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文关注]城市摄影人:用像素记录城市变迁

来源:衢州新闻网-衢州日报 2017-03-06 10:07

  记者 罗东哲

  建设中的书院大桥横跨于衢江之上。许军摄

  意大利作家卡尔维诺在《看不见的城市》中,描绘了一座座隐秘起伏的异邦城池,他在之后的某次访谈中,提及了自己的真正用意:“对于我们来说,今天的城市是什么?我认为我写的,正是献给城市的最后一首爱情诗。”

  同样的,还有吴念真。在一次《这些人,那些事》的新书发布会上,他说,卡尔维诺正是一位都市漫游者,一个在人群里游荡而并不属于这个群体的人,他是在安静地旁观这座城、这些街道、这些人群,并记录他们。

  而在如今这个时代,最符合都市漫游者气质,并稍稍带有些浪漫情绪的人,也许正是那些将镜头瞄准城市发展的摄影师们。

  今天,《人文周刊》寻找到3位摄影人,他们拍摄衢州的日渐繁华或者角落与秘境。在他们的照片里,都市漫游者向我们的城市献出了赞美诗。

  每一张照片,就是一个故事

  寻常街路是土哥照片的绝对主角。他通过手中的相机,展现给人们一座不一样的城市。

  “从最初对摄影的单纯喜爱,到狂热的器材发烧,到后来的懵懂认知,我想绝大多数沾上摄影的人都会经历这样的过程。到底什么是摄影?这个问题曾经困扰我很久。现在,我给自己找到了答案,就是:发现、记录、表达、回忆。”作为衢州知名的摄影人,衢州市摄影家协会副主席许军的照片,常常一经发布便成为“网红”,“很多人喜欢我的照片,也许是因为在我的照片里找到一些共鸣吧:能找到一些美,或者是自己曾经生活过的影子。”

  许军的作品大多记录了城市的热闹与繁华:四通八达的道路、挂满红灯笼的热闹街头。也有傍晚的信安湖畔,夕阳浸染,街灯星星点点的亮起,整座城市换上夜妆,分外神秘……从2008年开始,他的镜头一直关注着这座城市的变化。作出生于市区上街,土生土长的衢州人,许军在成长过程中亲眼见证了这座城市发生翻天覆地的变化,“这点时间对城市的记录来说还是比较短,而这个城市变化的速度足够快。”

  “在我的小时候,上街还只是一条窄窄的马路,道路两旁是高高的梧桐树。”许军回忆,当时的上街和现在的水亭门有些相似,“也是这样的木板门。夏天的时候,我们常常和大人一起在梧桐树下纳凉,”南街开始改造后,许军突然意识到,城市的变化速度之快超出了自己想象,他开始有意识地拍摄这些变迁。

  同样因为意识到城市发展的不可逆转,建筑商人土哥也选择使用自己最熟悉的媒介摄影来完成记录。当喧闹的人声、车声渐渐沉下去,只属于衢州的市井气息逐渐地,带着点疲倦地蔓延在所有巷弄里。这时的街头巷口,牵着孩子手回家的妇人、慢悠悠骑着自行车的市民,偶尔还会遇见精神抖擞、穿梭奔跑的大花斑猫……在土哥眼中,这样光景的衢州才真正地显露出了它迷人的腔调。

  通常认为的建筑商人总是粗犷的,但土哥的照片却反映出了他细腻、宁静的内心。“衢州这座城市,每一条路都有自己的故事,每一幢老房子都深藏着秘密。有可能它就在你家的隔壁,但是,你未必能发现。当你得知你家的隔壁的建筑有那么秘密的故事时,你会努力地探寻每一条街道的秘密与鲜为人知的故事。我觉得,这对城市来说,也是十分珍贵的。”

  土哥镜头里的人物通常都非常自然,似乎全然感受不到摄影师的存在,为了达到这样的效果,他总结出了自己的一套办法:“许多人对专业相机的警惕心比较高,而且在镜头前容易紧张。我会选择带一些‘威胁性’相对较小的小相机,这样可以不去惊动被摄者,也不破坏现场的气氛。”因此,土哥照片里的人物在周遭静谧的环境中展现出镇定安然的姿态,这也许就是日常生活的力量。

  “其实弄堂里复杂的光线环境正是这种色调的主要来源,而拍摄者要做的就是选择一个正确合适的场景来记录美丽的一面。在后期上我也会对画面的明暗和色彩进行一些微调,来达到我中所想的那个样子,当然这也和个人喜好以及感情有关系吧。”在土哥眼里,他的摄影风格只关乎感情,“可以说,我们用心记录的每张照片,都是一个故事。”

  影像存在于人心,城市塑造于未来

  郑剑敏开始尝试将镜头对准日益变化的城市,及其生活中的悄悄变迁。

  2017的农历新年刚刚到来,在公安系统工作的郑剑敏所拍的一组,反映水亭门历史文化街区流光溢彩的照片在网络被刷屏。对于因为这组照片渐渐在衢州摄影界崭露头角的郑剑敏来说,“自己也懵了”。

  “那是我在水亭门执勤时,利用休息时间拍的。”出生于江山的郑剑敏是个十足的摄影爱好者,因为工作繁忙,外出拍照的机会并不多,“所以一开始,我拍摄的对象基本是我的两个孩子。”近些年来,郑剑敏才尝试将镜头对准了日益变化的城市。

  “我刚开始拍的时候,发现一些地方的夜景跟白天看到的完全不一样,甚至现场肉眼看跟拍摄出来的画面,也是完全不同。我有时候回江山,路过小时候玩的地方,就停下来拍照。路人可能会非常好奇问我在干什么,他说这里有什么好拍的。但他们看到我的照片,觉得非常奇怪,说看起来乱糟糟的,怎么拍出来这么漂亮?我自己也有这种感觉。”郑剑敏说,他现在正在努力拍摄,希望能记录下流淌的时光。他也希望用照片告诉自己的孩子:“这个世界不只有青山绿水,还有高楼大山。有些人死守着儿女情长,有些人追逐着鸿鹄之志。但无论在哪里,这个世界都很美。”

  在土哥看来,散落于古城各处的弄堂、老房子,令城市温暖,也让历史变得有迹可循。

  “我相信,未来的衢州,建筑是可以阅读的,街道是可以漫步的,公园是可以品味的,天际是可以眺望的,衢州的城市表情是大气而优雅、温暖而令人愉悦的……”许军供职于住建部门,这也为他寻找摄影题材带来了方便,“城市发展快速而猛烈,似乎稍不留意,便有新的建筑出现在周围。”许军对城市老建筑的消逝有着留恋,但似乎对此更多的是憧憬,“这些年,我也不知道自己拍了多少关于衢州的照片了,当然其中有重复的。现在,我主要拍摄信安湖项目。其实,那里刚开始建设的时候,我就开始记录了。”每天早晨六点不到,许军就会出现在信安湖边。信安湖哪个角度看起来最美,什么时候有渔船经过,他都知道的一清二楚。

  曾经有朋友微信许军说,“再过几十年,要看衢州的老照片,可能都要找你。”许军说:“这是说笑,我没有那么伟大。现在很多本地摄影师在记录衢州,我只希望从我的角度拍摄这座城市。”

  与许多城市摄影人一样,许军拍摄的城市秘境总是让人感叹:原来,我们生活的地方这样美。

  “对我们摄影人来说,衢州是一个丰富而精彩的主题。但是我觉得多数的摄影师关注的可能仅仅是人或更多是以人为拍摄主体,而忽略了人们所生活背后的环境。”土哥认同许军的看法,他同时也认为,“摄影师们应该关注更多看似平常却真正具有衢州特色的弄堂、街道和民居建筑。”

  作为人文摄影师,在土哥看来,城市如人的手掌,散落于衢州各处的弄堂、老房子串起了或长或短的掌纹,令历史变得有迹可循。“我一直觉得,这些老房子,它们的身体虽存活到现在,灵魂却仍留在属于它们自己的那个时代。所以,我们的这种记录从某种意义来说就是一个自我发现的过程。我们记录了城市,也从城市身上寄托了自己,承载了自我。”

扫码分享到手机

(来源:衢州新闻网-衢州日报  责任编辑:吾献红)
手机订阅:联通用户发送811到106557870 电信CDMA用户发送102到1065920137 移动用户发送4061到10086

  • 联通
  • 浙里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