浴血铁城:一寸山河一寸血——两次衢州保卫战略述

来源:衢州新闻网-衢州日报 2015-09-02 17:04

【专题】清明祭·送英烈回家

  巫少飞 姜宁馨 姚肇鸿 文

  日军发动侵华战争不久,即把侵略矛头指向了兵家必争之地——衢州。1937年9月,日军首次派飞机轰炸衢城。此后,以衢州为目标的战争,日军居然发动了两次:摧毁衢州机场和打通浙赣线。这两次战役,造成了衢州地区巨大的人口伤亡和财产损失。

 
 
 

  江山民居内的抗战木雕 中潜 摄

  第1次衢州保卫战

  八一三淞沪会战后,从上海撤退下来的国军第10集团军到达衢州。同时,川军出川抗战,部队隶属顾祝同的第三战区,其主力部队就在衢州及周边集结。另有自发的民间武装纷纷建立,在抗日统一战线的旗帜下,抗日救亡运动方兴未艾。

  “杜立特突袭”之后的第27天,也就是1942年5月15日,日军以5个师团和3个混成旅团,兵分五路向浙赣线发起全面进攻。5月18日,国军第三战区奉统帅部命令,部署在衢州决战!

  5月27日,龙游沦陷。

  5月30日拂晓,日军第22师团对衢城外围展开正面攻击,飞机大炮轮番轰炸。

  5月31日,国军26军32师96团坚守干堂山阵地,与500多名日本侵略者激战。该团9连在战斗中毙敌百人,自己伤亡亦大,但赢得了下午1时左右的撤退时间。同日,敌军分两路继续组织进攻衢州,除以一部对西伯垅地区进攻外,敌军主力由石室街上叶渡过乌溪江,迂回到衢城以南地区,与双港口日军汇合,对衢州形成了四面包围态势。此日战斗异常激烈,仅国军67师201团就有300多名官兵阵亡。

  浙赣作战进攻要图 资料图片

  6月1日,日军缩小对衢包围。下午2时左右,在空中火力的掩护下,两股日军突入衢州南门城内。守军谢士炎率部反击,67师特务连与敌肉搏……86军军长莫与硕撤离衢州,第三战区顾祝同令其即日重返衢州,但此时,日军对衢州的半包围态势已无法逆转。

  6月2日,日军从衢州火车站至大南门再次发动进攻,三次突入都被守军击退。不到1公里的地面上,血流成河,尸横满地。

  6月3日凌晨5时,日军向樟树潭火车站一带守军又发起进攻,先是飞机、大炮轮番轰炸,接着施放毒气,然后以密集队形向86军67师119团阵地推进。守军打得极为顽强,两次兵刃肉搏,阵地三次失而复得。战至16时,国军伤亡惨重,阵地失守。

  6月4日,日军发动了对衢州的全面进攻。日军15、22师团进至乌溪江右东岸高地一线,一部进入左岸。日军河野混成旅团右翼部队在樟树潭向西南铁路线进攻。日军116师团进至衢北衢江左岸,32师团进至衢北姜家坞附近。敌炮加空中火力猛烈地轰击衢州,守军74军、57军、54师各一部与之发生遭遇战,死伤惨重。

  6月5日,日军15师团从正面猛烈攻击衢城,并使用毒瓦斯弹,国军凭城门顽强抵抗。同时,国军86军奉命突围撤退,仅留16师46团团长谢士炎率一部兵力与敌保持接触战,其余国军边打边退。

  6月6日早上7时,日军已渡过龚家埠、浮石渡,向衢城南门、北门、西安门、机场、东门、新城门猛扑。守军猛烈狙击,一直坚持战斗至6月7日凌晨,无奈敌我力量悬殊,守军部队伤亡十之七八,几千人牺牲。

  6月7日,衢州沦陷。

  6月9日,常山沦陷。

  6月10日,江山沦陷。

  8月中旬,日军32师团一部,自常山北犯开化华埠,华埠沦陷。

  8月19日至30日,日军各部渐次撤离衢州。可恶的是,日军在撤退时对衢州实施了细菌战。

  浙赣战役中的中国守军 刘国庆 提供

  屡败屡战的两次衢州保卫战

  衢州两次沦陷,原因有多种。第一次沦陷的直接原因应是:6月3日这天,第三战区接到统帅部命令:“避免衢州决战”。战区遵令改变部署,主力撤出防线。之前的5月26日,蒋介石曾致电,要坚守衢城。当时国军各连级以上的长官甚至都签字画押,保证坚守阵地。国军原拟6月4日与日军在衢州决战,可在6月3日改变部署后,战局便每况日下。尽管如此,在7月31日打响的、历时10天的仙霞关保卫战中,国军仍以伤亡500余人杀敌1000多人,最终打败日军。

  衢州第二次沦陷,其实是以牺牲衢州为代价,牵制日军对湘桂战场的调动和增援。从战役上说,龙衢战役并非完全战败。此役完成了部分军队正面抵抗、诱敌深入,其它部队外围策应,进行合围的部署。整个战役,国军伤亡5000多人,而日军死伤也达3800余人。特别是此役曾让日军62旅团长横山武彦命丧三衢,这是日军入侵衢州战役中被国军击毙的第一位少将级旅团长。

  除了国军的正面抗击外,百姓的抵抗也风起云涌。仅江山一县,人民与日军就进行了大小战斗92次,其中围攻县城30次,毙敌298人。

  早在武汉沦陷前,法国大使戈默斯就指出,1870年法国输掉了普法战争,但今天中国的国力比当时的法国还要弱小,这就是中国抗战的一个背景。故衢州抗战,是用贫弱之躯抵抗着法西斯的狰狞。

  侵华日军进入衢州 资料图片

  第2次衢州保卫战

  第二次衢州保卫战又名“龙衢战役”“衢龙会战”“龙衢阻击战”。

  1944年6月初,盘踞在浙江的日军13军团调集驻金华一带日军22师团和70师团所属的步兵第62旅团,配以空、炮、骑、装甲等多种部队共5万余兵力,向汤溪、龙游、衢县等地发起进攻。

  6月9日傍晚,日寇独立步兵第112大队向龙游一带进犯。6月11日,日军兵分两路进袭龙游,与国军32师一部发生激战。6月13日,龙游灵山镇失守。

  6月14日,日军兵分三路向衢州发起进攻。左路日军由寺后、官潭向衢州东南之全旺一线进袭;中路日军沿浙赣铁路线由詹家、夏金向衢州东部之安仁进袭;右路日军跨平政桥,沿衢江北岸虎头山,掳帆船百余艘,运载重兵,西袭潭石山及衢州东北之盈川。当时驻扎南线的国军105师步兵313团,在缸窑、寺前、旺吴、东山、山底一带的丘陵阵地与敌发生激战,火力甚猛,枪炮声日夜不息。

  6月25日上午,日军调大批兵力,对衢城东门发起攻击。当日军前锋部队400余步兵首次靠近机场的国军防御阵地时,国军突然以猛烈的火力予以反击;同时埋伏于机场坑堑中的国军冲出坑堑,群起而夹击,当场击毙日军200余人。

  午后,国军以为日军暂时不会进攻,放松了警惕。谁知当晚,日军趁天黑,偷偷摸进城内僻巷,制造城内混乱。26日,日军又以超大火力猛轰衢城,并从坍塌的城墙缺口蜂拥入城,守城国军第26师78团官兵拼死反击,在城防指挥官于丕富团长指挥下,与日军全面展开巷战和肉搏战。

  在这一战役中,国军已完成将日军引入衢州任务。在敌我兵力悬殊和城防官兵伤亡过重的情况下,英勇的中国军人以誓死不失中华民族尊严的精神,义无反顾投入衢江突围的最后一战。最后,国军26师78团仅有20余官兵突围生还,包括团长于丕富,营长张雄虎、陈檄文等1800多名城防官兵全部壮烈牺牲。谱写了一曲“血战江城赤,骨铮视死归”的悲壮之歌。6月26日,衢州沦陷。 6月27日,国军第三战区司令顾祝同,与此前即调的国军第25集团军和第10集团军所属部队到达龙游、衢县战场的外围防线,并且已在衢县的后溪至龙游溪口一线占领了第二阵地,将入侵衢县之日军实施三面包围。28日,坚守在衢州南部后溪一线的国军105师首先与日军开战,打退了日军进攻。同日,国军驻守在衢州南部的第26师和预备第5师,西部的第145师,北部的第146、147师,奉命到达衢州战场,并全部进入阵地,全线反击。29日,日军紧急撤退;6月30日,日军退出衢县。继而7月1日,日军又退出龙游。同日,衢州光复。

扫码分享到手机

(来源:衢州新闻网-衢州日报  责任编辑:吾献红)

  • 联通
  • 联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