评论:《麻烦家族》错把翻拍当成翻译 没抓住精髓

来源:北京晚报 2017-05-16 10:28

  错把翻拍当成翻译

  直到46岁才拿起电影导筒的黄磊,第一部影片居然选择了翻拍,确实让人有些意外。翻拍经典电影是一种比较省事的方式,也很容易让人产生质疑,为什么要翻拍,是致敬还是圈钱?如何翻拍,能超越原著或者另辟蹊径吗?

  首先,制片方邀请黄磊翻拍日本导演山田洋次的《家族之苦》,肯定不是为了圈钱,因为这类反映家庭日常生活的温情小故事本来就是中国市场的冷门。但考虑到黄磊的人气和资源,如果电影口碑真如日版那么高,倒也有可能以小博大。而黄磊的居家好男人形象,也和这部电影的气质很是贴合。人到中年的黄磊,想必是对“家族之苦”最有感触和发言权的。

  为了防止先入为主,我特意先看了中国版,再回头看日本原版。两相比较的最大感受就是,这还真是一部彻头彻尾的翻拍片,从故事到人物设定,从场景到台词,几乎是全程照搬。也不能说黄磊导演没有一点改编,日式居酒屋改成了胡同里的小酒馆,私家侦探改成了律师,外卖的鳗鱼饭改成了北京烤鸭,难道这就是所谓的接地气了?还不如说是一次本土化的翻译好了。

  《家族之苦》虽说讲的都是家长里短、不痛不痒的小事,但想要翻拍成中国电影,确实有很大的文化障碍。因为《家族之苦》所体现的种种矛盾和情感,是完全建立在日本文化基础上的,如今中国版《麻烦家族》直接照搬,自然水土不服了。比如,中国版一开篇,李立群饰演的父亲喝得醉醺醺深夜归家,穿着围裙的儿媳妇立马毕恭毕敬地迎上去;老伴离婚协议书都准备好了,还一脸温顺地替丈夫收拾脏衣脏袜。这种女性形象在“父权家长制”、“男尊女卑”的日本社会是很典型的,但放到中国尤其是北京这样的大都市背景下,就显得非常不真实。

  值得吐槽的还有片中祖孙三代同住的大别墅。在日本,有不少年轻人选择和父母同住,甚至结婚后也还生活在同一屋檐下,尤其是在不太繁华的地区。而在北京,即便是片中反复强调的“早些年房价便宜时买的郊区房”,能容下一家三代十口人的大别墅,想必也不是普通公务员退休的老父亲所能承受的。而未婚的小儿子和已婚生子的大哥大嫂住在一起,似乎也不太符合国情。更不用说老父亲每天为了喝一口小酒,还得奔波于郊区和什刹海之间,北京的交通状况大家就自行脑补吧。如果必须让这一大家子住在一起,恐怕倒不如放到胡同的大杂院里更合适。

  对一部描摹家庭日常生活的现实题材电影来说,失去了真实性,就丧失了最弥足珍贵的部分。最关键的一点,原作中家族的核心矛盾就是父母闹离婚,这反映了日本女性对丈夫大男子主义普遍的不满,也正因为如此,片尾母亲才会因为父亲的一句“谢谢”坚决撕毁了离婚协议。对她来说,自己为家庭付出的一生终于得到了认可。而中国式家族的主要矛盾是什么呢?是一句“谢谢”所能解决的吗?不难想象,在这样一个大家族,遗产分配、第三代的教育、养老问题……这些恐怕才是真正的大麻烦所在吧。

  忽略了国情和文化差异,观众就不可能对这个“麻烦家族”产生太多情感上的共鸣。而可怕的是,在照搬日版之余,黄磊还在片中加入了很多刻意的笑点。这或许是为了讨好中国观众喜欢喜剧的胃口故意为之,但如果说原版中的幽默是让人自然的会心一笑,那么中国版则是处处尴尬。尤其是王迅饰演的二女婿,全程卖力地出洋相、制造笑点,让人好不生厌。而原版中弥合家庭裂缝的小儿子和女朋友,为“家族之苦”调入了不少光明的暖色,但中国版魏大勋和任容萱两位年轻演员的演技实在太过稚嫩,和李立群、海清等实力派演员无法融合。

  日式家庭片的好看,在于不动声色之中自有暗流涌动,看似平淡却能直指人心。中国版没能抓住这一精髓,反而画蛇添足,成了一出生硬的家庭闹剧。(李俐)

扫码分享到手机

(来源:北京晚报  责任编辑:吴红梅)
手机订阅:联通用户发送811到106557870 电信CDMA用户发送102到1065920137 移动用户发送4061到10086

电信

  • 联通
  • 电信
  • 浙里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