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回1217

来源:今日江山 2017-01-11 10:30

  张妙苗

  大一新生报到那天,是一位学长把我从学校最西边的体育场报到处,领到最东边的32号宿舍楼。笨重的行李箱被他拉得呜呜直响,我紧紧跟在他身后,走了足足十分钟,才看到了那栋高高矗立着、被称作“公主楼”的宿舍楼——这是学校唯一一栋电梯宿舍楼,共18层。对于一个偏理工科的学校而言,这栋楼容纳了全校80%的女生。

  我住在12楼,1217。

  学长把我送进电梯便离开了,因为男生不能上去,留下我一人傻傻地站在电梯里。那时的我并不知道需要摁一下楼层数,电梯才会上行。后来,每次在电梯间忘记摁按钮时,总不由自主地回想起当时的窘迫。随着年岁的增长,这年少无知的青涩和笨拙,竟也让人无限怀念。

  倘若不是门口的大红灯笼,我一定会在长长的楼道里走过头。越往里走光线越暗,唯独1217被红灯笼衬得那般悠远迷人。在陌生的城市,红色极暖。打开门,已有一名同学到了,正收拾行李。见我进门,她热情地上前打招呼。愣了几秒钟,我才从她一口浓重的山东话中,听明白她叫芳芳,但这丝毫不妨碍她的热情。作为班里仅有的两个女生,我们就这样开始了朝夕相处的大学生涯。宿舍里还住了其他班级的两个姑娘。那不到20平米的空间,承载了四个姑娘一生中最珍贵的记忆。

  二十来岁的我们,如含苞待放的花骨朵儿,单纯、真诚,对未来充满了新奇与期待。偷偷在宿舍里煮馄饨,楼下有“故事”时,飞一般地挤到阳台上看热闹,不顾矜持扯着嗓子喊隔壁宿舍的同学,听着音乐一起打扫卫生,一起上课、逛街、打牌、练瑜伽,每晚都会举行睡前“卧谈会”……我们所经历的,正是所有大学宿舍里都会上演的故事,乐在其中,至今念念不忘。

  2008年的汶川地震,是“公主楼”的噩梦。与震区相比,我们显然已幸运至极。然而,长达90秒的强地震,还是让远在两千多公里外的杭州,感受到一定程度的震感。由于远场效应,这座18层高楼的震感,比地面强烈得多。一时间,整栋楼的女生乌泱泱地挤下楼,有的披头散发,有的穿着睡衣拖鞋,有的惊慌失措地大喊,还有的人甚至没搞清楚状况就慌慌张张挤入人群……

  我也没有例外。当时突然感到一阵强烈的头晕,身体也会前后移动,眼前有种坐过山车似的晕乎感。我紧张得双手扶住桌子,使劲晃了晃脑袋,还是很晕。至此,我还没有意识到地震来了。我还在疑惑,生什么重病会有这种不能控制身体的眩晕感,直到下一秒拨通同学电话求救才明白过来。冲出1217,随人流撤离出宿舍楼,外面已是一片混乱……

  昨夜,又梦见回到了32号楼1217。一阵急促而霸道的敲门声,还是那样熟悉,我知道,芳芳又忘带钥匙了。起身开门,道一句好久不见,竟从梦中哽咽醒来。

  岁月悠悠,梦也悠悠,惆怅却无言。年华已逝,相逢梦中,多少青春往事只能成为永恒的追忆。

扫码分享到手机

(来源:今日江山  责任编辑:吾献红)
手机订阅:联通用户发送811到106557870 电信CDMA用户发送102到1065920137 移动用户发送4061到10086

  • 联通
  • 浙里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