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衢名人堂]林龙年:追问:我为什么是我

来源:衢州新闻网-衢州晚报 2016-11-08 14:33

三衢名人堂

  记者 向罡

  一个人如果反复追问自己:“我为什么是我?”他要么是个哲学家,要么是个疯子,如果还有第三种人,林龙年博士一定是其中的一位。这位48岁的衢籍科学家自2004年普林斯顿大学完成博士后研究归国,一直追索“我为什么是我”这个疑问。2012年1月2日下午,林龙年博士在上海普陀区他的家中接受记者采访时说,他也许会用一生的时间来追问这个问题。

  “难道你不好奇?”

  林龙年博士的完整头衔是华东师范大学脑功能基因组学教育部重点实验室副主任、大脑神经编码研究室负责人,神经生物学教授、博士生导师。

  “大脑的奥秘可以说是人类最后一个等待攻克的堡垒。”林龙年博士解释他所从事的研究工作,“依赖现代科学技术的发展,人类无论在宏观还是微观尺度上,对世界的了解都已经相当系统和深入。”但,人类对自己大脑的工作原理还知之甚少。

  去年11月,林龙年博士参加了美国神经科学年会,到会的共有全世界的脑科学工作者约三万六千人,仅美国的脑科学家就有三万多人。单从人数上来说,脑科学在美国已经超过了物理学、化学等传统学会的规模。事实上,有些脑科学学者之前正是物理学家、化学家和数学家。在他们看来,脑科学领域复杂奥妙的科学问题,比传统学科更引人入胜,更有探索挑战的意义。

  有一种说法“科学就是花钱满足科学家的好奇心”,林龙年很喜欢这个解释。他的最大好奇就是人类大脑的工作原理。比如大脑是如何感觉外部世界的?记忆的信息藏在大脑何处?为什么人类能够进行逻辑推理?我们的自我意识又是怎么回事?每个人的大脑中真有灵魂存在吗?“我们每个人的肩膀上都扛着一个大脑,我们每时每刻都在用它,甚至睡着了还在用它做梦,却不知道它是怎么工作的,难道你不好奇?”

   “听”小鼠的记忆

  林龙年在实验室的工作,是和一群小鼠打交道,他给它们戴上“电极帽”,使这些小鼠看上去有点像在烫头发。电极帽上有许多细如发丝的微电极,一端插在小鼠的大脑,另一端连着许多精密的仪器。在仪器的显示器上,林龙年可以记录小鼠大脑中神经元的活动。

  在实验中,林龙年曾设计了几种小鼠受惊吓的场景,让它们放入盒子做自由落体运动,或者放入盒子中反复震荡模拟地震的效果。从仪器上,他听到了小鼠大脑神经元活动的电波咔嗒咔嗒声。

  小鼠们几次经历恐怖场景后,对这些场景有了记忆。林龙年在实验中发现,小鼠在每次“历险”时,电脑上的神经元活动图像会出现强烈的反应:有的神经元放电频率变快,有的变慢,有的停下来一段时间。

  与林龙年一起主持这项研究的是美国波士顿大学的钱卓教授。1999年,正是这位钱卓教授,通过把NR2B基因植入老鼠胚胎,提高了老鼠的学习与记忆能力,制造了“聪明鼠”。钱卓的这一成果轰动世界,被评为当年的世界十大科技成就之一。

  2005年4月26日《美国科学院院报》上,林龙年和钱卓共同发表了他们对小鼠神经元记忆编码的研究成果,在世界上首次发现了大脑记忆的编码单元,为解读大脑记忆密码提供了一种新的可能途径。

  2007年以后,林龙年的研究开始了新的尝试。如果把人脑比做是电脑的电路板,神经元就是上面的电子元件,神经元不仅有不同的类型,互相之间还有不同的联接方式。“我们不仅要知道大脑每个‘元件’的功能,更重要的是要了解这些不同的‘元件’是如何组合起来完成大脑认知功能的。”

  科学研究不是为了获奖

  林龙年这个名字被他真实生活工作圈以外的人知道,是在2005年,他和钱卓教授在《美国科学院院报》发表论文之后,经过媒体报道,人们才了解到这位新锐科学家。此后,他又几乎将自己和媒体隔离。

  “当时,有一些媒体说我们的研究成果解开了记忆的密码。其实,我们的工作只是刚刚起步,只提供了一种可能性,而且还需要今后不断地验证。”

  作为一名严谨的科学家,林龙年觉得这损害了他和他所从事的科学研究,因此几乎不再愿意接受媒体采访。

  脑科学的尖端性,使这一研究领域的重大成果无一例外获得诺贝尔奖。记者问林龙年,他的研究一旦获得成果,能否冲击诺贝尔奖?

  他微笑着说,没想过这些。“我是在研究大脑是怎么工作,怎么编码记忆信息的。在美国有一两百个实验室和我做着同样的研究工作,在中国,类似的实验室也有近十个。我们大家都在共同努力,我希望,最后会有一个人站出来说,OK,我知道了,大脑是怎么工作的。”

  尽管林龙年非常低调,但对这项研究的前景却非常憧憬。人类到现在有两项革命性的进步,第一项是蒸汽机的发明,导致出现了工业革命,第二项是计算机的发明,带来了信息革命。第三项革命性的进步应是基于人类对大脑工作原理的破解,并随之出现智能革命的时代。

  “科幻片里,那些智能机器人将会真实来到我们的身边,他们有类似人脑的记忆方式和思维方式。想一想,这对世界的改变将会有多大?”

  林龙年博士的父亲是名满衢城的名中医林钦甫。“父亲一直希望我能接他的衣钵,他今年八十三岁了,每周仍工作五个半天,最多时候一天要看八十多个病人。”

  一时兴起,林龙年用地道的衢州话认真背起了四十年前,父亲让他强记的《药性赋》:“诸药赋性,此类最寒。犀角解乎心热;羚羊清乎肺肝。泽泻利水通淋而补阴不足;海藻散瘿破气而治疝何难。闻之菊花能明目清头风;射干疗咽闭而消痈毒……”见记者对有些衢州话的记录有疑惑,他再次用普通话作了解释。末了,还让记者去查查,会不会背错。记者去网上一比对,一字不差,这个研究人脑记忆的科学家记性还真不赖。

  人物名片

  林龙年

  神经生物学教授、博士生导师,华东师范大学“脑功能基因组学”教育部重点实验室副主任,中国神经科学会理事,上海市神经科学会常务理事,上海市生理学会常务理事,J.NeuroscienceMethod杂志编委。衢州柯城人,1982年衢州一中毕业,2001年华东师范大学生物学系生理学专业博士毕业,2002年至2004年在美国普林斯顿大学分子生物学系做博士后研究。2004年1月回国,在华东师范大学“脑功能基因组学”教育部重点实验室,主持“大脑编码分析”技术平台的建设,并担任“大脑神经编码实验室”负责人。主要研究方向:学习记忆的神经编码机制。

  2005年入选上海市“浦江人才计划”。承担国家973子课题、国家自然科学基金重大项目、上海市重大科研项目等多个研究课题。

扫码分享到手机

(来源:衢州新闻网-衢州晚报  责任编辑:吾献红)
手机订阅:联通用户发送811到106557870 电信CDMA用户发送102到1065920137 移动用户发送4061到10086

  • 联通
  • 联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