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界风向]当千年敦煌遇上文化创意

来源:衢州新闻网-衢州晚报 2016-11-03 14:23

  一千六百五十年前,敦煌画工和你在做同一件事——为敦煌石窟上色。

  一千六百五十年后,敦煌研究院想做一件有意思的事——用一本“内含5个玄机”的书,给敦煌石窟上色。

  国宝文物+书,能做出怎样的创意?一本手工极复杂、印制流程超长的“敦煌小书”,为何能上市即断货,1个月就紧急加印4次,印数超过四万册?

  在刚刚过去的10月,《一带一路画敦煌》系列涂色书的第三本《云想衣裳花想容》面世了,1个月不到,卖了1.5万册。从故宫到敦煌,“文创”成为流行趋势。2016年国务院发文,“要在保护好国家文物的前提下,推动文化创意产品开发”。习近平总书记提出要“系统梳理传统文化资源,让收藏在禁宫里的文物、陈列在广阔大地上的遗产、书写在古籍里的文字都活起来”。这是趋势,也是机遇。

  “没想到会这么受欢迎”,敦煌研究院院长王旭东说。几个月前,《一带一路画敦煌》系列涂色书的第一本和第二本销售情况令人惊喜,分别达到4万册和1.5万册。这超出了敦煌研究院自成立以来所有出版物的销量。

  涂色书的创意来源于一位资深驴友陈勇。去年的敦煌游后,他被洞窟里神秘的壁画和彩塑所震撼,突然萌生出一个想法:能否模仿火热一时的《秘密花园》,选择一些有代表性的敦煌壁画,通过技术合成,做成涂色书,让更多的人就算无法亲身前往,也能领略敦煌的千年魅力?他抱着试试看的心态给王旭东发了封电子邮件,没想到两人一拍即合。

  和熙熙攘攘的故宫博物院相比,坐落于西北的敦煌研究院虽然同样名气不小,但显然没有常年络绎不绝的游人。对于将主要精力放在做好研究上的敦煌研究院来说,做涂色书是之前没有尝试过的新鲜事。

  怎样才能开发好这件文创产品呢?敦煌研究院选择敞开大门:采用方案竞选的方式,挑选最合适的出版社进行合作,研究院只承担“作者”身份,提供资料授权,创意、生产、发行等则统统交给出版社负责。

  “飞天和菩萨是敦煌的核心标志,前两本涂色书里一定要凸显;然后是壁画里的建筑和服饰元素,图案的设计感强也适合涂色。敦煌洞窟和经卷里还有很多动物、花草图案也栩栩如生,以后可能会专门出分册,孩子们会更喜欢。”系列涂色书的责任编辑袁靖亚说。

  历经半年的打磨,今年6月,系列涂色书的第一本《这盛世,如飞天所愿》诞生了。每本售价48元,里面不仅有可以上色的敦煌壁画线描稿,也有对壁画的介绍,出版一个月内竟然紧急加印了4次,网友和读者的反馈都很好。

  “事实证明,不是大家不愿意亲近敦煌文化,而是我们的创意要求新求变,跟上现在的需求。”王旭东说。与《秘密花园》等国外涂色书不同的是,这套书左手页是斑驳的千年壁画原图,右手页是运用最新计算机技术从高清原图处理而成的保真线描稿,全书所有可涂色线描稿,均非后人临摹,而是敦煌研究院运用最新科技,直接从古壁画中提取而成。可以说,“左手是历史,右手是当下;左手是文化,右手是和传承。”哪怕没有书法基础,不会拿毛笔,也不会写小楷,也可以在家用一只彩色铅笔穿越一千六百五十年,做一回敦煌“画工”和“抄经人”。让大漠孤烟中的敦煌静谧之美,抚慰城市中人们焦虑的心情。

扫码分享到手机

(来源:衢州新闻网-衢州晚报  责任编辑:吾献红)

  • 联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