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周华章42]掬一掌如水的月光

来源:衢州新闻网-衢州晚报 2016-11-03 14:19

  周华诚

  甚至,连谈论月光都是一件奢侈的事情。

  我们热络地坐在一起,谈论股市、创业、风投、理财,文艺一点也可以聊聊歌剧、旗袍、高尔夫。一定不会聊月光的。即便聊的是天气、雾霾——已经离月光很近了,但是也仍然不会聊到月光。

  月光!那么诗意的东西。

  提到月光这个词的时候,我们好像突然一怔。想一想看,大概有多久没有看到过月光了。

  有月光的时候,我们与深爱的人一同坐在庭前,看花开花落,石榴花闲闲地掉在青石板上。月光落在你的脚尖。多想带你一同回到过去的时光,给你看一看我少年时见过的那夜月光。

  有月光的时候,我们就想起了一首诗,卞之琳的那首:“你站在桥上看风景,看风景的人在楼上看你。明月装饰了你的窗子,你装饰了别人的梦。”

  有月光的时候,我们抬头望月,低眉顺目,想一想走过的路,跨过的桥,爱过的人,想一想我们的出发地,以及要去的远方。

  在满地月华里,我们的内心就温柔了起来。

  那么现在,月光呢?

  你还能不能,掬一掌如水的月光给我?

  当孩子突然从教科书里抬头,问,月光是怎样的——这个时候,还真的不好回答。月华如水,银辉遍地,竹影碎摇,穿林带叶——似乎都是古典诗词里的意境;月亮走,我也走,月光下的凤尾竹轻轻摇曳——这又是属于乡村的久远的记忆场景;城里的月光,把梦照亮——鳞次栉比的高层住宅,闪烁其辞的都市霓虹灯,早已经无法让月光穿透厚重的灰霾,照到城市人的窗前。

  我们的窗前,也早已撒不到月光。

  德国神学家保罗·蒂利希,从小娇生惯养、一无挂虑。第一次世界大战爆发后,他被征入伍。在目睹了所在的营四分之三的队员战死之后,安然返回的他有一次无意中进入博物馆,与一幅《圣母圣婴与八位歌唱的天使》不期而遇。当保罗的目光,与童贞马利亚那睿智、柔弱、悲悯的凝视相遇时,从来不懂艺术的他,终于不可抑止地大哭。

  朋友在青海湖边,给我发来一张照片,幽蓝的湖面与夜空,她用双掌掬起一捧水,水里都是满满的月光。 她说,抬头仰望夜空的那一刻,她差点像保罗·蒂利希一样泣不成声。

扫码分享到手机

(来源:衢州新闻网-衢州晚报  责任编辑:吾献红)
手机订阅:联通用户发送811到106557870 电信CDMA用户发送102到1065920137 移动用户发送4061到10086

  • 联通
  • 联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