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古人如何形容鸭头的辣

来源:衢州新闻网-衢州晚报 2016-10-24 14:34

  记者 陈昶蕊整理 见习记者 林家骏制图

  衢州人爱吃鸭头,

  爱吃这座城市里的鸭头,

  因为吃起来超爽,

  因为它辣!辣!辣!

  衢州人爱吃小吃,衢州的小吃要跟辣椒搭配那才能体现出小吃的境界。每每去小吃店,大家都会问老板,有没有鸭头啊,鸭头对于衢州人来说已经成了小吃界的标配了。

  老板端上热腾腾的鸭头,上面铺满了一层红红的辣椒,再来把小葱,鸭头从锅里带出来的热度,会促进小葱香气的散发,那香味混合了鸭头卤料的味道,闻了之后味蕾会很不争气的分泌出了唾液,一不小心口水差点流出来了。

  还说什么,赶紧动手吧!

  初尝一口,鸭头的鲜、辣,刺激着味蕾;再来一口,浓郁的汤汁已经浸润到了鸭头的骨头里,肉质酥烂,脑髓绵密,那叫一个好吃啊。

  这浅尝一个,那辣度还是能接受的。接着来第二个,那辣味已经从味蕾直冲大脑,头皮有点发麻;要是再来第三个或者第四个,那辣劲要是来根火柴,你吐口气就能点着了。但是即使辣到要喷火,还是控制不住想吃鸭头的欲望。

  那么衢州鸭头到底辣到什么程度?快来看看文学家是怎样形容的……

初尝

  《鹊桥仙》

  秦观

  金风玉露一相逢,便胜却人间无数。

  第一次见到泛着油光的鸭头,似乎挺好吃的样子。抱着紧张的心情尝第一口,味道有点特别。闭上眼睛仔细回味,这感觉……有那么点意思啊!

微辣

  《再别康桥》

  徐志摩

  悄悄的我走了,正如我悄悄的来;我挥一挥衣袖,不带走一片云彩。

  微微的辣,就像是不经意间划过你的味蕾,来的恰好,走的令人回味。不会令你吃得狼藉,依旧潇洒倜傥。

中辣

  《琵琶行》

  白居易

  嘈嘈切切错杂弹,大珠小珠落玉盘。

  对于不太能吃辣的人来说,中辣已经能影响你的表情了。眨几下眼睛,慢慢地大滴小滴的汗珠顺着脸颊滑下,心跳加快。

重辣

  《破阵子》

  辛弃疾

  马作的卢飞快,弓如霹雳弦惊。

  这时候的内心就不像是小鹿乱撞这么温柔了,就好像是身体里有万马奔腾而过,脑袋一片空白,热得发胀,轰轰作响。

特辣

  《宣州谢朓楼饯别校书叔云》

  李白

  抽刀断水水更流,举杯消愁愁更愁。

  这种辣味好像已经是你的极限了,但又被这样的刺激吸引着。想管住嘴,但又还想再垂涎美味。猛喝水想解一解辣,无奈辣味久久不能散去。

黯然销魂辣

  《临江仙》

  杨慎

  滚滚长江东逝水,浪花淘尽英雄。

  不用尝,光闻这辣味就够呛。一口下去,就没有第二口了,整个口腔就像要爆炸,眼泪,鼻涕,汗水统统下来,嘴唇红肿,麻木到绝望。拼命挣扎也无济于事,黯然销魂辣前无英雄啊。

变态辣

  《燕歌行并序》

  高适

  大漠穷秋塞草腓,孤城落日斗兵稀。

  所谓变态辣,非一般之人所能承受。初尝一口,便后悔不已,内心犹如枯草般绝望。好似孤立无援,没有方法能解这般辣,战士在这辣面前都败下阵来。

忘我辣

  《登幽州台歌》

  陈子昂

  前不见古人,后不见来者。

  念天地之悠悠,独怆然而涕下。

  此种辣,非一般人所能尝。吃的人必须在达到“手中无剑,心中也无剑”的状态下,方能大快朵颐。你会看到这样的场景:吃的人置吃得泪流满面而不顾,依然忘我品尝。而他的旁边会聚着几个带着“当时我就震惊了”表情的同伴。

想念鸭头

  《思吴江歌》

  张翰

  三千里兮家未归,恨难得兮仰天悲

  出了衢州,在外地有时很难吃到正宗衢州味道的鸭头呢。

  西晋有个叫张翰的人,在洛阳做官。一日见秋风起,他想吃家乡苏州的莼菜,于是弃官还乡。很多在外工作的衢州人,想起衢州的鸭头来也有恨不得马上回家的念头吧。

  还好现在有高铁方便,想吃家乡的鸭头不用“恨难得兮仰天悲”了。

      

扫码分享到手机

(来源:衢州新闻网-衢州晚报  责任编辑:毛利霞)
手机订阅:联通用户发送811到106557870 电信CDMA用户发送102到1065920137 移动用户发送4061到10086

  • 联通
  • 联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