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象笔记]走在红毯那一天

来源:衢州新闻网-衢州日报 2017-03-13 10:10

  李庆林

  这是一首让人听了不得不落泪的歌——《走在红毯那一天》。每当彭佳慧唱到这句时,我就想起张爱玲这个旷世才女。张爱玲1995年死于美国,享年75岁。她死在寓所的地板上,身上只盖着一条毛毯。如你所知,张爱玲直到走完她的一生,也无从享受过“走在红毯那一天”。她有过两个丈夫,但从未经历过正式的婚礼。

  尤其2009年我读到她的遗作《小团圆》时,更为其遗憾。读《小团圆》的过程,总令我觉得是在窥视她的一生,也不得不使我随着阅读的进程,笃信“九莉”就是她本人,“邵之雍”就是胡兰成。因此,阅读《小团圆》的过程颇似直视她生活细节的储藏,直视她的冷暖,直视她的淡漠,直视她的风雨,直视她的疼痛……一场欢愉过后,必定是一场透彻的伤痛。假如我是张爱玲本人,我也无法彻底痛恨胡兰成,虽然胡兰成有种种劣行,虽然胡兰成是汪政府的一名臭名昭著的汉奸,虽然胡兰成狡黠,虽然胡兰成爱好沾花惹草……这些同张爱玲和胡兰成之间的爱情并没有太多关联。

  假如她还思维清晰的活着,假如有人问及她关于婚姻或爱情的话题,她一定淡淡一笑,一笑了之。“走在红毯那一天”,在她看来,甚至有些可笑——人间男女应该获得的是情感本身。也许她真的会以为那不过形同逢场作戏般做给别人看的。某男给某女了一场声势浩大的婚礼,带她走在红毯时若是一份作秀,甚至一份虚假,恐怕对于人生而言,真是意义不大,恐怕将来带给她的不堪才是人生真正的悲哀。张爱玲说的“生命是一袭华美的袍,爬满了虱子”,几乎可以做为不幸或悲惨婚姻的注解。

  可以这么说,没有一对情投意合的男女不向往《走在红毯那一天》的甜蜜与幸福。“走在红毯那一天”,应该是为了两位男女将来的日子更加朴实无华,更加合拍,更加脚踏实地。与张爱玲同时代的上海女作家苏青女士,曾写了小说《结婚十年》,冷静而苍凉地回忆她本人的十年婚姻。苏青的丈夫曾给了她无与伦比的婚礼,曾为了追求她煞费苦心。但婚后依然难改放荡不羁的生活习惯,导致他们婚姻的不幸。借用张爱玲在《红玫瑰与白玫瑰》里的比喻,娶了红玫瑰,久而久之,红的变了墙上的一抹蚊子血,白的还是“床前明月光”;娶了白玫瑰,白的便是衣服上沾的一粒饭粘子,红的却是心口上一颗朱砂痣。 还是很喜欢听《走在红毯那一天》,那是对生活全部的一份珍贵渴望。

扫码分享到手机

(来源:衢州新闻网-衢州日报  责任编辑:吾献红)
手机订阅:联通用户发送811到106557870 电信CDMA用户发送102到1065920137 移动用户发送4061到10086

  • 联通
  • 联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