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ot

[啸报3]跨越万里 追寻不能忘却的真相

导读

这是日本人奈须重雄第三次来衢州了。繁华的城市,密集的楼宇,如梭的车流,安详的市民……每次,他都会欣喜于美丽衢州的点滴变化,因为他深知,当历史回溯至上世纪40年代初期,这片焦土之上的古城,曾徘徊着恶魔幽灵,哭号着血泪挽歌。“回忆是为了对抗遗忘,回忆是为了还原真相。”10月24日,奈须重雄与14位日本国民开启为期7天的“细菌战最大被害地——浙江”寻访之旅,他们将首站选择衢州,在都市一隅,追寻着战争的斑驳旧迹,在记忆深处,拧开悲情诉说的阀门,代表友好的日本人民弥补着侵略者的悔恨。

记者 李啸 文并摄 责任编辑:吾献红 2016年10月27日

“作为加害国必须正视历史”

  衢城罗汉井5号黄廖氏故居,镌刻着满目疮痍的人间极罪,这里是衢州最早遭受侵华日军细菌战攻击的受害地,现在它已化身衢州细菌战展览馆,努力向世人诉说一段不容忘却的沉痛往事。

  展览馆的悼念区里,衢州细菌战受害者协会会长吴建平指着黑色石碑上一个个遇害者的名字,向调查团控诉:“我的爷爷身中日军刺刀七刀而丧命,叔叔和姑妈均死于细菌战,父亲死里逃生,历尽战乱之苦,奶奶为了生计,不得已改嫁,其实我原本姓陈……”

  “有多少衢州人在细菌战中遇难?”“细菌战的实施过程是怎样的?”“现在还有多少受害幸存者?”调查团成员们围着吴建平问个不停,他们分工严谨,有人专职摄影摄像,有人埋头笔记,有人手持地图对照。

  “此行的成员中,年龄最大的有83岁,大多数是退休老人。”68岁的和田千代子女士是调查团的负责人,她同时也是日本著名反战组织“ABC企画委员会”(注:指反对核武器、生物武器、化学武器)的骨干。

  和田千代子表示,此次寻访之旅由“ABC企画委员会”发起,“平时我们都在调查研究日本军队在侵略战争中的细菌战、毒气战罪行,很多社团成员都希望到战争受害地去亲眼看看,更加全面地获取真相信息。”

  “我们中许多人都与二战有着特殊的关系,战争的惨痛经历加深了大家对和平的珍视。浙江省是遭受日军细菌战最大的受害地,回国后,我们会将寻访的成果告知更多日本民众特别是年轻人,告诉他们作为加害国的国民必须正视历史、承担责任、勿让悲剧再重演。”和田千代子恳切地说。

66岁的调查团成员皆川珂奈江(左)红着眼眶,与李楚雯相拥,任由泪水沾湿了衣襟。

迟到的谢罪与忏悔

  “我们为侵华日军的罪行表示最诚挚的自责与歉意……远在天国的受害者,请你们好好安息,我们一定会与中国人民携起手来,讨回尘封的真相,为推动世界和平而努力。”衢州细菌战展览馆的铭记碑前,日本调查团一行进行了简短而凝重的追思悼念与祈祷仪式。

  致词发言完毕后,他们虔诚地依次进香、鞠躬,向死难的受害者,表达作为日本国民发自内心的谢罪与忏悔。祭拜所用的祭器、烛台、香火都是他们从日本专程带来。

  1940年11月13日,家住衢城柴家巷3号的12岁女孩吴士英成为第一个染病身亡的细菌战受害者。

  70多年过去了,柴家巷3号的老宅布满了岁月的留痕,“我的太公与吴家有些交情,后来就买下了这座房子。对当年的细菌战,我也听太公说起过……”76岁的李楚雯,向远道而来的日本友人诉说着残破的记忆。

  “真是对不起了,那些年让你们受苦了……”临别之时,66岁的调查团成员皆川珂奈江红着眼眶,握住李楚雯的手,两人紧紧相拥,任由泪水沾湿了衣襟。

  皆川珂奈江后来告诉记者,自己的父亲在1941年时被征兵入伍,作为军医到苏联随军作战,直到1950年才返回日本,“我的家庭也是二战受害者,战争带给人类只有罪恶与痛苦,所以我看到出生在战火中的中国老人就情不自禁地落泪。”

  “历史的真相是不容篡改和遮盖的,然而遗憾的是,现在的日本政府不敢直面过去的错误,迟迟未对过去的侵略战争进行清算,许多日本国民不知晓真实的侵略史,这是对受害国人民的又一次伤害。”来过衢州多次的非政府组织“731部队细菌战资料中心”研究员奈须重雄,每到一处细菌战旧址,都会向调查团成员们讲述介绍背后的故事。

  “如果不去亲耳倾听,不去亲手触摸,就不可能了解真相。知道了真相,才知道作为日本人,我们充满了愧疚与不安。”奈须重雄希望通过调查团成员的身体力行,影响更多日本国民,一起来还原揭露细菌战历史。

调查团成员虔诚地依次进香、鞠躬,向死难的受害者,表达作为日本国民发自内心的谢罪与忏悔。

“不要忘了活着的受害老人”

  “讨回正义和尊严,才是大事。”自1995年起,日本律师一濑敬一郎就开始来华调查日军细菌战真相,义务帮助中国细菌战受害者打官司,向日本政府索赔。《南京大屠杀》作者张纯如曾赞誉一濑敬一郎,“你是拯救倭寇灵魂的英雄。”

  作为衢州细菌战受害者的老朋友,一濑敬一郎也参与了此次寻访调查。每到一处,他都会认真在地图上做上标记,手持DV全程记录拍摄。离开衢州前,一濑敬一郎还特意加了记者的微信,请求发送衢州的细菌战新闻报道资料供他参考。

  事实上,就在日本友人来衢调查的同时,还有来自美国“世界抗日战争史实维护联合会”(以下简称史维会)的一行代表团也来到衢州,他们前往衢化医院了解细菌战烂脚病人免费医疗救助情况,并与衢化医院张元海团队前往衢江区莲花镇、峡川镇看望慰问经手术治愈的烂脚病人,送上慰问金。

  “日本必须道歉、赔偿、建馆、立碑!”史维会会长贺英民在接受记者采访时,再度重申了史维会不变的宗旨和信念。他表示,这次组团来衢,就是希望鼓励受害者们好好活下去,同时激励史维会成员继续追讨日军暴行。

  “要是浙江所有有治疗能力的医院,都能为细菌战烂脚老人开通绿色通道,全心全意为他们救助,那么老人们的晚年应该会活得更有尊严。”陪同史维会代表团的著名社会活动家、浙江省抗日战争史研究会会长王选深有所悟地说,“我们不能忘了追讨细菌战历史,更不要忘了活着的受害老人。”

“知道了真相,才知道作为日本人,我们充满了愧疚与不安。”调查团成员奈须重雄这样说。

相关阅读

衢州新闻网微信公众号

衢州新闻网微信公众号

说点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