宁可不要乌纱帽,也要开放义乌小商品市场

来源:衢州新闻网 2014-07-30 10:35

谢高华:打破思想枷锁,干起来

      1982年4月,谢高华调到义乌担任县委书记。

   “听说义乌人连饭都吃不饱,母亲曾苦苦挽留我不要去,但我最终还是上路了。”谢高华回忆说,当时衢州虽然穷,义乌却更穷。这主要是因为义乌土地贫瘠、自然资源少,水利条件差。

   “当时,县委办公楼是破旧的,附近还有一个露天厕所,苍蝇经常飞到我的办公室。”谢高华心想:再穷也要建个好点的厕所,不能连卫生也不讲。于是,县里拿出钱,修建了一个圆门的厕所。

  几百年来,义乌农民有用家禽毛和人畜粪肥田的传统,一直活跃着一支有相当规模的“鸡毛换糖”大军。谢高华上任时,正是党的十一届三中全会之后,以家庭联产承包责任制为主体的农村经济体制改革已全面推行,义乌的稠城和廿三里出现了自发形成的小商品贸易市场。

  可是,由于长期以来受“左”的思想影响,“鸡毛换糖”、搞自由市场经营一直被视为“盲目外流,弃农经商,投机倒把,走资本主义道路”,小商小贩常常被斥为“刁民奸商”,并被加以批判。也正是由于当时在这方面还没有新的明确的政策出台,有关部门一如既往地对此采取禁、阻、限、关的政策和措施,但是,却怎么也打不倒、关不掉、禁不住、赶不跑。

   “上任一个多月后的一天,做小商品生意的冯爱倩找到了我。”谢高华说。那天傍晚,他外出理完发,正要回办公室,在县委门口碰到她。“冯爱倩用义乌土话问了我几句,因为我是初来乍到,听不懂,便问她有什么事情。但她说话的语气很急,话还是听不懂,这时街上的人越来越多,百姓以为是在吵架。”谢高华就一边往办公室里走,一边请冯爱倩到办公室里讲。她说,去就去。

   “到了办公室,她拿出大重九香烟,还问我要不要抽,我也抽烟,就说要啊,然后给她倒水,开始聊天……慢慢谈,她的话我也就听明白了。我们谈的比较投机,谈了一个多小时,也了解了她家里的情况,知道她靠做点小生意维持家里的生活。最后,我和她说了两句话,第一句话是我理解你,同意你摆摊;第二句,我会告诉有关部门,不来赶你。”

  谢高华告诉记者:“我到义乌,主要目的是要依靠上级领导,依靠义乌人民,一心一意搞经济建设。共产党是最讲道理的,说鸡毛换糖是资本主义,这是在讲歪理。”后来,他开始了认真深入的调研,越想越觉得“割资本主义尾巴”的做法没有道理。

  然而,要为市场和冯爱倩这样的小商小贩正名,并不是件容易的事,不少干部都害怕犯错误。“开放小商品市场,出了问题我负责,我宁可不要乌纱帽!”在一次县机关大会上,谢高华对干部说,“如今,我们党号召改革开放,干工作实事求是。我到义乌虽然时间不长,但从百姓的话里,从干部的感受里,我觉得‘割资本主义尾巴’没道理。就拿我们义乌人‘鸡毛换糖’的传统来说,人家过大年是欢天喜地,咱义乌货郎却在冰天雪地里走南闯北,没日没夜,一脚深一脚浅,翻山越岭,挨家挨户,用糖换鸡毛、换鸡内金。回来后将上等的鸡毛出售给国家,支援出口,差的直接用来做地里的肥料,把鸡内金卖给医药公司,自己呢,赚回一点利,这样利国又利民的经营,好还好不过来,怎么可以说成搞‘资本主义’呢,当‘资本主义的尾巴’割呢?”

   1982年8月25日,在谢高华带领干部做了几个月的调查研究之后,义乌县委做出决定:开放位于义乌湖清门的小商品市场。市场一开放,这意味着解除了套在农民身上的枷锁,为义乌的“兴商建县”提供了动力。在此基础上,义乌县委、县政府一号《通告》随之出台:“允许农民经商,允许农民进城,允许长途贩运,允许多渠道竞争。”《通告》发出后,整个义乌县城沸腾了起来,人们奔走相告,甚至放鞭炮庆贺。

  谢高华回忆:“当时还划了一条街作为市场,是从进城到火车站约一公里多长的路段。说是只开放一条路,可事实上,所有地下的摊子都摆上来了,从城外摆到城内,一直摆到县委门口,迟一点车子就出不去了……当年一位省委领导来视察,哪条路都进不来,最后,只得把车子停在城外,走进来。”

   1983年,谢高华还辗转找到了省级银行,贷款57万建设摊棚式小商品市场,闻名中外的义乌小商品市场从此诞生。

(本文来源:衢州新闻网   责任编辑:吴红梅)
手机订阅:联通用户发送811到106557870 电信CDMA用户发送102到1065920137 移动用户发送4061到1008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