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衢名人堂】陆放:专注学术的“红二代”

来源:衢州新闻网-衢州晚报 2014-07-03 14:50

三衢名人堂

  他是“红二代”,上世纪40年代在延安窑洞出生不久,毛泽东、周恩来给他送过洋奶粉;五十年代,因为父亲担任驻外大使,他在陈赓大将等家庭一住就是9年;七十年代,在中国数学之父华罗庚引导下,他走上了计算机在中国的普及推广创新之路。

  陆放,徐以新次子,随母亲陆红姓。和不少“红二代”依然活跃在公众视线不同的是,他显得神秘和低调,进入百度搜索“陆放”二字,也是和父亲徐以新的名字紧紧联系在一起,因为他的研究领域,目前还不能完全公开。

  上月底,陆放将父亲徐以新的书籍、照片等首批珍贵史料无偿捐赠给衢江区岭洋乡政府,兑现自己今年清明节在衢州的承诺。之前的4月4日,衢江区岭洋乡举行缅怀徐以新同志活动,陆放在纪念碑下,向大家介绍父亲严于律己的一生。这是陆放第六次回到衢州,虽然,他从小到大没有在这里生活过。

  -人物名片

  陆放

  原外交部副部长、老红军徐以新之子,祖籍衢江岭洋。1945年7月22日出生于延安窑洞,1965年入读中国人民解放军军事工程学院,于1970年毕业,在“中国数学之父”华罗庚引导下,从事计算机在中国的普及推广创新之路至今。

  徐以新,1911年出生于原衢县岭头,1927年1月追随北伐军投身革命,曾参加过上海工人第三次武装起义和南昌起义,1930年在苏联留学时转为中共党员。回国后任红四方面军参谋主任时,曾作为四方面军全权代表,与西北军杨虎城将军的全权代表孙蔚如谈判,达成秘密协议,为受围的红军开辟出一条红色交通线。新中国成立后调入外交部工作,曾担任驻阿尔巴尼亚首任大使及驻挪威、叙利亚和巴基斯坦大使,1966年1月起任外交部副部长。1983年至1993年任第六届、第七届全国政协常委。

  

四月四日,衢江区岭洋乡徐以新纪念碑下,陆放指着全家合影,向社会各界介绍父亲的历史。

  父母的言传和身教

  “在科学上没有平坦的大道,只有不畏艰险沿着陡峭山路攀登的人,才有希望达到光辉的顶点。”4月4日中午,面对记者的专访,年已七旬的陆放再次朗诵起这句马克思的名言。

  这句话是徐以新在送给陆放的日记本上写下的,从阿尔巴尼亚不远万里寄到北京,当时,徐以新担任新中国首任驻阿尔巴尼亚大使。这是陆放儿时印象中,父亲唯一一次给他送礼物,那年他上小学四年级,加入了中国少年先锋队,挂上了红领巾。这句话一直激励着陆放,陆放说,父亲对家人要求很严,话语不多,但说出来很厉害,而感受更深的是父亲“身教重于言教”:

  新中国成立初期,父亲先后几次将更大的房子让给了其他更需要的战友或同事;

  上世纪五六十年代,按照相关规定,父亲几次可以提薪,但被他拒绝了;

  1966年担任外交部副部长后,父亲送走外宾后,经常叫司机抓紧回到车队,自己选择走路回家;在外交场合衣着讲究的他,在家时衣服领子破了个大口子也舍不得扔掉,一条毛巾用了十多年;

  1983年至1993年期间,父亲担任全国政协常委,按级别应配秘书和专车,但父亲都没有接受,每次需要用车直接到车队随便叫一辆,陆放则经常临时充当父亲的秘书,帮助迎送客人。

  “我母亲比父亲还革命!”陆放打趣说,母亲陆红是大家闺秀出身,但为了节省全家开支,家里不安排保姆,自己打理各种杂务,从叙利亚回国的三年,因为身体原因没有参加工作,把国家发的三年工资全部当成党费上交了。

  父母工作上高标准,生活上低标准,多年来用省下的工资资助过亲戚二十多个孩子。

  父亲去世后,陆放和母亲、哥哥一起,根据父亲“回家”的遗愿,将一半骨灰安葬在八宝山,另一半带回到他出生的地方岭洋。墓地紧邻无名红军烈士墓,墓前同样没有墓碑。

  今年清明节前,为父亲敬献花圈的陆放,同样衣着朴素,只有胸口佩戴的党章鲜艳夺目,抬腿迈向台阶的时候,记者注意到,他的裤脚已有些卷曲。

 [1] [2] 下一页

扫码分享到手机

(来源:衢州新闻网-衢州晚报  责任编辑:吾献红)
手机订阅:联通用户发送811到106557870 电信CDMA用户发送102到1065920137 移动用户发送4061到10086

  • 联通
  • 联通