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思

来源:今日江山 2017-03-29 09:24

  杨明良

  夜里醒来,一时难以入眠,竟恍惚地想起了我的大学生活。

  我想,其实,我是极不愿意毕业的。那段美好的日子,即便现在想来,也历历在目,仿佛就在眼前。

  一群同龄人在一起,我们有说不完的理想和人生。为了普通话和英语的等级考试,我们一起挑灯夜读。当然,更多时候,我们的夜晚是空闲的,于是,我们乐此不疲地开着“卧谈会”,天南地北,内容无所不包。印象中,我们甚至还玩过成语接龙,玩过流行歌曲对唱。这些现在想来极无聊的事,当年我们可都是全身心地在做。

  当然,不得不说的,还有我最爱的社团——古韵社。我对中国古代文学有着浓厚的兴趣,进了古韵社,我第一次发现有这么多人跟我志趣相投。我可以在这个小团体里大谈特谈柳永、温庭筠;我们一起填词,在一年一次的朗诵比赛中高声诵读自己青涩的作品……那真是一段极美好难忘的日子!

  但是,我也无时无刻不在期待着毕业。对于农村出来的孩子而言,毕业不仅意味着减轻家里的负担,还能给家里增加一份收入。十多年过去了,我仍旧清楚地记得我的第一笔工资,869元。这份即使在当时看来也并不算高的工资,却让我这个每月生活费从来没超过300块的人,有一种无所适从的感觉。是的,就是无所适从。我捏着单位里发的工资存折,看着上面的数字,努力抑制住内心的激动和兴奋,我想,我应该买点儿什么。可是,买什么呢?那种感觉,在今后的岁月里就再也没有出现过。

  人生真的很神奇,即使对于我这样一个中规中矩地过着平凡生活的人来说,细细回想起来,也觉得不可思议。那些日子,那些感觉,就在你不经意的瞬间,记录下你每一步走过来的足迹。于是,不只是笑容,连泪水都变得弥足珍贵。

  后来啊,我就一直老老实实地工作,最早是在幸福小学。那时候同学间的联系还处在一个频繁的阶段,手机还没有现在这么智能,除了打电话,我们就只能每天晚上开着电脑聊QQ。他们知道我在幸福小学,都恭喜我一毕业就能找到“幸福”。那是一段过渡期,其实我过渡地并不顺利,我曾一度把自己困在“大学生”的身份里走不出来,内心不肯承认我已经走上讲台、成了一名老师。这种心理落差让我局促不安。可是,多么神奇——再难再忐忑,再觉得坚持不下去的事,也终究成了过去。

  过去很长很美,而此刻的夜雨阑珊、思潮起伏,待明朝醒来,也会成为一份独特的过去罢?

扫码分享到手机

(来源:今日江山  责任编辑:吾献红)
手机订阅:联通用户发送811到106557870 电信CDMA用户发送102到1065920137 移动用户发送4061到10086

  • 联通
  • 联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