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衢名人堂]傅拥军:卡车司机登上新闻摄影巅峰

来源:衢州新闻网-衢州晚报 2016-11-09 08:39

三衢名人堂

  记者 徐颖之

  2012年7月,傅拥军办公室。本来就不大的办公室堆满了报纸、摄影杂志和照片,转个身都有些困难,坐在一堆杂志中间,他接受了采访。

  在他的身上,你可以读到这样的信息:这是一个热爱生活的人,自然、真实,影像的成就,并没有使他与生活脱节。他仍然通过镜头,热心地关注着普通人的生活。

  他低调温和,说话慢慢悠悠。“你看,我讲话本来就不大连贯,有时候还结巴,所以当时到《都市快报》面试特别紧张,你猜猜我用了什么方法壮胆?”

  我们的谈话便由此开始。

  带着酒味参加面试

  你别笑,我可没骗你,我灌下了一罐啤酒,晕乎乎地就去参加了面试。

  因为我太紧张了,没读过大学,最怕考试。听说《都市快报》不需要考试,我发了10张照片和一千多字的自传过去,过了半个月,在我几乎要忘了这事的时候,突然接到了面试的电话。

  午餐时分,我买了个汉堡,又买了一罐啤酒,一边喝酒,一边吃完了汉堡。然后,带着满嘴酒味和一颗忐忑不安的心参加了面试,居然通过了。其实面试过程很简单,一个小小的会议室坐了七八个人,问了十几个问题。因为那罐啤酒,我回答得还挺流利。

  来杭州前我在《龙游报》工作,工资不少,工作轻松,一个星期就能把一个月的采访做完,但我喜欢摄影,我想多看看,多走走,多了解社会,多体验生活。

  喜欢摄影,这就要从我在龙游文化局当驾驶员的时候开始说了。当时,我经常被单位要求拍一些老房子当做资料。1998年,我花了两万多元买了摄影器材,尼康的90X和三只镜头,当时可是“巨资”啊。

  一天,刚出门便在大街上看到110警车牵着一头牛。我追着警车跑了一里多路,拍了整整一个胶卷。我把这张照片取名为《老牛迷途》,寄给了《都市快报》,第三天我惊喜地看到这张照片居然登在了头版。我收到了80元稿费,后来这张照片获得了浙江新闻奖,再后来又获得了当年的中国新闻奖摄影复评铜奖。到都市快报应聘时,我拿的也是这张照片。

  当过两年卡车司机

  我踏上社会的时候不到20岁,在驾驶技校学了两年,就为了当卡车司机。汽校毕业后分配到龙游汽车站,开的是车况最差的“老解放”,跑长途。

  当时路况不佳,大部分是蜿蜒曲折的盘山公路。轮胎也容易坏,因为路上洒着“黑心钉”,还有“黑心洞”。

  有一天晚上,下着大雨,车子突然歇在盘山公路上,两个轮胎都坏了。深更半夜,四周的山峦被大雨和夜色吞没,我十分害怕,真想丢下方向盘逃走,但一车货要是丢了,驾驶员可是要赔的。最后只有淋着大雨换轮胎,三四个小时下来,浑身湿透。

  当了两年的大货车司机,苦、累,说也说不完。我这个人有些“理想主义”,喜欢写一些散文和小小说,还发表过一些“豆腐块”。所以那时候我常想,今后要把这一段经历写成小说,那我现在就是在体验生活,在积累创作的素材。这成了最困难的时期里,让我支撑下来的信念。

  后来,因为工作表现好,被挑选去当交通警察,还当过汽车站派出所民警,还抓过很多小偷……回头想想,也许正是那种特殊的经历,让我在摄影生涯中奋勇向前,一是再也不怕吃苦,二是把一种底层平民的生活感悟融入了作品中。

  “西湖基层联系点”

  很多人把获过荷赛奖的《西湖边的一棵树》当成了我的代表作,其实这棵树很普通,它只是西湖边一棵没有编号、没有“名分”的桃树,长得不高,也不算漂亮。为什么要拍它呢?完全是因为我的“好奇心”。

  一次整理照片时,我发现了这棵树的几张照片。在这些拍摄于不同时间的照片里,西湖像一个大舞台,这棵树就像幕布,不断变化,树下的各种各样的人才是主角。如果我一直拍下去,以后会不会有人循着照片来找这棵树的踪迹呢?

  于是我用相机为它拍了很多很多“剧照”。它的每一次抽枝发芽,每一次花开花谢,每一次落叶凋零,都留在了我的镜头里。那棵桃树成了我的一个“西湖基层联系点”,每次去西湖边,我必定会走到这棵桃树下,站在几乎同一个位置上,用同一个镜头对准它……拍了三年,当这些照片积累到几千张的时候,我发现,这些构图一般、用光一般、色彩一般的照片变得生动而具体,越看越觉得有点意思。

  我的想法很简单,把眼下的事情做好,拍摄身边最熟悉的东西,西湖正是我实践自己摄影观的地方,在这里我永远有热情,因为每走几步都会看到不一样的东西。

  “没什么意思”的意思

  这几年我确实获过一些奖,但回过头去看,真没有一幅获奖作品当初是为了获奖而去拍摄的。摄影应该是一项需要自觉性的活动,功利不好。

  那天我正在拍摄一组西湖边晨练的镜头,眼角的余光感觉到有一只小动物倏地一下落到了岸边。细看,已经消失得无影无踪。它会不会重新跳回码头?那天的西湖平静得像一面镜子,我趴在地上选好了角度,心想要是它一会跳过去,我还能拍到倒影。

  15分钟过去了,码头上的值班员看我趴着一动不动,以为我是搞破坏的,就开始大声问我。我向他说明情况,他告诉我,这里的水耗子很厉害,经常咬坏电线,所以他花了20块钱,买了一只猫。

  说完,他喊了一声“咪咪回来!”它果然出现在岸边,是一只猫。在它飞身跃起的一刹那,我连按数张,名字都想好了,就叫《西湖捕快》。

  守株待猫?是的,办法很笨,但是,不得不说,好照片是“等”出来的。

  生活中这些有点意思的画面,虽然不是很完美,看似“没什么意思”,但仔细琢磨有着“小小意思”,这些照片是最真实的。我勉励自己多拍这样的照片。

  我最常用的拍摄工具其实是手机,因为方便,可以随意并且真实地记录生活点滴。在我的微博上,有个主题就叫做“没什么意思”,都是平时用手机拍摄的。其实生活中只要你肯留意,就会发现这些有意思的瞬间。

  人物名片

  傅拥军

  龙游人,中国摄影家协会新闻纪实专业委员,《都市快报》摄影部主任。第52届世界新闻摄影比赛(荷赛)获奖者。2007年获中国摄影金像奖。曾三次获得国际新闻摄影比赛(华赛)金奖,一次银奖。2001年获中国新闻奖和第20届全国摄影艺术展金牌,全国十佳青年摄影记者提名奖。出版著作《镜头朝下》和《纪实摄影指导》、《快拍快拍——每天最有意思的照片》。大部分摄影作品都与老百姓切身利益息息相关,拍摄的许多贴近百姓生活的照片,在全国都产生了影响,并有作品被中国美术馆收藏。

扫码分享到手机

(来源:衢州新闻网-衢州晚报  责任编辑:吾献红)
手机订阅:联通用户发送811到106557870 电信CDMA用户发送102到1065920137 移动用户发送4061到10086

  • 联通
  • 联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