术区、上海红坊创意园、LOFT49创意产业园……考察众多工业创意园区后,他们意识到,新兴的创意园能为酒吧多元化发展带来新机遇,而一间好的酒吧亦可为园区营造出自由、开放、灵活、变通的文化创意氛围。

  “这是个梦的开始,也是一种新的生活引领,我们希望能让衢州人在这里得到更为多元的文化享受。”余成刚明白,“绅士”才刚刚起步,但文化创意空间能和酒吧擦出怎样的火花,值得拭目以待。

王淼:花园258前景无限

  “旧棉纺厂改造的‘花园258’园区处处渗透出复古的文艺气息,装饰后又不失现代的舒适感,道路两旁大树林立,清幽感十足……”一提起花园258,樊登读书会衢州地区负责人王淼流露出喜爱之情,他说,去年9月他第一次来到“花园258”,就被这片园区所吸引,“将运营中心设立在这里,我相信对员工和服务对象来说都是不错的选择。”

  樊登读书会是全国最大的读书交流平台,衢州运营中心于今年1月在“花园258”正式开业。这是一个集线上图文、音频、视频、互动、线下沙龙分享活动为一体的新型精华阅读平台。

  “‘花园258’是国家级的文化创业园区,这里的一草一木、一砖一瓦我都非常喜欢。在我眼里,这里就像是城市中的世外桃源。”王淼表示,他非常看好“花园258”的发展前景。

  开业5个月来,樊登读书会已吸纳了2000余名衢州本地付费会员。虽然建设还未完善的“花园258”并没有很大的人流量,但这并未造成他们的困扰.每周六下午,他们在这里举办的读书分享会,总是不缺参与者。

  樊登读书会衢州运营中心的愿景是推进全民阅读,共建书香衢城,帮助大家养成阅读习惯,是都市生活闹中取静的圣地。王淼说,“我们的目标是3年内发展为服务30万名会员、1000家企业。这是对衢州、对樊登的肯定,更是对‘花园258’的看好。”

-2-

活化工业遗产,衢州仍在路上

衢报传媒集团记者  钟睿  通讯员  胡跃庭  金毅

这些人去楼空的厂房和凋敝苍凉的矿区,都是见证了衢州工业文明的历史遗迹。

  曾几何时,三衢大地上赫赫有名的厂矿企业一如繁星般耀眼璀璨:给新中国第一颗原子弹供铀的771矿,化工部属下全国“五强十大”的衢州化工厂(现浙江巨化集团),上世纪90年代初就曾利税过亿的江山电工器材厂,给“东方红1号”人造卫星提供太阳能硅片的开化601厂,还有衢江区上方镇和常山县辉埠镇的碳酸钙产业,龙游县溪口镇的硫铁矿区……几十年间,五湖四海的产业工人们汇集到浙西的这些厂矿里,挥洒青春和汗水,一砖一瓦建起厂房和烟囱,推动了整个衢州工业化的步伐。

  时光荏苒,沧海桑田,当衢州步入后工业化时代,企业改制重组,产业转型升级,这些人去楼空的厂房和凋敝苍凉的矿区,作为衢州由农业文明步入工业文明的历史遗迹,是否也可以像衢州棉纺厂成为花园258一样,重焕生机,形成“衢时代”的新亮点呢?

巨化电石工业遗产:活化之路在何方?

烂柯山下水泥厂遗址紧挨着荆溪花海和烂柯山,却一直闲置在此。

  1958年,经毛泽东主席钦点的衢州化工厂动工兴建了第一套生产装置——电石炉。此后几十年里,熊熊燃烧的炉火和高耸入云的大烟囱,就是三代衢化人心中艰苦奋斗、自力更生“衢化精神”的象征。身穿细帆布工作服、头戴护目镜,手持钢钎的炉前工形象经常出现在各种摄影和版画、油画作品中,在很长一段时间里定格了外界对衢化工人的印象。

  由于高能耗低产值、成本倒挂等原因,电石炉在2014年1月被关停,许多“老衢化”都希望能为自己的情怀留住见证。于是,这座全国唯一保存完整的开放式早期电石生产装置原址被封闭,并逐渐保护修缮。今年年初,浙江省第七批省级文物保护名单出炉,电石工业遗址作为近现代重要史迹和代表建筑位列其中。

  事实上,在电石工业遗产得到妥善保护之前,巨化集团内许多有历史意义的老装置、老厂房并未得到有效重视。

  兴建于1961年的衢化102分厂(后更名为“铝厂”)电解车间厂房长达380多米,这座青砖厂房曾是省内最长的大跨度箱式厂房。在2011年企业转型升级为装备制造业时,该厂房被拆除重建,一段原本壮观、经典的冶金工业见证就此消逝,令人扼腕。

  有先前的此类教训后,巨化集团在保护电石工业遗产时可谓煞费苦心,不仅原貌保存了电石生产主装置,还到集团下属各二级单位征集了许多具有历史意义的老设备,统一安放在电石工业遗产内,妥善保管,极大地丰富了其历史文化内涵。

  然而面对社会的普遍关注,这个据称“全国唯一”的化工类工业遗产仅被保存下来似乎难以满足人们的好奇心。由于电石工业遗产地处巨化集团的化工生产区域内,目前不具备对外开放的条件。

电石工业遗址作为近现代重要史迹和代表建筑,位列浙江省第七批省级文物保护名单。

  一位不愿具名的巨化企业宣传系统干部告诉记者,他们也曾外出学习参观过上海等地的工业遗产活化保护项目,那些成功变成咖啡厅、艺术馆,得到保护性利用的街道小工厂和气势恢宏的电石工业遗产相比,各方面的条件都要差得多。“但就因为电石工业遗产地处仍在生产的化工企业内部,目前也只能简单地进行保护,连进行商务会议的功能都无法具备。”

  而在2013年前后,巨化集团曾经有过大手笔的构想,将产能落后的原合成氨装置下马,与改造提升后的厂前区、妥善保护好的电石工业遗产连成一片,逐步把巨化的化工生产区域北移,实现工业旅游的构想......然而照目前的情势看,这个规划若要实现,还有待时机。

以工业遗产支撑的特色小镇:争做“衢时代”的新亮点

  常山县辉埠镇拥有浙江省储量最丰、品位最优的优质石灰石矿。在近百年的发展中,形成了以石灰石开采、石灰钙加工、水泥制造为基础的传统产业。然而由于历史原因,辉埠存在着小型石灰石采场和家庭作坊式企业多、开采不规范、安全隐患大等现象。长期的无序矿石开采加工、低产值高耗能的石灰立窑生产、落后的石灰钙加工生产线,对当地生态环境造成了极大影响。

上方葱口村石灰窑遗址集中了35座石灰窑。

  2013年底,常山县委、县政府开展了以整合矿山、淘汰石灰立窑、改善交通运输环境、加快产业转型升级、提升企业发展环境等为主要内容的“蓝天三衢”生态治理工程。至2015年6月底,辉埠全镇的83孔石灰立窑和142条石灰钙生产线全部被关停。一个以钙产业提升、钙文化展示、钙景观旅游为特色的综合经济区正在不断规划完善中,辉埠镇政府希望通过规划矿山遗址公园利用工业废弃地开发国家矿山公园、后社立窑群打造国内知名钙特色旅游景区,并与临近的4A级旅游景区三衢山以及常山国际慢城形成旅游集群效应,书写辉埠的辉煌。

  衢江区上方镇的钙产业兴起于上世纪80年代末至90年代初,鼎盛时有300多家钙企业,直接从业者8000多人,其中半数是云贵等地的外来“淘金客”,他们在立窑和矿洞里,打造出衢州市的首个“亿元镇”。

  据上方镇党委书记郑益红介绍,从2000年以后,由于巨大的环保压力,上方镇已经开始寻找产业转型之路,近两年更是以壮士断腕的决心全力倒逼产业转型,目前已关停172家钙企业,还有18家紧接着要被关停。“上方镇党委政府结合当下的小城镇综合整治工作,全力打造以钙为主题的休闲旅游特色小镇——钙养小镇。”

  据了解,上方镇的工业遗产主要是各类窑址,目前总数有93座之多,其中在葱口村就集中了35座石灰窑。已经委托中国美院做规划,而即便是中国美院的设计团队此前也只做过独个的矿山,如此规模的矿山窑址群也是不多见。“我们上方镇在衢州市北端,毗邻杭州,地理位置优越,目前是在一元多址(一种元素,多个地址)的基础上先做好保护,要依托这些工业遗产打造好我们的特色,整个工业遗产利用开发的方案最晚明年启动,我们有信心做好转型,成为‘衢时代’的亮点。”

  相对管理职能明晰的地方乡镇而言, 771矿所辖的庞大工业遗产何去何从更考验大家的智慧。原为团级军事单位的771矿位于衢江区大洲镇后祝村,其属下的五工区(五营)位于杜泽,一直以来都以神秘的面目示人。在过去很长一段历史时期内,以核工业为主的771矿在大山深处建立起了自成一体的生产、生活系统,厂房、矿井等建筑群特色鲜明,气势恢宏。早已停止采矿的771矿隶属关系几经变更,目前也已正式停工清产,对于将来的区域开发和工业遗产如何保护利用,亟待各级政府重视。

那些被遗忘的工业遗产:“一直被闲置着太可惜了”

  从全国范围来看,目前的工业遗产活化保护有城市开放空间、旅游景区、博物馆、商务会展中心和创意产业园等几大类。北京的798和衢州西区的花园258就属于成功的创意产业园,而从衢州全市范围来看,大量的工业遗产无论采用哪一种活化保护方式,都具备自身的独特优势,蕴含华丽转身的无限可能。

  位于江山市环城西路、西山下的县前粮仓群地理位置极佳,路过此地的行人都会被这些尖顶拱形、中西合璧的圆柱形大粮仓吸引住目光。江山市文广新局文保科负责人毛建强告诉记者,作为省级文保单位的县前粮仓群,占地面积上千平米,防潮、通风功能完备,是浙西地区唯一保存如此完好的老粮仓建筑群,兼具历史价值和艺术价值。“江山市委、市政府对粮仓高度重视,大家都知道这是个好宝贝,很想把它利用好,所以也很慎重。”据了解,江山市曾一度想将其划归市文联使用,但后来方案又有所变更,有过将其作为粮食博物馆和会展场馆等多种声音,目前各种规划方案也还在不断论证过程中。

  衢州宏明文化传播有限公司负责人、衢州民革文化产业支部主委夏宏明从事工业遗产保护利用和文化产业研究20年,曾凭一己之力保护了最早的衢州陶器厂遗址、衢化街道缸窑村的龙窑和马赛克窑遗址,但如何进一步的活化开发利用这些独具风味的工业遗产,夏宏明坦言这就不是个人力所能及之事。“前段时间,石室乡荆溪村把原有的石灰窑给拆除了,别的景区为了提升品味,充实文化内涵,原本没有的工业遗产类景点还要去仿造起来,难道除了简单的拆除,我们就不能有别的方式对待自己身边的工业遗产了么?”

  “衢化生活区的危旧房面临拆迁,但是可否进行个别选择性的保留呢?这种历史街区,是整个国家计划经济发展的见证,不是仅仅用文字和图片就能体会到的。这就是工业遗产保护的不可复制性和独特魅力,这既是历史,也是共鸣,甚至能厘清未来发展的脉络。”连续多年参加深圳等地的文博会,夏宏明的眼光与众不同:“如今衢化路不断提升改造,46省道即将完成南移,衢州城区以南的交通区位优势大幅提升,药王山、九龙湖、天脊龙门等景区加上如此多工业遗产,完全可以串珠成链,下好一盘大棋!但我们身边的很多工业类遗产遗址没有开发好,比如烂柯山下的水泥厂遗址,紧挨着荆溪花海和烂柯山这两个如今都人气值超高的地方,却只有摄影爱好者成群结队地悄悄来取景,一直被闲置着太可惜了!”

  “花园258”的成功转型,为衢州活化保护工业遗产提供了鲜活的先进经验。然而,放眼全市,是否还有更多可以华丽转身的工业遗产值得大家为之努力?未来值得期待!

-3-

重燃工业遗址的文化荣光

衢报传媒集团记者  李啸

  衢州市区南湖附近有条劳动路。这条路在今天看来,除了多油漆店、墙纸店、建材店,便与一般城市街道无异。但倘若时光倒转20多年,彼时的劳动路却是另一番景象:煤机厂、木材厂、榨油厂、饲料厂星罗棋布,一路上烟囱林立、机械轰鸣、油香弥漫。上下班时,工人组成的自行车大军浩浩荡荡……或许,只有经历过那个年代的人,才会明白“劳动路”之名背后的光荣与梦想。

如今的“花园258”,俨然为曾经的工业遗址注入了新的功能和生命力。

  如同那些远逝的古城垣一样,在历史车轮的冲击碾压下,劳动路上的工厂也无法掌控自己的命运,飘摇然后渐行渐远。

  进入新世纪,烟囱与厂房纷纷轰然谢幕,劳动路从工业区变为了居民区。很多衢州人就此黯然失魂——南湖还是那个南湖,可劳动路却不再是记忆中的劳动路了。

  劳动路去哪了?

  直到许多年后,一个叫“工业遗产”的词汇让人们如梦初醒。那些锈迹斑驳的废铜烂铁,那些镌刻着工业文明年轮的灰旧厂房,那些一度被视为城市伤疤的“肿瘤”,其实也是承载历史信息的文化遗产,原来工业也有文物!

  失去才懂得珍惜,但为何工业遗产容易被忽视?诚然,与传统的古墓葬、古建筑等传统历史文化遗存相比,工业建筑遗产还很年轻,很多都是近代乃至是新中国成立后的产物,但它们的背后却凝聚着经济繁荣、城市发展、劳动奋斗的追梦结晶。

  工业遗产当留住。正视并保护工业遗产,意味着人类“历史遗产”的范畴由古代文明延伸到工业文明的世界。放眼寰宇,工业遗产羽化成蝶的案例屡见不鲜,其中尤以“德国心脏”鲁尔工业区的浴火重生故事,令人心生景仰。

  废弃的厂房和仓库被改造成迪厅和音乐厅,储气罐变为潜水俱乐部的训练池,独特的恢复性生态景观让生态爱好者流连忘返……工业遗产的凤凰涅槃,不仅活化了鲁尔区的历史坐标和文化记忆,更为这片工业城市群注入新的功能和生命力。

  事实上,在历经了劳动路之痛后,衢州也在探索与思考如何传承与复兴工业遗产传奇。2016年5月28日,衢州西区花园258创新创业园区正式开启。花园258的前身是衢州市棉纺厂,这也是主城区中屈指可数、有着沧桑情怀的老旧厂房,经过重新定义空间的创新理念,破败萧条的厂区改造升级为“空间+系统+生态+投资+企业”五位一体的花园梦工场。

  有人说,当人类文明由工业文明转向互联网文明时期,每18周迭代一次的摩尔定律将成为永恒的“圣经”。对于散落在衢州大地上广袤的工业遗产而言,破茧、迭代或许也将是它们的唯一出路。

  面对即将迎来的中国首个“文化和自然遗产日”,站在花园258园区开园一周年的时间点溯源而上,我们能从中汲取哪些工业遗产保护与利用相得益彰的经验之道,对于更多藏在深闺待人识的衢州工业遗产,又该如何迭代?解开这些疑问,正是我们策划并推出“守望衢州工业遗产”专题的初衷。

  从辉煌到沉寂,劳动路的大工业时光已成似水年华,但是它的精神与气魄将永存不朽,伴随着衢州文化强市建设的征程史诗,相信劳动路背后投射的工业文明荣光一定能重焕生机、重燃激情,同时积蓄起城市文化能量的又一次升华与爆发,照亮引领着古城的未来。

相关新闻

衢州新闻网微信公众号

衢州新闻网微信公众号

说点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