校外培训 一道绕不过去的坎

来源:衢州新闻网-衢州晚报 2016-11-23 11:22

  记者 方金 通讯员 陈冬梅

  前两天,本报连续推出的“影子爸爸”和“咆哮妈妈”的报道,引起了读者对于孩子教育问题的强烈关注。围绕着孩子的教育问题,许多家长都有说不完的话题,当然,在这些话题中,校外培训一定是道绕不过去的坎。

  近日,《人民日报》推出系列报道,直指学生课业负担从课内转向课外,家长焦虑感十足。与此同时,一篇关于“疯狂学而思”的反思校外培训的文章被众多媒体转载,瞬间点燃了校外培训背后一直被盖住的熊熊火焰。

  校外培训市场缘何火爆

  11月18日5点多,柴女士像往常一样,把儿子二宝送到衢州市区某培训机构学习写作文,儿子要在这里从下午6点一直待到8点。“原来写点东西就像挤牙膏,现在已经提高了不少。”

  柴女士告诉记者,孩子今年在柯城区鹿鸣小学就读6年级,从周五晚开始到周末结束,每天都给孩子安排了一门校外培训。从五年级开始,因为要上这些培训补习班,孩子每个周末都没有完整的休息时间。“校外补习,从三年级已经开始了。”

  “那时候刚开始学英语,为了提高他的学习兴趣,我就跟他说,妈妈不会英语,你学好以后回来就可以教妈妈了。”这样一番话,令二宝对英语这个科目产生了别样的兴致。在一次放学接二宝回家时,母子俩收到一份英语培训机构的传单,二宝主动提出要去看看,之后就开始了英语的校外培优。

  “我感觉他英语已经挺好了,有几次就和他建议以后不用去了,但他还是坚持要去。”柴女士说,孩子有兴趣,当家长的自然是乐意买单。因为有英语补习后成绩提高的效果,自此之后,作文、奥数,自然而然地加入到孩子校外的课表内。“总体上感觉时间没有白费,效果还是挺好的。他自己也没有抵触情绪,现在都习惯了这样的学习节奏。”

  除了孩子自身兴趣以外,关键时期对薄弱学科进行冲刺,也让不少家长心甘情愿为孩子校外教育掏钱。小严今年在柯城区新星初级中学念初三,他告诉记者,按照自己原本的成绩可能连高中都考不上。

  “初二暑假开始针对英语和科学进行专门的补习,到现在5个月左右,已经有机会冲刺重点高中。”小严的母亲说,经过亲戚的介绍,她花费了一万多元钱给孩子在世纪大道上的一家补习班报了课,其中甚至有一半是她借的。“只要能出成绩,多少钱我都愿意。”

  这家培训机构的相关工作人员坦言,不少家长都是转介绍这样的形式过来报的班。许多经过补习顺利进入高中的学生,还会继续过来上课。“有一位学生考上高中以后,家长直接就把钱打过来,让我们把孩子的课排上去。”

  而与孩子把大量时间投入到各项培优相对的是,家长的焦虑没有为此得到消解。就读于航埠镇孙家中心幼儿园的轩轩妈妈周女士说,每周二、周四以及周六的下午女儿都要到舞蹈学校学习民族舞。要说起校外补习的好处,自然可以罗列出一大堆,但是到底对孩子好不好她说不上来。“要么为依着孩子天性甘愿承受掉队的风险,要么乖乖买单,加入培优者行列。大家都在学,不想让孩子输在起跑线上,你只有随着大流走。”

  衢州培训机构现状如何

  “教师的流动性很大,我在这行业里的那几年,就看到走了不知道几拨人,有的人可以说就是在糊弄学生。”我市一位曾在培训机构的从业者透露,当时他所在的培训机构内,不少老师甚至连最基本的教师资格证都没有,但收费却丝毫不便宜。而机构的相关负责人在开会时,更多讲到的是销售。

  “当然不可否认机构内有的老师确实教学经验相当丰富,有的也是外聘的退休老教师。”去年,由于种种原因,他辞去培训机构的职位,重新考回了公办学校。“钱是少了不少,但是能安心一点。”

  “有的培优内容确实非常有意义,也是未来的趋势,市场需求非常大。”市民蔡先生在衢州市区经营着一家主营文化课以及信息竞赛的培训机构,他表示,不少经营者确实拥有实力强大的教师团队,也有着正规的管理。但庞大的市场以及家长对于孩子教育投入的果断,都难免会催生出一些负面的东西。“这一点,任何行业都在所难免,要保证行业的健康发展,需要内部加强自律,以及相关的监管跟上。”

  上校外培训班有没有必要

  “上初中的时候基本在补课,高中以后就没有,我觉得学习到了后期还是要靠自己。”在杜泽中学念高二的小王表示,抱着他这样想法的同学还有很多。大家普遍认为不少补习机构宣传得非常好,但实际效果也就一般。因为大多是群体补习,一对一太贵,而且不少补习老师没有针对性,不能针对自己的薄弱补习。

  “我觉得抓好孩子的前期教育,自然就不需要后期再恶补。”孩子今年刚参加工作的徐女士说,自家孩子在上小学时,成绩很不好,后来她加强对孩子的管理,保证孩子每天的作业保质保量完成,成绩很快就提高了。“孩子上了初中以后我就很少管他了,就在初中上过一点点补习班,后期还是靠自己考上了一所211大学。”

  柯城区大成小学老师温红表示,应该根据孩子自身情况与兴趣以及家庭的实际情况来考虑。就她的经验来看,低年级段的学生大多会报艺术类的校外培训,而到了高年级则主要以文化课程为主。

  以作文辅导为例,如果孩子本身就爱看书,经过对头的校外老师辅导,会有很大的提高,但如果孩子本身积累就不够,可能就没多大效果。所以就效果而言,不能一概而论。但是不论怎么样,都不能过度不然适得其反。

  声音

  一个“抢跑游戏”

  “70后”“80后”大多还有过上树掏鸟巢、下河捉泥鳅的经历,弹弹珠、跳房子、捅马蜂窝是那一代人的记忆;这一代人基本到了初三、高三才进入白热化的学业竞争,平常或许也还能保有一定的闲暇和自由;但现在,当“70后”“80后”为人父母,“赢在起跑线”成了口头禅,学业竞争不断被提前。

  于是乎,学区房成为最受追捧的投资品,许多家长需要提前数年开始筹划购置学区房,以便把孩子送进户口对应的幼儿园和小学。以往,在校园学习外,父母最多提供一些课外辅导;而现在,父母对学校教育的参与越来越多,他们还常常与孩子一同参加课外辅导班的学习。一些家长甚至还会通过QQ群和微信群自发组织起来,相互交流,相互攀比,不自觉地给彼此带来群体压力。

  许多人都在说着现在的孩子没有童年,痛恨奥数和培训班,可偏偏没有人愿意退出,因为退出就意味着掉队。就这样,绝大多数家长都在这个“抢跑游戏”中扮演接力者的角色。

扫码分享到手机

(来源:衢州新闻网-衢州晚报  责任编辑:毛利霞)
手机订阅:联通用户发送811到106557870 电信CDMA用户发送102到1065920137 移动用户发送4061到10086

  • 联通
  • 联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