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考试作弊”这道难题如何解?

来源: 2016-12-20 09:19

  江山 周凌云

  在今年的衢州市医师资格考试综合笔试现场,一名河南籍“枪手”千里迢迢赶来替考,因相貌特征“异常”被查出,导致东窗事发。目前,“枪手”以及原本的考生均因涉嫌代替考试罪被公安机关取保候审,俩人都将面临刑事追责。(据《衢州晚报》)

  正应了“偷鸡不成蚀把米”那句俗话,在这个凄冷的寒冬,估计这名“枪手”肠子都要悔青了:2万元报酬落空了,还讨来一场牢狱之灾。当然,这不值得同情怜悯,一切皆是咎由自取,她必须为自己挑衅诚信、蔑视法律付出代价!

  考试作弊,相信我们每个人都不陌生,但在我们大部分守法公民经历中,概念也仅限于打个小抄、前后左右偷瞄,从未找过“枪手”,也未当过“枪手”!

  英语四六级考试、成人高考、职称考试……在这些考场上,一些人出于各种各样的目的,抛出利益或被利益所惑,跨越底线铤而走险。

  作弊,成了一种灾难,甚至是“逢考必有作弊”。他们作弊,是他们诚信缺失的表现。可是,我们在谴责的同时,是否也该有点反思?

  “考考考,老师的法宝;分分分,学生的命根;抄抄抄,学生的绝招。”这句流传甚广的顺口溜可以揭示一些深层根源。从表面上看,作弊的目的仅是为了获得高分,但在分数背后呢?是利益!在竞争激烈的现代社会,考试就是一种竞技,带有很多的功利性。考试成绩成了体现能力的晴雨表,比如大学生英语四六级通过与否,关系着能否顺利毕业、保研、谋到好工作。考试的不科学性、盲目的证书、文凭崇拜等问题,衍生了“考试经济”产业,一些心术不正的人企图从中牟利,作弊之风由此泛滥。

  作弊并不是中国人的专利,外国人也作弊;作弊也不是现代人的专利,古代也有作弊。但迄今为止,人类还没有发明一种比考试更为理想的检验一个人能力高低的方式,所以我们在抨击考试种种弊端的同时还在使用着考试,正所谓“成也考试、骂也考试”。

  由于道德手段的非强制性,仅仅靠谴责,对作弊者是起不了多大震慑作用。于是人们想到了被称为“最低限度道德”的法律手段——《刑法修正案(九)》将代考行为入刑,规定“代替他人或者让他人代替自己参加法律规定的国家考试的,处拘役或者管制,并处或者单处罚金。”人们希冀运用法律强制性去制止作弊,但不要忘记,法律不是万能的,而且法律对于日益泛滥的作弊之风而言,仅是“堵”而非“疏”。

  要解决“作弊”这道尴尬的教育难题,需要法律手段与道德手段并用,秉承“道德教化为主,法律惩治为辅”的方针,而最重要的还是从教育体制改革入手,变革人才评价机制,只有这样才能“标本兼治”。 作弊是在考试过程中产生的,解决这道尴尬难题的过程不也是一场考试吗?教育主管部门以及相关部门如何去解答这道题,能否得高分,大家翘首以待!

扫码分享到手机

(来源:  责任编辑:吾献红)
手机订阅:联通用户发送811到106557870 电信CDMA用户发送102到1065920137 移动用户发送4061到10086

  • 联通
  • 浙里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