渣濑湾的故事

来源:今日常山 2016-11-23 11:29

  特约撰稿人 王春国

  “石濑兮浅浅”,渣濑湾是一处多么美多么有诗意的水湾滨地啊,她,就在常山港中游,县城东十华里地。走进渣濑湾,和几位白发老大爷座谈聊天,发现渣濑湾是一个有故事的村庄。

  岁月淹没了昔日港湾之胜景

  渣濑湾,曾经为常山港上船家们避风避雨之美好港湾,这里有茶馆酒肆,有客栈小店,在当时来讲也算得上一点繁荣的味道。村中包氏,祖上便是兰溪船老大,关于包氏迁居此地的来龙去脉,笔者曾在《从古航道走进渣濑湾的“包”氏》一文中写过,在此不一一赘述。

  当然,这里过往之客,不仅仅是船家老大与货计。渣濑湾是常山港北线通衢古道和通衢西安古道的必经之地,所以,常常还有陆路过往旅客寄宿歇息。渣濑湾在民间是有影响力的地方,新中国成立初,常山麦坞乡政府所在地也设在渣濑湾,麦坞乡中心小学也设在此。

  渣濑湾尽管离常山县城只是十华里之地,然,就因为其有陆路水路过客相聚,这里热闹了,就连我们古代伟大诗人杨万里也歇宿于此,有杨万里题诗《宿渣濑湾》为证。据说,当年杨万里夜宿客栈就在渣濑湾的“船头山”南侧。当年船家货船几乎都停靠在这船头山脚。这“船头山”之名不是因为船头靠山而来的,而是这座山,在渣濑湾水的映衬下,很像一艘巨大船只,这都是上苍的造化,船头山下的这段水湾又是天赐良湾。这段水湾,船帆挤挤,百姓及船家又将这段称之为“溪水帆”。随着大自然的变迁,渣濑湾在年年洪水回旋下的泥沙里沉积,这里船只也无法进出,渣濑湾也渐渐成了常山港畔的第一大滩了,昔日那繁景的渣濑湾也就变的纯真无比的生态沙滩了。

  渣濑湾滩的乡愁韵味

  渣濑湾滩与日俱大,形成中间大片滩地可种庄稼和大片沙石浅滩夹杂草地与湿地。渣濑湾人很勤快,这家那户纷纷走进滩上,拓荒植桑种果。很有意思,沙滩可种之处几乎给村上百姓圈地成亩,并渐渐有了“中央丘”“上滩头”“八亩滩”“六亩滩”等等名字,且又有了地主归属。这滩地成了渣濑湾百姓增收的新天地,每年百姓除了农货上市卖个好价,还留足自家过年的花生、芝麻、瓜子(土西瓜)、甘蔗及甘蔗红砂糖等。

  渣濑滩,还是村人夏日之休闲天地。人们一日的劳作后,滩之南,常山港清澈之水和滩南雨水冲涮光亮的卵石滩,就是他们沐浴休息休闲的快乐天地。男人们河水泡足泡够就赤条条上岸,躺在卵石滩上,河面微风吹来,仰望天上繁星闪烁,看月亮星空,一天疲惫就悄然而去。渣濑湾滩的夏夜确是非常之美,月光下很静很静,在这美伦美奂的大自然环境中,人们再累再烦都会宁静下来。

  其实,渣濑湾的夏夜,还一件很有意思又有趣的活动,民间的一种捕鳖方式,即手持手电或自制照明工具,腰间别上鱼笼,等日暮之后夜静时,轻轻地从滩沿水边往滩中走,那些上岸产蛋的野生甲鱼,会因电光和动静很快往水方向爬,这时,你正好迎面逮个正着。正因为夏夜有这一自然观象,每年的夏日夜晚,滩上灯光闪烁这里那里,不知道的还以为弄神驱鬼。其实,每年村里人,有收获的很多,遭毒蛇之难也有之,这是自然的乐趣,也是一种大自然生存的游戏。

  “半天鸟”的传说
 渣濑湾滩大,有许多不知名鸟儿,很有趣。春暖花开时,滩上有种鸟,当地人都叫“半天鸟”,民间传说它与常山赵壁王故事有关。传说常山溪口,赵家人氏之妻身孕太子,神灵驱使“半天鸟”从草丛开始鸣叫,一边叫一边原地升空,始终围绕一句“代代赵壁王,一代张天师”叫着,当升到高空只见一点黑身时,突然,哑然失声,好像一块小石头从空中坠落,掉入草丛中不见了。这是怎么回事?原来,这鸟不停地叫着,赵壁王的母亲听烦了,说了一句:“我家有一代就够了。”结果“半天鸟”气死,从空中掉下来。其实,“半天鸟”边叫边升空是其春天发情期的习性,一边升空一边叫着,一会儿落地一会升空,一天无数次。现在河边沙滩上还有这种鸟,还是同样之习性。关键是这种鸟习性和民间故事情节与语境意境较为吻合,故而,故事就这样留给渣濑湾滩了。

扫码分享到手机

(来源:今日常山  责任编辑:吾献红)
手机订阅:联通用户发送811到106557870 电信CDMA用户发送102到1065920137 移动用户发送4061到10086

  • 联通
  • 浙里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