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松随笔39]猛禽(二)

来源:衢州新闻网-衢州日报 2017-03-06 10:21

  李青松

  

  不拾鹰剩了,但“老鹰捉小鸡”的游戏还是常玩的。据说,这种游戏是满族儿童模拟老鹰捕捉小鸡的各种动作编排的。

  前些年,我回东北老家探亲,见这种古老的游戏仍在民间流传——

  场院里一大群孩子在孩子头的吆喝之下列成一队,后者扯着前者的衣边,排头的小不点扮成“小鸡”,其余的都扮成“大鸡”。队外那孩子头扮成“老鹰”。游戏开始,老鹰抖动双臂,作振翅状,然后小鸡与老鹰相互问答。

  小鸡:大哥大哥你干啥呀?

  老鹰:找猫呢。

  小鸡:找猫干哈呀?

  老鹰:猫把锅台后的猪腿叼走啦!猫呢?

  小鸡:猫上树啦!

  老鹰:树呢?

  小鸡:树叫火烧了。

  老鹰:火呢?

  小鸡:火叫水泼啦!

  老鹰:水呢?

  小鸡:水叫牛喝了。

  老鹰:牛呢?

  小鸡:牛上天啦!

  老鹰:天呢?

  小鸡:天塌啦!

  老鹰:好啊,那就抓你吧!

  说到这儿,“老鹰”开始抓“小鸡”,一个一个的大鸡便张臂阻拦保护“小鸡”,“小鸡”随之躲闪,而狡猾的“老鹰”总是能寻找机会穿过阻拦的防线,抓住队尾的“大鸡”,捉住后作吃状,然后再抓,如此这般直至抓完吃到“小鸡”为止。

  这虽然是个游戏,但却从另一面反映出满族文化中鹰崇拜的影子。

  看着孩子们的游戏玩耍,我仿佛又回到天真浪漫的童年,终于也张开双臂加入到孩子们的队伍中去……

  一方水土一方人。鹰的许多品质已融入到北方民族的性格中——勇敢、强悍、刚烈、进击、向上……对我们的孩子从小就培养这种品质,无疑具有积极的意义。

  或许,现代社会的孩子们缺少的正是这些可贵的东西。

  

  鹰是威猛的,而人所具有的不单单是威猛。

  八月松花冻,

  家家打角鹰。

  山边张密网,

  树底系长绳。

  “打鹰”即是捕鹰。每年八月开始,至十二月,是北方满族人捕鹰的季节。我们村里的张三炮不但枪打得准,捕鹰也是一把好手。他在距鹰经常栖息的大树五六米的地方,掘一土坑,人潜伏在里面。当月朗星稀之夜,树上的鹰昏昏欲睡。张三炮便将点燃的一支老旱烟,深深吸一口,抖动一下,鹰见火光,骇然惊醒,环眼暴睁,张三炮已将烟头捂在手里。鹰见没有什么动静,就又进入梦乡,未及睡熟,张三炮又抖动一下烟头,鹰复惊醒,不能入睡。如此这般,把鹰搅扰得整夜不得安宁,万分恼怒。

  张三炮见东方天际已露出鱼肚白,便把腿上系着绳子的公鸡撒将出去。怒火满腔的鹰误以为这一夜的好梦未能做成,都是这只公鸡搅扰的。它双翅一抖,唰的一声向鸡扑去,哪知这一扑正中了张三炮的计——他早在那儿布设了一张丝网。

  当然,张三炮捕鹰并非为了食鹰肉,而是通过一系列过程把它驯化成猎鹰。大雪封山的日子,张三炮只要挥挥手,猎鹰就把下酒的野味顷刻间搞来了。

  猎鹰又是飞机的绝佳卫士。机场跑道附近总是有许多飞鸟,它们对飞机的起降构成了严重威胁,因为它们很容易被飞机的发动机吸进去……早在1000多年前,人类就开始用驯化猎鹰的有效方法解决这个难题。猎鹰的攻击性和威慑力量足以使其它鸟类远离机场。

  两年前,莫斯科克里姆林宫金色屋顶上,常常盘旋着一群一群呱呱乱叫的乌鸦,其粪便对古建筑造成一定程度的污染和破坏。莫斯科市政府采纳鸟类学家的建议,聘请几位驯鹰手放飞猎鹰,便轻而易举地解决了这一问题。用俄罗斯鸟类协会主席瓦勒里·伊利切夫的话说:“猎鹰行动”显然使那些乌鸦处于惊恐状态,它们再也不敢落在克里姆林宫的金色屋顶了。

  鹰能干的事情可真不少。

扫码分享到手机

(来源:衢州新闻网-衢州日报  责任编辑:吾献红)
手机订阅:联通用户发送811到106557870 电信CDMA用户发送102到1065920137 移动用户发送4061到10086

电信

  • 联通
  • 电信
  • 浙里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