征服

来源:今日江山 2017-01-11 10:31

  毛建芳

  前两日爬了金钉子公园的一座小山丘,开心得像征服了泰山似的。这种自我炫耀让人心有不安,趁今日得空,来一场实打实的“征服”。

  午后三点半,秋阳有些燥。大灵山殿的指示牌就在边上,山路原始得很,没有齐整的大理石台阶,有的只是大小石块的简单堆砌。偶尔还要来一段被松树落叶所铺掩的路面,脚一踩一滑,让人内心忐忑。可路是自己选的,不管怎么难都得硬着头皮上。

  爬了不一会儿,就感觉口干舌燥,得不停补水。又担心一小瓶水坚持不到山顶,不敢放开喝。就这样半干半渴地攀爬,特别难受。阳光透过松林照射进来,没有风,只有闷热。好在此时,眼前出现了一座小亭。我仿佛看见了一根救命稻草,拼尽余力向亭子走去。

  站在了亭门口,风吹过来,带着秋意,让人神清气爽,先前的不适得以大大缓解。眺望远方,俯瞰山下,有一种想指点江山的错觉。当然,这只是半山腰,如果到了山顶,嘿嘿,不敢想象有多美!

  接下来的山路更陡。听着我急促的呼吸声,儿子有些担心:“妈妈,你行不行啊?如果你整个人都瘫了怎么办?”“傻瓜,老妈才没这么容易倒下,上面不是还有灵山殿的菩萨保佑嘛!”为了让儿子放心,我只能故作轻松地说。老公没说话,只是攥紧我的手,牵着我一直向上攀登。

  一小瓶水在一家人手中传递着,可大家都不敢大口喝。汗水从额头、发隙和背部冒出来;每呼出一口气,就像从喉咙喷出一团火;每说一句话,就会消耗很多精气神。身体更加不舒服,毛孔一直顽固地竖着,一时之间,我已感觉不出自己是热还是冷。此时此刻真想半途而废,原路返回。什么表率、什么榜样、什么坚持、什么征服,都不要了,我只想安安静静地做一名弱者。可那双大手依旧牢牢地拽着我,不嫌弃、不抛弃,我只能乖乖地被他牵着,不轻言放弃。

  不远处传来说话声,听起来有好几个人。这给处在意志绝境的我带来逢生之感。走近了,看清了,是三个臂挽红袖的巡山干部。他们仔细打量着我们,嘴里不停地问:“你们从哪里来?上山干什么?有没有带火源?会不会抽烟?”一连串的盘问让我们有点招架不住。当听说我们只是来此爬山游玩时,他们的脸色立刻缓和下来,告诉我们此地离大灵山殿只有十分钟路程。见我们大汗淋漓,他们关切地告之,山顶有歇脚处,还有茶水供应。

  有了准向导的告知,脚步立马欢快起来。将瓶中水一咕噜喝完,继续向山顶进发。不一会儿,就看见了红墙灰瓦的大殿。因为口渴,我们径直走向厨房要水喝。水是石香薷泡制的,不仅清凉,还有回甘。猛喝几大口,终于缓过劲儿来。搬条长凳,坐在门口,任风吹乱我的发。

  此时再望四周,胸中不禁喷涌出“会当凌绝顶,一览众山小”的豪情。原来,只要脚不打颤、心不善变,切断退路、执着一念,海拔520米的高山也可以被征服!

扫码分享到手机

(来源:今日江山  责任编辑:吾献红)
手机订阅:联通用户发送811到106557870 电信CDMA用户发送102到1065920137 移动用户发送4061到10086

电信

  • 联通
  • 电信
  • 浙里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