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讲述]30年坚持救助流浪狗

来源:衢州新闻网-衢州日报 2016-10-30 07:55

  讲述人 冰姐 记录 祝春蕾

冰姐和她收养的小狗。

  没有基地,没有拨款,30多年来,龙游县的冰姐不遗余力地坚持救助流浪狗。今年60岁的冰姐,是一位国企退休人员。她常说,每条流浪狗也都是一个鲜活的生命,如果不帮助这些可怜的小动物,她会自责自己的冷漠。“有些事情做了可能累人,不做会累心,那我宁愿累人。”

  尊重每个生命

  谁都不会料到,曾经有洁癖的我会这样一发不可收拾地爱上小动物。

  以前我喜欢把家里收拾得井井有条、一尘不染。大概30多年前,那时候我女儿才五六岁,她说想养只宠物狗,我不同意,因为小狗身上有气味。但是女儿和丈夫都不停地劝说我,经不起他们的“游说”,家里养起了第一只小狗。慢慢地,我发现小狗真的很有灵性,它可能知道我是家里的女主人,每次饿了、生病了都会来找我。就这样,我对小狗的喜爱也越来越深。我们家先后养了两只宠物狗,都在家“养老送终”。

  那时候,出于对小狗的喜爱,我看到流浪的小狗总觉得很可怜,会帮它们在角落里搭个窝,有时候从家里带些吃的给它们。记得我还在衢州上班的时候,家附近经常看见一只流浪狗,看它在垃圾桶里找吃的,我出门上班的时候会带些吃的给它。几次以后,这条小狗每天早上都送我上班,晚上又在公交车站等我下班,每次都尾随到我家,想跟我回家。于是,我就在家门口给它搭了一个窝。

  开始全身心投入地救助流浪狗,大概是衢州开始捕杀流浪狗的时候,那时大家对待流浪狗简单粗暴,很多人丢弃了家里的狗。看到这些小狗的生命得不到尊重和保障,街上的流浪狗越来越多,我开始救助流浪狗。将它们救下后,有的自己领养,有的送往农村,找人领养。这样一做居然做了好多年。

  每只狗都有故事

  现在我家里已经收留了七八只宠物狗,有“球球”“瓜瓜”“小黑”……每条狗背后都有故事。

  “球球”是一只金毛,领养了快两年的时间。初见到球球的场景还记忆犹新:当时它得了严重的皮肤病,全身皮肤溃烂、发臭,四肢发肿流着脓血,全身没有一块像样的地方,看着很可怜。好多次,我看到不仅是保安、保洁员,还有小区里其他的住户,看到它不是打就是赶。因为我领养的小狗比较多,也引起过家庭风波,当时没想好要不要把球球领回家,就把它放在家门口,球球居然呜呜呜地发出哭声。

  我先把球球领到妹妹家的车库里,等丈夫去上班以后,马上赶去把球球带回家,用药水洗澡、泡澡。球球很乖,我打好洗澡水以后,它自己就跑进洗澡盆里泡澡,当时水温高,又加了药水,可以想象接触到球球溃烂的皮肤刺激性多大,它竟然乖乖地躺在洗澡盆里泡了半个多小时,我很感动。

  第一次帮球球洗完澡,自己的双手、双脚痒得不行。我一边帮球球治疗皮肤病,一边四处找人领养球球,甚至找到宠物店,愿意给店主5000元钱,让他收养球球,可还是遭到拒绝。无奈下,我自己收养了球球,家里自然引起了轩然大波。可是球球很高兴,而且很乖。我带球球出去溜达,总感觉它在保护我,走远了会折回去找我,上坡的时候会停下等我……因为球球的乖巧懂事,我和家人都感受到了狗狗的魅力,球球也深得我丈夫喜欢。

  其实,流浪狗和宠物狗相比,它们更乖更懂得知恩图报。它们在外面流浪久了,特别珍惜现在的主人,很懂事,很努力地想讨主人欢心。有一次,我不小心在家里摔了一跤,家里的狗狗都很着急,它们不知道怎么办,全都围了上来,一直舔我来表示安慰。

  而我也在努力保护它们,有时候也会告诉它们:不要害怕,现在有我保护你。为了照顾流浪狗,我在龙游县城买了一套一楼带小庭院的房子,让狗狗可以有个娱乐的地方,因为收养的流浪狗越来越多,我在小区里又另外买了两间储藏室,给流浪狗做窝。

  最快乐的时光

  在救助流浪狗的路途上,我也意识到一个人单枪匹马,救助能力有限。2010年,我到网上搜到了省动物保护协会的组织,想通过他们找到和我一样救助流浪狗的人,告诉他们我想在衢州再组织分支的想法。可惜的是,我没有在那里找到志同道合的人,不过,我得到筹备分支的允许,于是,我便开始寻找同伴。

  我到衢州一家宠物医院门口等,看到喜欢小动物的人就上去询问,问他们是否愿意和我一起去救助流浪狗。最早是一位年轻老师,她也很关注流浪狗,并且擅长网络;后来还有医学院刚毕业的眼科医生,他实干、动手能力强;还有学生,她是校园外联部干部,工作能力强;还有宠物医生、也有部队的军人和农村的小伙子……和他们一起,我组织了一个大约二三十人的流浪狗救助团队,我们团队有医疗队、护理队、宣传队、外联组等等。

  我在龙游租了一个场地,和队员们发挥各自的能力,筹建起一个流浪狗收容基地。筹建基地的那段时间是我最快乐的时光,虽然每天坐车往返于城乡之间很累,但很开心,因为总归是对这些流浪狗有一个交代了。

  大家都很喜欢狗,送来了大米、鸡蛋、狗粮、被子等等物品。但后来因为目标、方向不同,陆续有人退出了基地,我也因为女儿生了宝宝去国外照顾她一个多月。之后,基地就没有人有全部的精力投入其中。我自己身体也不好,那时候癌症刚刚康复,我不知道老天能给我多久的生命。我不知道,我不在了以后这些狗狗要怎么办,最终决定趁收养的狗还不多,将它们分流掉了,基地也就不了了之。

  我丈夫也很有爱心,但他觉得我收养了这么多的流浪狗,影响了生活。我们吵过架,他有一次忍无可忍,说我只顾自己,从来都不顾他的感受。我当时办基地也是偷偷的,家里人都不知情,媒体报道我也从来不露面。后来家里人知道这事以后很是生气。流浪狗多了,吠声很吵,周围邻居有意见;家人和亲戚不理解,甚至觉得自己精神不正常……

  我遭遇了很多压力,但流浪狗太可怜了,它们连生命都得不到尊重,所以,基地的事情我到现在还不死心。我希望借助政府的力量,能够为我们提供场地,比如烂尾楼,让我们可以为流浪狗安置一个窝;或者让政府的救助基地与我们民间的救助进行互动。我们也呼吁社会科学养宠,不离不弃,文明相待,这样才会有更多的人包容我们的狗狗。

扫码分享到手机

(来源:衢州新闻网-衢州日报  责任编辑:吾献红)
手机订阅:联通用户发送811到106557870 电信CDMA用户发送102到1065920137 移动用户发送4061到10086

  • 联通
  • 联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