再见,106

来源:今日江山 2017-03-29 09:23

  毛建芳

  搬离106是个阴天,就像小说的背景,渲染了欲走还留的心情。

  似乎从来没有像今天这样,对一间单位宿舍如此留恋过。记得刚毕业那几年,不夸张地说,搬过将近十次家。住过粮站宿舍,住过税务局宿舍,也住过农家宿舍。可每一次都住得匆匆、搬得匆匆,还未来得及梳理对宿舍的情感,下一站又急吼吼地在等着我了。每一次住的都是别人家的宿舍、别人家的庭院,虽宽敞、雅致,可终究是别人的。这一次,搬离住了将近六年的自家宿舍,说舍得,那是骗人的。

  六年前,单位宿舍“一房难求”,递上申请后等了许久,终于有了佳音。同事海萍将106的钥匙放在我手心,亲切地关照道:“芳,搬过来吧,你家离学校远,住在这儿方便些。”从此,106就成了我的另一个港湾。

  在106,最喜欢做的,莫过于在冬日的午后,搬一张椅子到阳台,看一张张青春洋溢的笑脸,听树丛间此起彼伏的鸟鸣。或者,搬出被子晒太阳,嗅阳光的味道,品冬日的暖意。虽然阳光直射在106的时间极短,可106给予我的“暖”却是无限的。

  那年下了场大雪,公交车都停开了,被困在学校回不了家,是106收留了我。那年遇到生命中的大劫,去医院的前一个晚上,也是106收留了我。还有那大半年的中药煎制,都是在106完成。

  说起喝中药那一段,真是难捱的时光。每天早上到学校第一件事,就是把中药煎下去。待第二节下课的大课间,一路小跑,去106喝药。我喝的中药,气味浓烈且难闻,直白一点说,就是一个字:臭。只有106,每天被这种浓郁的气味笼罩着,不吭一声。当然,它如果会说话,或许会安慰我吧。

  中药刚倒出来总是很烫,得降温。药是倒在小碗里的,再将它整个放入盛着凉水的大碗,这样凉得快些。打发时间最好的办法就是看书,顺手拿起床边的诗歌,看几行,读几行,然后一口气喝掉整碗药汁。药是苦涩的,诗歌是轻盈的,106是安静的。这个时候,味觉视觉和听觉凑在了一起,让我的感官刹那间互通,也让我有理由相信:苦难终将会过去!

  有一次倒药汁,可能因为药太浓稠,一时难以从药罐里出来,心里一急,就用错了劲,药渣从罐口倾泻而出,洒得洗脸池里、地上,到处都是。一直伪装的坚强顷刻间土崩瓦解,我边擦地边哭,可越擦越脏,索性起身趴在床上哭。106依旧很安静,安静得让我不好意思继续嚎啕大哭。安静的106让我更加坚定地相信:我是不会那么容易被打败的!

  如今,离别在即,感慨万千。看窗外,万物复新蓬,鸟鸣又啁啾,虽是阴天,却掩饰不了萌动的春意。就让我带着这里的春天走向另一个春天吧,再见,我的106!

扫码分享到手机

(来源:今日江山  责任编辑:吾献红)
手机订阅:联通用户发送811到106557870 电信CDMA用户发送102到1065920137 移动用户发送4061到10086

  • 联通
  • 联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