经历四十载风雨 “露天电影”活跃乡村

来源:龙游新闻网 2016-07-04 15:51

文化礼堂

  “今天中午12:30在莲塘村文化礼堂放映戏曲片《五女拜寿》。”6月8日,一辆旧面包车行驶在塔石镇莲塘村及周边村落,高音喇叭里传出的是很多村民都熟悉的电影放映员何渭奎的声音。尽管时代更迭,露天电影不再是时代宠儿,但何渭奎却一直坚守着这份职业,四十余年的电影岁月是他舍不掉的人生情怀。

  去年,文化部门将“送电影下乡”项目进行外包招标,这可让老何犯愁了,“不中标不能放电影,中了又压力非常大。”老何曾半个多月睡不着觉,每天多抽一包烟,他生怕这露天电影不再与他有缘。“无论怎样要拼一把啊!”老何说,干了大半辈子的活不能说丢就丢。老何暗暗下了决心,尽管文化不多、尽管不懂得写标书,但他知道自己要干什么、怎么干,他请人把自己的想法和计划详实地写在标书里,并最终竞标成功。

  1955年出生的老何,1973年成了当时塔石公社的电影放映员,从此便矢志不渝。说起曾经的激情岁月,老何感慨颇多。“放电影很辛苦也很快乐。”那时候,年轻小伙何渭奎几乎每天奔走在各村,“只要雨没有落下来,就要去村里晒谷场放电影,若是不放村民可不依。”老何说,放映电影趣事可不少。有时他内急,刚跑到犄角旮旯,那边片子说跳带了,他只好憋回去修补胶带。老何说,他经常想起那时带着重达七八十斤的几个胶带,推着独轮车走10多公里路的情景。

  露天电影曾是乡村最受欢迎的娱乐生活。田间地头辛苦一天的农民晚间聚在一起看电影吃冰棍是件奢侈又欢乐的事,而电影放映员是个极为让人羡慕的角色。“一盒胶片轻则十三四斤,重则十六七斤,常由村里的劳力来挑。”老何说,当年他虽然长得不帅,但身边总有许多姑娘围着他。“那是露天电影的全盛时代,有坐着的,有站着的,有爬树的,有上屋顶的。”后来,公社有了电影院,请老何当经理。“从那时候开始直到1993年,我把公社电影院经营得有声有色。”1993年后,电影公司名存实亡,乡镇电影院处于瘫痪状态,然而老何的激情并未因此而消退。

  他自己开发市场,并和曾经共事过的同伴一起到下村放映电影,收费根据人数每场收13元至20元不等的费用。放映设备的零件及机器附近都已买不到,他常跑到金华、绍兴、玉山、河南、南京等地购买。“有时候一年都要跑6次绍兴。”一直到有线电视普及,露天电影逐渐退出人们的生活。

  2003年,老何又开辟了新的市场,送电影进农村中小学。怎知,市场经济下冷门也有竞争,老何的市场也拱手让人了。无奈,老何继续到各村推销自己的露天电影。儿子何平看到父亲的孤单和艰辛,决定支持父亲并成为他的接班人,于是“龙游父子电影放映队”由此诞生。

  说起当年的事,老何滔滔不绝。大概2005年,他到模环乡某村放映电影,一醉汉寻衅闹事,后发生肢体冲突。当场有五六位观众过来拉架,并训诫了对方。村民说,电影尽管放,老何的人身安全和设备安全由他们负责。“后来才知道那位滋事的村民因大家全去看电影而没有了玩伴,因此想要破坏放映设备。”老何说,直到电影放映结束,村民们一直目送他安全离开。

2007年6月 鲍卫东 拍摄

  2008年,何氏父子终于等来了春风,精神文化生活的兴起,使他又有了“用武”之地。“做自己热爱的事,又能糊口,我感觉很开心。”老何说,到自己实在老得干不动了,还有儿子会继续。去年何氏父子成立电影放映公司,目前有8支放映队伍,他们常年奔波在我县各乡村,每年送电影下乡达480场。

扫码分享到手机

(来源:龙游新闻网  责任编辑:王卫)
手机订阅:联通用户发送811到106557870 电信CDMA用户发送102到1065920137 移动用户发送4061到10086

电信

  • 联通
  • 电信
  • 浙里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