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家解读中央经济工作会议:金融监管体系改革或有实质进展

来源:人民网 2016-12-16 22:07

【专题】聚焦中央经济工作会议

  人民网北京12月16日电(李海霞)中央经济工作会议12月14日至16日在北京举行。对比2015年会议公报内容,多位专家在接受人民金融采访时表示,“稳中求进”将是2017年的工作总基调。无论是“稳”还是“进”,确保不发生大的风险都是必要前提。同时,加强一行三会的协调沟通机制和建立金融管理委员会非常迫切。更有专家认为,在今年的公报中,还特意提到“提高和改进监管能力”,这或许意味着明年监管体系的改革会有实质性进展。

  货币政策稳健中性量要适度价要合理

  在整个公报内容中,2017年货币政策的定调成为最为关键的内容之一。货币政策是指中央银行为实现既定的目标,运用各种工具调节货币供应量来调节市场利率,通过市场利率的变化来影响民间的资本投资,影响总需求来影响宏观经济运行的各种方针措施。

  去年的公报将2016年的货币政策表述为“稳健”、“灵活适度”。目的是为结构性改革营造适宜的货币金融环境,降低融资成本,保持流动性合理充裕和社会融资总量适度增长。

  而在今年公报的表述中,2017年货币政策的方向已调整为“稳健中性”。

  中国社会科学院金融所银行研究室主任曾刚在接受人民金融专访时说,“稳健中性”的描述意味着货币政策不会刺激实体经济。

  “过去一段时间,货币政策更多关注‘稳增长’。‘稳健中性’意味着货币政策态势面临着一定的微调。从原来单一‘稳增长’的目标,开始转为‘稳增长’和‘防风险’、‘防市场泡沫’并重的格局。”曾刚说,总体上,是要对货币增长进行总量控制,防止货币环境过于宽松形成泡沫和其他的金融风险。

  浙商银行经济分析师杨跃认为,“稳中求进”将是2017年的工作总基调。无论是“稳”还是“进”,确保不发生大的风险都是必要前提。

  近日,央行货币政策研究小组发表文章,回顾2015年以来稳健货币政策的主要特点。文章特别提到,未来,将继续实施稳健的货币政策,为结构性改革营造中性适度的货币金融环境。特别是要疏通货币政策向实体经济的传导渠道,完善宏观审慎政策框架,守住不发生区域性系统性风险的底线。

  中国民生银行首席研究员温彬在接受人民金融采访时表示,“稳健”体现在今年的政府工作报告里是M2和社会融资同比要增长13%的目标。“中性”,即保持量要适度,价要合理。

  同时,在曾刚看来,除了货币政策在态势上进行调整之外,在传导机制的梳理、实施的约束层面上也要适应新的变化。

  “比如,央行宏观审慎评估(MPA)制度的推出,将数量控制对象从单一的银行贷款扩展到范围更大的广义信贷,年终把表外理财放到MPA框架之中。都是适应新的货币创造的路径下改进货币调控的方式。”曾刚说。

  同时,曾刚也强调,在货币政策微调的过程中,同时要注意可能的风险和市场情绪的变化。“最近一段时间,债券市场出现波动,为了保证防风险有序地进行,抑制市场泡沫的有序地进行,需要保持流动性合理基本的稳定,避免调整过程中产生的不确定性。”

  把防控金融风险放在更重要位置

  “要把防控金融风险放到更加重要的位置,下决心处置一批风险点,着力防控资产泡沫,提高和改进监管能力,确保不发生系统性金融风险。”在2016年中央经济工作会议公报中,防控金融风险被提到了非常重要的位置。

  杨跃认为,“一批风险点”、“资产泡沫”的表述说明中央对目前经济金融领域存在的风险隐患有着非常深刻的认识。

  证券日报副总编辑董少鹏在接受人民金融专访时表示,我国金融体系的风险有一些是显性,但还有一些隐性风险没有显露,监管部门通过监控发现了一些风险。

  “比如在期货市场交易、互联网金融等方面存在滥用杠杆的风险。有一些险企在国外高价收购物业,还有的险企挪用保险资金去国内外投资,受到了监管层的高度重视。银行系统、保险系统这方面的风险要进一步排查和化解。”董少鹏指出,还有一个风险是银行贷款给一些僵尸企业,由于企业难以为继,贷款就可能“打水漂”。

  “这是中央强调把防控金融风险放在更重要位置,进行排查和多渠道处置的初衷。”董少鹏说。

  而在杨跃看来,必须认识到,“三去一降一补”五大中心任务的完成还有非常长的路要走,这些事项要么和金融领域直接高度相关,要么需要金融领域的高度介入。因此金融风险如果得到较好防控,本质上就能确保整个经济改革转型的稳定和顺利推进。

  不仅如此,温彬认为,从外部来看已经发生了很大变化,美联储加息以后,美元指数走强,债市下跌,个别国家也开始纷纷加息,势必会引起国际资本的流动。我国容易受到美联储货币政策溢出效应的影响,加强对金融风险市场的防范非常必要。

  事实上,今年以来,已有一系列防控金融风险的针对措施,无论是房地产调控政策的持续加码,《地方政府性债务风险应急处置预案》的发布,还是银监会表外业务监管新政的意见征求,社会各界所公认的诸多潜在风险领域正在得到高度关注。

  “‘下决心’的提法更是说明中央下决心进入金融风险防控的攻坚期和深水区,有针对深层矛盾和问题进行根本整治的魄力。”杨跃说。

  “个别的保险公司、中小银行都存在资金风险。需要引起重视,并采取措施。”董少鹏说,大力发展多层次的资本市场,把间接融资比重缩小,扩大直接融资市场,是化解金融风险的极其重要的途径。因此,规范资本市场是长期任务。

  建立金融管理委员会非常迫切

  在今年的公报中,还特意提到“提高和改进监管能力”,专家认为这意味着明年监管体系的改革会有实质性进展。

  “目前,金融创新非常多,跨市场、跨机构的各类业务所蕴含的风险更为广泛、隐蔽和复杂,识别和管理的难度显著加大。这需要进行相应的顶层设计,在全面风险管理上随之转型,守好底线。”杨跃如是说。

  在董少鹏看来,我国目前金融混业、跨业经营形成了一些靠分业监管不能触及和覆盖的领域,存在监管真空。如果事前、事中、事后监管跟不上,不能形成合力,甚至是互相掣肘,不能让风险及时化解,会使风险“脓包”越来越大。

  “因此,完善一行三会协调机制非常迫切,建立集中统一的‘国家金融管理委员会’非常迫切。”董少鹏说。

  央行自2016年起将现有的差别准备金动态调整和合意贷款管理机制升级为MPA。业界认为,MPA体系的推出标志着以宏观审慎为主线的“大金融监管”模式浮出水面,央行将实现对中国金融体系的全面监管,也将是中国金融监管改革的方向。

扫码分享到手机

(来源:人民网  责任编辑:林敏)
手机订阅:联通用户发送811到106557870 电信CDMA用户发送102到1065920137 移动用户发送4061到10086

  • 联通
  • 浙里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