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安枫叶红

来源:今日江山 2017-01-11 10:29

  毛根兴

  山是温柔的臂弯,小心地环住一个湖,也一并环住了潋滟的水光和万顷的碧波。因为状如弯弯的月亮,遂拥有了一个好听的名字——月亮湖。每当中宵月明,天庭的明月纵身入水,化作清光万里,落月在水中微微摇荡,袅袅的烟波,轻纱一样笼着湖水,笼着湖畔连绵起伏的青山,那时天地交融,万物安详。

  山间清流,带着喧闹一路奔腾而来,和众水相会时只打了个旋,瞬时归于宁静。湖上波光粼粼,水中游鱼历历可数。白天,阳光穿过水面,打在鱼儿身上,一闪一闪地泛着银光,惹得游客驻足惊叹之余,只恨不能投身于碧波之中,化作一条自在的鱼儿悠游而去。

  秋来,更令人神往的却是湖边的山。江南温婉湿润,山的容颜似乎永远都是年轻的绿,四季的轮回没有给她带来多大的伤害,即使是严酷的冬,如果不来一场铺天盖地的雪,也不过觉得是较为沉郁的夏罢了。

  满眼皆苍翠,太单调了是不?别急,那里还藏着一片枫树林呢!当秋光把青绿的叶子一点一点染红,每一树都庄重地擎出一把把火炬,漫山遍野一起点亮,一个山头连着一个山头,似乎整个世界都要燃烧起来了。

  确实美得壮丽、美得令人心醉!很多朋友都去看过,回来后不无炫耀地发在朋友圈里,又谆谆告诫:快去看吧,不然就要凋谢了。

  早上落了霜,枯草残叶一夜白了头,显得更加暗淡凋零了。寒霜也预示着今天是个好天气,午后,暖暖的太阳驱走早上的严寒,天空蓝得让人几乎不敢相信。微风拂面,暖如早春,在这样的天气不出去走走,似乎真的要辜负什么了。

  来看红枫的人是出乎意料的多,也不知从哪汇集了这么多游人。车的长龙已排到离山五里的长安,去的去,回的回,熙熙攘攘像是节日的街头。举家出游的,牵着狗的,抱着小孩的,莫不喜笑颜开。

  果真来迟了。虽然早有预感,心里还是不免微微失望。那想象里的漫天云霞,消失得无影无踪,只能凭着残存的几树叶子去揣想当日云蒸霞蔚的盛况了。“上个星期来,还是很漂亮的。”有人不无惋惜地说。落叶叠着落叶,残红满地让人不忍相看。地上铺着的,风里飘荡着的,枝头还犹自痴痴怀抱着的,都是曾经明艳得不可方物的美啊。

  游人四下散开,流连在那些尚未完全凋零的树下,举着相机,拍红叶,也拍自己。“为君持酒劝斜阳,且向花间留晚照。”是春花似红枫,还是红枫胜春花?在一山暖阳里,就着一树红叶,咀嚼着湛蓝的天空、山间缭绕的淡烟,即使无酒可饮也是可堪一醉的吧。

  残留在枝头的枫叶,大部分都已枯萎。有的半枯,像是昨夜刚刚死去,似乎还残留着繁华时的旧梦,蜷着身子,只等来一场更深的冷雨,或者更凄厉的大风袭来之后零落成泥,化为尘化为土。

  我没有随着人流在枯枝败叶间逗留,而是抛开大路,沿着野径,向山更幽处寻去。久在尘世停留,一旦踏足山间,山林的记忆在泥土和叶子的清香里一起复活了。红枫是新晋的贵族,带着冷傲飘然而去;山林却是故人,错过了丹枫似火,满山的苍翠仍是永在的。不必邀约,也从不会让你失望。你去,她就等在那里,松涛阵阵,藤萝牵衣,还不时冒出一丛明艳的黄花来点亮你的眼。

  不知不觉来到一条溪涧旁,清清的水流打着轻快的节拍淙淙而去,山是一把琴,水是琤琮而弹的弦。在这幽深的所在,山水的和弦有谁来听?坐在一块青石上,看带着的土色,像是经过一场巨大泥石流的冲刷才得以重见天日的。这上好的石材,被石匠劈成数块,每一块都显出青天样的底子来,纯净而清爽。端坐其上,恍忽中让你自以为成了高居莲台的佛祖,在这清幽之处瞬时悟道,自觉灵台空明,无限庄矜。

  溪水向山外缓缓流去。沿着水流而行,又来到了枫树的地界。这时游客的喧闹又回来了,他们在山腰,我在山脚,各自寻着乐趣。高大的松树林遮天蔽日,阳光顽强地穿林而过,射出万道金色光芒,真难相信在这样的时令还有如此热烈的劲道。隔着溪谷,一面是郁郁的松树林,一面是凋零的红枫。想当时,若是红枫正艳,一面灿然其红,一面无情碧绿,那番景象,像不像两军对垒,虽未开战,却是旗帜鲜明?

  这时,一棵叶子尚未完全零落的枫树跃入眼帘,大约她立身的位置得天独厚吧,一面邻水,一面靠着崖壁,霜风的严酷被山石一挡,又被水汽一蒸,也就折了许多锐气。我遂觉得自己运气特别好,在这山水清绝的地方可以独对一树深红。

  仿佛在此等待好久了。像一个迟暮的美人,当我来时,她浑身颤抖,每一根纤细的枝条都一起摇摆,枝头的红叶,张开热切的手掌殷勤挥舞。大凡太美者,虽是天地精华所化育,也是难免寂寞的吧,山精花魂,也是渴望被激赏、被纳入一双温柔热切的双眼的吧。特别是在这最艳丽的谢幕时刻。

  “如何让我遇见你,在我最美丽的时刻,为此,我在佛前求了五百年……”我忍不住想,席慕蓉吟出的是人的心声,也是树的渴望吧。一阵风吹过来,叶子纷纷飘落,落在草间,落在石缝里,更多的随着流水,流向更远的天涯。不知能不能学学古人,在叶脉上题上相思无数,好让远方的那个人,一一拾起,一一认取。

  夜里,月儿升起来了,越来越亮,柔柔的清辉无遮无挡地泻下来,在空气里流淌的是光明,也是砭人肌骨的寒意,明晨又是一个寒霜天。不由得担心起那些红叶,那些美丽得让人心疼的红叶来。可以安慰的是有一枝已经在我的书架上了,倚着书册,泛着幽微冷淡的光,像一个太美而又不可捉摸的梦,不可寻,亦无法追。凝视中,摘了一片最艳丽的叶子夹进书册,那酷似手掌的叶子,多像一个挽留的手势——她血色殷殷,无限深情地挽住了2016年的最后一片秋色。

扫码分享到手机

(来源:今日江山  责任编辑:吾献红)
手机订阅:联通用户发送811到106557870 电信CDMA用户发送102到1065920137 移动用户发送4061到10086

电信

  • 联通
  • 电信
  • 浙里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