灵山江畔听新潮——龙游小高山村整体搬迁中的故事

来源:衢州新闻网-衢州日报 2016-08-28 08:29

  水厂建在家门口,却用不上自来水;满城高楼,这里却不让建房;村内污水横流、道路不通、通讯不便、电力老化。这个只有427个人口的城中村,基础设施建设严重滞后。“城不如村”成为龙游东华街道小高山村人生活的真实写照。

  为加快城镇化建设步伐,回应群众的期盼关切,2013年8月,龙游县委、县政府明确提出了“城市东进”的战略构想,城东新区在衢江以南、灵山江以东,总规划面积6.9平方公里。

  作为城市东进的桥头堡,小高山村整体搬迁成为城东新区建设的突破口。今年6月20日,小高山整体搬迁进入攻坚期。经过整整两个月的不懈努力,截至8月20日,所有108户拆迁户已全部签约,并已拆除房屋92户,土地清表正在有序开展。如今,人们明显感受到龙游城市东进的强烈节奏。

  “有人签约就感觉自己的付出得到了回报”

  1994年龙游县城荣昌路测绘放样后,即对小高山村建房实行局部控制,2000年起实行规划管控,农户产权证上的证载面积少,享受拆迁政策的面积就少。村支书张庆富说,小高山整体搬迁赶上拆迁政策调整,安置房不再有排楼,同时取消分户。一时间,在村民中炸开了锅。

  “安置的地方还是一块空地,一锄未挖,想让我们拆房子,连门儿都没有!”一些村民开始抱怨。紧接着,有农户不让评估组进门测量评估,对工作人员冷脸相对;有的遇到征迁干部,能绕着走的就绕着走;见征迁干部上门,征迁户唯恐避之不及,家里“铁将军”把门。

  搬迁一户难,整村搬迁更是难上加难,各式各样的困难如犬牙交错一般,一度让工作组陷入困境。经过全体征迁人的共同努力,评估工作得以顺利推进。截至2015年5月12日签约户只有71户,未签约的38户则成为征迁的难点。

  如果说有人“使性子”是对政策一时不理解,那么,真正的困扰则来得实实在在。因受长期建房管控影响,村里违建多,一户多家情况普遍,产权难认定;村民身份复杂,有招商户口、土地征用户、农嫁女、入赘户口等;一些家庭原有的产权纠纷也因这次征迁变得更加复杂。

  “街道作为小高山搬迁的实施单位,干部没有相应的业务专长,征迁的担子重啊!”东华街道党工委书记毛祥光说,“好在我们有一支作风过硬的团队”。在两个月的攻坚期,所有的征迁干部开启无休模式,从创国卫、日常工作到征迁,不停地切换频道。

  征迁不可能是个温情脉脉的过程,几乎每个人都受过气、挨过骂、吃过“闭门羹”。征迁干部袁平华说:“有人签约就感觉自己的付出得到了回报。”

  “是你们消除了我与家人之间的隔阂”

  8月20日晚10时,天气依然闷热,经过工作人员一天的努力,征迁户张小松终于在征迁协议上庄重地写下了自己的名字。他说:“你们不厌其烦,耐心调解,给我们算经济账、亲情账,诚心帮助我解决家庭纷争,消除了我与父母、兄姐之间多年的隔阂。”

  今年51岁的张小松有一兄两姐,父母健在。早年父母将所有5间房屋分三留二,兄弟各得一间半。后因哥哥易地建房,将老屋一间半并给张小松。1989年土地使用权初始登记,产权人为张小松,5间房屋为张小松一家与父母共有。

  1992年,张小松建新房,父母仍住两间老屋。2012年,因父母住的老屋年久失修,张小松出资修缮。当年,达成书面协议,父母安置人口兄弟俩一人一个,父母住房由张小松出资购置,由老人使用,产权归张小松。

  可是,此次老人份额的货币补偿超过协议预期,按原有协议,哥哥感觉明显吃亏而心生悔意。因此,张小松的签约也只得一推再推。

  经过征迁干部反复耐心的调解,兄弟各退一步,张小松愿意给哥哥适当的现金补偿,并给父母留够适当的生活费。至此,问题得到圆满解决。

  分家析产不落地就签不了约,同样让征迁户毛正光陷于烦恼。父亲毛崇华早年病故,母亲长年在外,弟弟将房改房卖掉后到厦门打工。家里一本产权证,证载产权人是父亲。东华街道党工委副书记吴光林几次三番上门,摆事实讲道理,耐心细致地做通了弟弟的思想工作,终于由母亲出具委托书,让兄弟俩愉快地签了约。

  “拆迁人不仅要讲拆迁政策,还要调解家庭纠纷,不容易。”眼下,小高山已成一马平川之势,县规划局局长、违建处置组组长童植龙深有感慨地说,面对矛盾不回避,带着感情做工作,搬迁工作才这么顺利。

  “再不签都说不过去了”

  今年69岁的叶有连早年作为知青下放小高山村,丈夫老徐在养蜂场。孩子多,叶阿姨忙里忙外,等到知青返城政策,头发全白了,没办法,最后两人到乡镇蓄电池厂上班。

  作为居民户,改制后10多年他们没有退休金和房改。三个儿女下岗,自己活到70多岁,也只剩下一套小房子。按规定不能参照村集体经济组织人员安置。今年6月,新政策出台。老徐很失望,因为新政策与现有政策差距太大。

  老徐认为“一步踏空步步空”,社会对他家不公。关门撂下一句话:“按农民安置就行,否则免谈。”看工作人员吃了多次“闭门羹”还上门,老徐烦躁起来,“怎么还来?来一次我就失眠一次。”后来,老徐慢慢接受了政策,但心中有道坎,不肯签字。

  一次,分管副县长陆寿泉亲自登门造访,聊得投机,老徐终于松了口。

  第二天清早,毛祥光接老徐“考察”在建的安置小区——子鸣小区。灵山江畔学区房,户型质量、通风采光都好,老人一下动了心。谈及签字,细心的老徐又迟疑了。隔天,老徐儿子来到项目部,陆寿泉闻讯赶来,又是看房又是做小徐思想工作,最终说服了他。

  “老房拆了,蜂箱放到哪里去?”老徐舍不得十几箱蜂。征迁干部立马行动,为老徐找到一处适合养蜂的黄花梨基地。“您年纪大了,是不是路太远了,如果不方便,我们再给找找?”

  老徐父子俩感动了:“忒热的天,你们一直跑,帮着解难,政策懂了,好房子也看了,儿子也同意了,再不签字,我都说不过去了……”在拆迁协议上,老徐工整地签上自己的名字。

  刚柔并济,有情拆迁。采访中,有听不完的关于拆迁人和拆迁户的故事。小高山整体搬迁为龙游城市东进勾勒出浓重的一笔。

  报道组 蓝正伟 欧阳锡龙

(本文来源:衢州新闻网-衢州日报   责任编辑:毛利霞)
手机订阅:联通用户发送811到106557870 电信CDMA用户发送102到1065920137 移动用户发送4061到10086

  • 联通
  • 联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