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贫穷的光影中,捕捉艳丽的人文

来源:衢州新闻网-衢州晚报 2017-05-15 11:36
/    

  记者 祝春蕾

  “我非常热爱旅行,享受旅途中的各种乐趣和边走边拍的新鲜感,我已经前后去过20个多国家,而这次的非洲之行是最令我难忘的。”眼前说话的这位叫汪雪涯,是江山的一位女摄影师,看起来瘦瘦小小的她,却在今年3月中旬,背上相机,踏入鲜有国人进入的非洲南苏丹、苏丹、厄立特里亚、吉布提四国,花了近半个月拍摄了当地的居民生活照。接下来让我们一起来感受这位女摄影师难忘的摄影之旅吧。

  旅行是为了追逐极致的光影世界

  我的二姐是衢州地区第一个中国摄影家协会会员,在衢州地区老一辈的摄影界中小有名气。因为我空闲时间比较喜欢外出旅行,每次出去的时候看到美景免不了咔嚓几张,可是发现拍出来的效果总是不好,便跟着二姐开始学习摄影。2013年底买了一台索尼微单相机,图的是方便轻巧;后来嫌微单的画质不太好,又买了2台尼康的专业单反相机。

  起初玩摄影根本不懂光圈、速度是什么,更不懂什么是测光,慢慢跟着江山的摄友们拍,渐渐地有了一些感觉。有一次拍了一张观众站在卡车上观看村歌比赛的照片,还在《衢州晚报》上刊登,见到小有成绩,就更爱抱着相机到处转了。

  自从迷上摄影,普通的旅行习惯和旅游目的地已经不能令我向往,转而开始追逐极致的光影世界,捕捉深厚的人文背景,探寻鲜明的文化特征……因着这些变化,桃红柳绿的阳春三月,暂别气候宜人舒适温暖的南方,一个人登上上海飞往南苏丹的航班,开启了一段区别于以往的,集酷热、原始、贫困、不安、无奈等多种元素的非洲四国之旅。

  南苏丹,一个贫穷、战乱充斥的国度

  经过12个小时的长途飞行,我和朋友们在埃塞俄比亚的首都亚德斯亚贝巴汇合,一起飞往两个半小时航程的南苏丹首都朱巴。

  南苏丹长期战争,百废待兴。抱着紧张的心情,第一次踏入战乱国家。才下飞机,立马被巴掌大的简陋破旧混乱的朱巴国际机场弄懵:帐篷搭建的出关大厅并不比国内小县城的长途汽车站大多少,旅客挤挤攘攘得在一个狭小空间里等着行李,没有传输带,只能通过拖拉机拉着行李通过一个破洞口,人工摔在站台上。旅客则围成一圈,凭着眼疾手快抢拿自己的行李,周边一群不知是工作人员,还是想拿小费的高高大大的黑人搬运工,都在人盯人地抢拉我们的行李。我拉着自己的大箱一门心思赶紧离开这个是非之地。

  对于摄影爱好者来说,摄影是这趟旅行的真正目的。但在南苏丹的三天时间里,听到最多的话就是不能拍照,连手机也是不行,被发现的话随时得进警察局,还要附带一大笔美金的罚款。幸好,经过多部门多次的办证、沟通、协调与等待,我们终于还是争取到了去蒙达里等几个原始部落参观拍摄的机会。

  蒙达里部落位于白尼罗河沿岸,与他们日夜相伴的安科列奶牛被誉为“家畜之王”。这种长角牛价值500美元,在非洲属一家之中的重要财产,是地位的象征。家畜在非洲通常被用来食肉、充当代步或农耕工具;或者被当做资产充当彩礼、嫁妆以及进行交换等。而对于蒙达里人来说,这些牛羊已经成为他们的朋友,持枪保护它们似乎已变成他们的生活方式。

  我们想拍摄壮观的安科列奶牛群,可惜在局势不稳定的南苏丹,总统府的围墙上还残留着战争留下的密密麻麻的枪眼,街道上到处是军警;一到晚上总是漆黑一片,没有路灯,当地朋友一再提醒晚上八点之后、早上七点之前不能出门。这样的约束,根本无法拍摄到安科列奶牛群,给这次旅行留下了很大的遗憾。

  多重曝光下的迷人画像

  除了南苏丹蒙达里,我们还去了多个原始部落。回头想想,蒙达里虽然是我们去往的第一个原始部落,却是最为原始的部落;而相比战乱的南苏丹,其他国家虽然贫穷,却多了几分安宁。

  厄立特里亚是非洲的一个非常封闭和神秘的国家。我们在离开首都的酒店后就能感受到,这里既无网络,我们的通讯工具也无法正常使用;酒店的墙上挂着劳动人民辛勤劳动的画面,仿佛中国在上世纪五六十年代的模样……在厄立特里亚的一个部落里,正逢当地一户人家举办婚礼,村里所有人都到这户人家帮忙;男男女女扎起了辫子,中午在空地上跳起了“甩头舞”庆祝新人婚礼……

  我们在南苏丹的白尼罗河畔,看到洗衣的妇女;河边一排芒果树,裹着布巾的妇女用棍子敲打下芒果,这是南苏丹难得的宁静;苏丹的古兰经学校,孩子们住在破旧的房子里,也许是极少见到我们拿着的单反相机,我们的镜头到哪,孩子们就围到哪;与索马里相邻的吉布提,是世界上最不发达的国家之一,但在这个炙热的国度,每一个人都是我们眼里的超模……

  相机记录下我所见到这一切的贫穷、平静、安宁和与众不同;经过多重曝光的技巧下,这片非洲国家,显得更为神秘。

  我们在厄立特里亚遇到两个中国人,他们很奇怪为什么我们会来到这么贫穷的国家旅游,而他们不知,我们向往的是这片土地上迷人的人文风情。回国后不久,南苏丹机场发生飞机爆炸、南苏丹客车遭袭数十人受伤……想想南苏丹这个随时可能爆发战乱的国家,我们的旅行是幸运的。

[责任编辑:阮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