父辈的长征 :“长征路上,坚持就是胜利!”

来源:衢州新闻网-衢州日报 2016-10-21 10:13

[专题]纪念红军长征胜利80周年

 

  踏上征程,两大主力红军会师

  1935年1月召开的遵义会议,使红四方面军的西征计划不得不提前实施。中央电告红四方面军:中央红军即将北上入川,要他们立即向西配合和支援。

  1935年3月28日,为与中央红军会师,红四方面军兵分三路,在苍溪、阆中百里江面上发起了强渡作战。为了渡江,红军专门成立了直属水兵连。在距苍溪县城20公里的嘉陵江支流东河岸边王渡场附近赶造了75只木船,这些渡船身小、形式巧、体量轻、航速快、每只可容一班人的“毛蚌壳”(也叫“五板子”)船,为红军胜利强渡嘉陵江提供了物资保证。

  同时,红军充分利用王渡河滩与嘉陵江红军渡江主渡口相似的地形地貌,在东河上划船、泅水等渡江作战训练,被称为是红军的第一支水军诞生地。在强大火力掩护下,红四方面军控制了巩固的登陆场,架设了浮桥,主力顺利过江。这支由年轻人组成的红色大军,在地球上最险峻的峰峦沟壑与渺无人烟的荒野草甸中迂回穿插,突破封锁,粉碎了敌军的围追堵截。

  1935年6月,红四方面军先头部队第三十军在政委李先念的带领下进入懋功,同刚过雪山的中央红军(随后恢复红一方面军番号)会师。两大主力红军会师,使红军总兵力达到十余万人,全军军心振奋,士气高昂。看到远征万里的红一方面军指战员衣衫破烂、物资缺乏,红四方面军指战员供给了许多粮食和衣物。而他们的征程,共同串联起中国西部最激越的河流、最巍峨的高山、最广袤的草原。《红星报》以《伟大的会合》为题发表社论,称这“是历史上空前伟大的事件,是决定中国苏维埃运动今后发展的事件”,“是五次战役以来最大的胜利”;毛泽东等人评价:“中国苏维埃运动两大主力的会合,创造了中国革命历史上的新纪录,展开了中国革命新的阶段,使我们的敌人帝国主义国民党惊惶战栗。”

  负重前行,长征路上的“囚徒”

  对于徐以新而言,1935年的秋天,似乎注定是个“多事之秋”。

  此前,徐以新以红四方面军参谋主任身份,与西北军杨虎城将军的全权代表孙蔚如进行谈判,达成了“互不交火”秘密协议,为四面受敌的红四方面军开辟了一条红色交通线。

  而由于张国焘的分裂主义错误,红四方面军又违背互不侵犯协定,突袭杨部驻地,全歼杨竹荪团,从而在杨部领导人中产生了极坏的政治影响。而同年8月,两军混编共同北上,张国焘率左路军穿过松潘草地到达阿坝后,拒绝继续北上,南下再过草地,希望能在西康创建根据地。对此,不少人提出了反对意见。红四方面军政治部秘书长朱光、原张国焘秘书李春霖、四川省委书记罗世文、红三十三军军长王维舟、中央派来的干部廖承志等相继被关押,徐以新也是其中之一。

  在关押期间,徐以新尽管被张国焘的保卫局看管监视着,却始终不向张国焘示弱,保持了一名共产党员的气节。他以顽强的意志,随红四方面军经历了三过雪山草地的艰难历程。由于徐以新刻得一手漂亮钢板字,从此刻石板、印传单就成了他的任务。漫漫长征途中,常常可以看到一个瘦削的身影,背上背着几十斤重的石板,艰难地随着部队前进——白天行军赶路,晚上刻字印传单,还经常到沿途的村落里去做宣传工作,这就是徐以新在长征途中的真实写照。

  1983年,谢觉哉夫人、女红军王定国曾在诗中赞道:“长征路上六君子,挥毫不倦敌胆寒”。这六君子指的就是廖承志、罗世文、朱光、李春霖、徐以新和郑书。

扫码分享到手机

(来源:衢州新闻网-衢州日报  责任编辑:吴红梅)
手机订阅:联通用户发送811到106557870 电信CDMA用户发送102到1065920137 移动用户发送4061到10086

  • 联通
  • 联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